第二百六十九 花婆子
蘇林林看著她問:"他剛才吃了什麼?"

聞言,王越跑到她跟前說:"父親剛才就吃了兩塊從家里帶來的干餅子,喝了一瓢涼水."

蘇林林點點頭說:"你們把那餅子給我看看."

王木媳婦兒應聲從一邊桌子上的包袱里拿出幾塊干餅子,一股腦的都兜起來給她.

蘇林林隨手拿起一塊己經冷掉的干餅子掰開,放在鼻尖聞了聞,然後又摳下一小塊准備嘗嘗,卻被雪生一把奪下來:"你沒看他都成這樣了,你還敢吃?"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不嘗嘗我怎麼知道這些餅有沒問題?再說了我可是大夫,自有酌量的."

說完,不由分說又掰下一小塊餅放口中嘗了嘗.

而後,皺著眉頭說:"這些餅子很正常,沒什麼不對的."

"是啊,我跟越兒剛才也吃了都沒事兒."王木媳婦兒十分焦心的說:"這餅是我早上烙的,都是用的,"

說到這里,她突然頓住,一個箭步撲到放著包袱的桌前,胡亂扒拉著上面還剩下的幾塊餅.

蘇林林不由眼神一眯:"可是有什麼不對?"

王木媳婦失魂落魄的說:"沒了,就是那三個,哈,原來當家的跟那搔婆娘真,"

"娘,你說什麼呢!到底我爹怎麼了,你趕緊說清楚啊."王越怕她說什麼丑事來,連忙打斷她的話道.

這孩子到底是讀過書的,倒是知道說話分寸.

王木媳婦兒一向最聽兒子的,這下被他一呼喝立刻訕訕的說起正事來:"今天早上我在院子里烙餅的時候,正好碰見隔壁的花婆子來串門,她說看我忙不來,就幫忙做了三個餅子,還說,"

"娘!"王越見她神不對,立刻打斷她的話:"你說,我爹吃的就是花大娘做的三個餅子?"

王木媳婦一拍大腿,哭喪著臉說:"可不是嘛!這個花婆子真是個,"

"好了,好了,還沒確定就是她干的,你先別這麼激動.聽聽蘇神醫怎麼說吧."王越上前扶住身子遙遙欲倒的母親,一臉期盼的看向蘇林林.

誰知,卻見她皺著眉頭說:"我不介意聽你家的瑣事,但是你身為人子,同時也是患者家人,能不能讓你娘把話都說全了?都是這麼一句半句的,我怎麼判斷?"

這孩子讀書是讀壞腦子了吧?

有的沒的什麼都不讓說,她怎麼了解王木的情況?

啊?

王越半天才反應過來,蘇林林是在說他.

他不由紅了臉,嚅著嘴還要回答,卻被雪生一把提溜起來丟到外面:"你先出去涼快會兒."

王木媳婦見狀,嚇的撲到門外:"你們別傷大娃,我,我啥都說."

蘇林林有些無奈的看著她說:"我們這麼做主要是找出王木變成這樣的原因,當然,你盡管把今天發生的,有關那三個餅的事詳細的說一遍,至于你兒子,他其實是不想聽你家的丑事.哈哈,上幾天學,臉皮薄嘛,那就不讓他守著聽嘍."

聽了她的話,王木媳婦兒才算放下心來,她親自到門口招呼兒子一聲:"孩兒啊,眼看你爹都成這樣了,為娘的就不要什麼臉面了,先保住他的命要緊,再說了蘇姑娘是云游的仙姑,也不會再意這些."

"那好吧,不過,娘你什麼照實說就成了,別再說那麼多有的沒的."王越交待她一句,便轉身往涼亭那邊走去了.

先生說過家丑不可外揚,難道還錯了?

娘也真是的,有家丑還不能外揚呢,況且他們家本就清清白白的,還要捕風捉影的臆想出來點丑事丟人.

算了,先治好爹的病是關鍵.

這廂沒了兒子的阻撓,王木又好似傻了一般,只顧著對大家流口水,王木媳婦可算是敞開心懷,從早上那三塊經花婆子的手做的餅子開始,說起她跟隔壁花婆子的恩怨來.

其實,蘇林林並不是多想聽她跟花婆子之間的點滴,這對找到王木的病源作用也並不大.

但是,她就想知道這個花婆子的事兒.

可能是跟她當初來到這里的原因有關吧.

原本,她己經忘記了尋找花婆婆兩人,但今天猛一聽到花婆子,心里又突然活泛起來.

當然,她也明白王木媳婦口中的花婆子根本不是她所要找的人,但是莫名其妙的就想聽聽關于這個花婆子的事情.

王木媳婦見她饒有興趣,干脆就從認識花婆子的第一天開始說起."

她輕歎了口氣說:"你可能不知道,我跟當家的原本不是這云都城里的人,以前是跟著王老東家駕車的,後來小東家仁善,把馬車給我們,還給我們找不少有錢人的客戶."

說到這里,她臉上才漸漸有了喜色:"從王府出來兩年後,我們去年年初才在後巷盤下一出宅子."

提到新買的宅子,王木媳婦兒十分高興:"那個院子不大不小的,住我們一家幾口正好,要不是隔壁搬來花婆子兩口,我們也,"

說到這里,她聲音不由哽咽起來:"一開始那老婆子還挺上道兒,見面就打招呼,還總給我們送些稀罕的吃食兒."

按她的說法,那花婆子刻意接近她們一家是有目的:花婆子想勾搭車夫王木.

這也有點太扯了.

蘇林林從她說的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實在看不出來她那個鄰居跟王木有什麼不妥.

當然,她也懶得跟王木媳婦辯解.

倒是雪生聽的無聊之極,忍不住嗆聲道:"你也說人家花婆子兩口住隔壁了,她有老頭兒何苦再去掂記你家的男人?"

聞言,王木媳婦突然壓低聲兒說:"哼,我還沒說到這茬兒哪!她家那個老東西啊,從來都沒出過院子,不,屋子,我就去她院里兩三回,都沒見著影兒."

說到這里,她不由開始總結道:"那個人肯定有什麼見不人的什麼毛病!"

"難道,也長了一臉綠毛毛?"雪生不由笑道.

誰知,王木媳婦一聽,一拍大腿叫道:"肯定是這樣的!那老花婆子實在太可惡了,自家男人長一身綠毛,竟然也想害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