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出事端
"你,"他猛然抬起頭,卻正好看到雪生滿臉嫌惡的盯著他,嚇的身子一哆嗦:"你們,想要干什麼?"

蘇林林淡淡的說:"應你家夫人所托,給你治病."

那男人雙臂抱在胸前哆嗦著說:"我沒病,不用治,你們快放我回去."

雪生不耐煩的瞪他一眼說:"蘇姑娘說你有病,你就有病,老實配合!不然,"

他提起拳頭朝他晃了晃.

嚇的那人身子一顫,然後皺著臉看向蘇林林:"那,你先幫我把腿腳治好,嘶!"

他試著想要站起來,但腿上傳來的劇痛又讓他摔倒在地.

蘇林林蹲下來,抓過他干巴巴的手腕,抬起食指按在大脈上.

良久,才面無表情的松開說:"你今天要是真的錯手殺了媳婦兒,就會變成他那個樣子."

啊?

我怎麼可能殺人?

他不由瞪大眼:"我媳婦她出什麼事了?"

雪生輕哼一聲:"你媳婦差點被你打死了,這麼快就不記得了?"

這時,那個怪人忍不住插嘴說:"兄弟,你也是著急要去喝肉湯吧?"

被他這麼一提醒,那男人終于想起來了,他好像找到一知音一般,十分激動的說:"後街那家肉湯鋪子明天湯水就漲價了,我想著今天多買點兒,可是,我家那娘們竟然不給錢!"

聽他說到這里,怪人苦笑一聲:"我當時想把媳婦兒的銀鐲子拿去當了,可她死活不答應,所以,我就拿一把刀砍死了她."

"啊?我當時只想拿房契去抵押得些銀錢,可她卻死活不拿出來,我,"說到這里他突然停下來,滿臉驚恐的看向怪人:"我極怒之下,舉起了鐵锨,"

蘇林林在一邊冷冷的補充道:"你想打死她,然後弄到錢去喝肉湯,難道在你心里,妻子,家,還不如一碗湯?"

聞言,兩人都十分慚愧的低下頭,最後,還是那男人率先開口辯解:"我當時也是昏了頭,才,"

"你心里只想著自己,想著滿足口腹之欲."蘇林林冷冷的說:"你們其實都一樣,自私自利."

說完,她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盯著那男人說:"這就是你的病,極度的自私也是病,得治."

還有這病?

他剛要開口說什麼,只聽那怪人淡淡的說:"兄弟,聽蘇姑娘的吧,我們都快要病入膏亡了."

很顯然那男人還有些不理解,因為他還沒徹底被嬰靈花控制過,也沒有完全的清醒過來.

蘇林林對他的情況己了然于心,再多說他也理解不了,所以叫上雪生離開了小屋.

他們剛一出去,那男人有些不忍直視的看了眼怪人那張極為可怖的人問:"你的臉--"

怪人有心要點化他,便歎了口氣,把自己的經曆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最後,他看著眼前差點淪為跟自己一樣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說:"你現在明白了吧?那肉湯里有毒,能讓人喪失天良的邪毒,呵,一步步的誘導我們踏上不歸之路."

聞言,男人滿臉呆滯的說:"我,不相信.不過是一碗湯,"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也沒幾天可活了,還能騙你不成."怪人轉過頭,靠在牆角慢慢閉上眼不再言語.

那男人雖然嘴上說不信,但怪人的話他也確確實實聽到了心里頭.

是啊,自從喝了那肉湯之後,他幾乎連一擔貨也沒再去賣了.

而且,從哪之後,幾乎第天回去都跟家人吵架.

就在他反思這此日子的所做所為時,只聽那怪人慢悠悠的說:"縱然你不念結發妻子朝夕相處之情,也得想想家里的孩子."

虎子?

一聽他提到孩子,男人突然想起自己那剛滿七歲的兒子,以前每天他賣貨回來,虎子都十分歡喜的跑出來撲到他懷里.

可是,自從他開始迷上喝肉湯,再也不出去賣貨之後,有多久沒跟孩子說過話了?

仿佛每回看到的都是孩子那盛滿淚水,害怕而憤恨的眼神.

憤恨!

他心里突然痛的厲害:原來,他在短短十來天時間里,己經開始讓親生兒子痛恨了啊.

想到他這個來之易的獨子,男人不由把頭埋到大腿上:"是,我真的有病."

聞聲,怪人慘笑一聲:"恭喜你,還能回頭,我這一生都回不了頭了."

"為什麼?"男人十分不解的問.

怪人深吸一口氣說:"因為,我己命不久己."

啊?

原來那碗肉湯竟然能要人命!

且不說他翻然悔悟,只講蘇林林兩人離開小屋後,一起來到院正中的涼亭中坐下,雪生十分有眼色的拿出一個小鐵爐點上.

但爐火己經燒的很旺了,也不見蘇林林拿靈藥出來炮制,不由疑惑的看著她問:"你不是說要給他治病?"

蘇林林微微一笑:"他其實中嬰靈花毒不深,里面那位己經在幫他治的差不多了."

哦?

病還能這樣治?

蘇林林微微一笑:"嬰靈花之毒,本來就在于蠱惑人心,最大呈度的激發人最為自我的一面,治療的良藥,自然是良心發現,自我醒悟."

原來是這樣.

雪生把燃著的火爐收回去說:"你不想再出去看看嗎?"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有陳生他們在外面就行了,我們還是守在這里歇會兒吧."

這時,只見王木媳婦兒突慌慌張張從假山房里奔出來,一看到她立刻跑過來急切的說:"蘇姑娘,求您看看我們當家的吧,他,他"

她的臉憋的通紅,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一個勁兒的讓蘇林林到房間里看看.

于是,蘇林林便帶著好奇心來到他們暫居的房中.

只見王越一臉恐慌的看著眼前這個身上突然長出一層綠毛,看著他直流口水的父親.

"他臉上怎麼長這麼多綠毛?"跟著蘇林林一起進來的雪生驚叫一聲道.

蘇林林有些遲疑的停下腳步,轉而回頭問車夫媳婦兒:"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

被嚇壞了的婦人磕磕巴巴的說:"剛才還好好的,我就出去弄點吃的,兒子還沒吃完,他,他就變成這樣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