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查探
蘇林林嘴角一勾:"我可不算老幾,但我是能救你命的人."

"好好說話,不然,想想你手的鐵锨!"雪生過來照他腿上踢一腳說.

這回那男子突然拄著手上的半截子鐵锨蹦起來打他.

雪生後退幾步,眼神一凝:"看來,這家伙真不想活了啊!"

"算了,你別真把他打死了."蘇林林錯步上前,抬手朝那男子身上幾處大穴連擊數下.

只見那人身子軟踏踏的倒在地上.

這時,她才抬頭看向緊摟住孩子的婦人:"你家夫君出去喝肉湯幾天了?這些天有沒回來吃過飯?"

那婦人身子瑟縮了下,半天才反應過來懦懦的回道:"自從八天前,後道街來了一家說是不要錢的肉湯鋪子後,他就天天去吃,再也沒回來吃過一口飯."

"就是,他還天天逼著娘要錢,不給就打."這時,她懷里的孩子伸出頭看著她問:"爹爹真的得什麼邪病了嗎?他以前對我可好了,現在都不搭理我了."

聞言,蘇林林心底不由一酸,那極為自私的男子固然可惡,但是,家里的妻兒卻是真的可憐.

罷了,她現在正好也需要這麼個瀕臨發狂的患都查檢,今天既然遇到了,就當是緣分吧.

想到這里,她試著跟那婦人溝通說:"剛才孩子說的沒錯,你家這個人的確有病,我正好會些醫術."

不等她說完,那婦人便滿臉驚喜的拉著孩子一同跪下:"救這位小姐救救他吧!不然,我們這一家就要散了."

蘇林林上前拉她起來說:"看你們母子兩個的確可憐,日子過的也艱難,我就不收藥草錢了,不過人得讓我帶走兩天,你看可行."

"好,好,只要當家的能變回正常人,你就是帶走十天半月都成."這婦人也是被丈夫折磨的實在沒法了,所以一聽說有人能拯救他,不假思索的就現信了.

她們剛說好,就見那被她下重手封了穴道的男人突然醒過神來:"不,我沒病,不去治!你這妖女,我打死你!"

"你給我老實點!"雪生一記手刀辟過去,這人頭一歪又暈了去.

眼看著父親被人帶走,那孩子從母親懷里掙出來問:"爹爹沒死吧?他真的還能變好?"

蘇林林笑著摸了摸他的頭說:"嗯,他一定會變得跟以前一樣."

說完,心里不由十分沉重,她自己也不清楚,這人體內嬰靈花毒拔除之後,會不會回到以前那種樸實的性子.

罷了,還是盡力而為吧.

他們本來打算出來好好看看的,不過,一出門就遇到這檔子事兒,蘇林林著急回去給這人配藥研究,再也沒有繼續往前行的想法了.

倒是陳生還想在云都城里再查探一番,于是,他們便分開行事.

蘇林林跟雪生兩人轉回去,陳生云三兒幾人則由王少林領著在云都城里查探.

很快,雪生扛著被打暈的男子回到王家後院.

"恩公,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云師叔他們呢?"上前開門的李玉潭十分關心的問.

蘇林林簡單的說明情況後,便帶著這人來到之前關著不能見光怪人的小屋.

一聽到開門聲,那怪人立刻奔過來:"仙姑,我說,我什麼都說,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讓我再見孩子們一面."

孩子們?

他這句話瞬間打動了蘇林林,她甚至動了要保下他性命的想法.

但一想到他曾殘忍的殺害了妻子,又在大街上傷了數人性命,活絡的心思又冷靜下來:"好,我可以讓你自由行走在陽光下,不過,得以你余下不多的生命為代價,"

"哈,我本就沒幾天可活了吧?縱然真的能恢複正常,那邪神也不會放過我的."那人慘笑一聲說:"我只要再看一眼孩子們就行."

蘇林林微微一笑:"好,我說過的一定做數,那邪神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怪人直起身子,抬起手腕,指著虎口住一個十分暗淡的梅花烙印說:"這個是我失手殺死媳婦兒後,一個黑衣人說要帶我去神靈面前懺悔,並可以幫我洗清罪孽."

蘇林林冷笑一聲看向他:"你真的以為殺結發妻子,真的能清洗罪孽?"

那怪人低下頭,盯著虎口的那個烙印說:"我當時很恐慌,心里十分難受,所以才會跟他一起走."

也許因為失手所殺之人為朝夕相處的親人之故,他因一時心里難安,從而接受那個邪神的蠱惑,在虎口蓋上那個梅花形烙印,以無法在陽光下行走為代價,不但洗清罪孽,而且還得到一筆十分可觀的銀錢.

怪不得他願意當個無法行走于陽光下的人,最終不過是為財所誘.

"你是想把那筆銀錢交給孩子?"蘇林林挑了挑眉問.

怪人忙點頭應道:"是,這筆銀錢是我跟媳婦的命換來的,一定要交給孩子."

倒還有一分為人父之情,蘇林林決定幫他達成的願.

打定主意之後,她再次問道:"你真的不知道那邪神在何處?"

怪人這回倒沒急著否認,而是沉思好一會兒才抬起頭:"我在那里時,曾聞到一股極濃郁的肉香味兒,比街上肉湯鋪子門中還要濃."

聞言,蘇林林不由恍然:原來,所謂的神殿就在某一個肉湯鋪子里!

只是,到底在那一個肉湯鋪子里呢?

"你去過神殿幾回?"蘇林林看著他問.

怪人不假思索的說:"兩次!不過,我真的不記的路,每回從家里出來沒多久就到了."

哦?

蘇林林心里一喜,接著問道:"你家在什麼地方?"

"玉槐街後巷."怪人隨口應道.

這時,蘇林林心里有了著量,看來的找機會去玉槐街探一探.

就在這時,那個被她從外面帶回來的男人哼了聲,慢慢張開眼.

怪人聽到動靜,轉頭朝他看去,那人一睜開眼就看到怪人一張臉皮被灼燒的皺到一起的怪人.

嚇的他直叫:"鬼啊!"

邊叫邊縮著身子往後退.

蘇林林輕哼一聲:"怎麼,知道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