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邪神
"多少錢?"范立平十分好奇的問.

雪生伸出三根手指頭:"三百個大錢!"

啊?

他不由驚叫一聲:"這麼貴?"

他們這幾天跟著王少林在云都逛過幾圈,一件上衣的綢衣才不過兩百個大錢,這麼一鍋肉湯就要三百個大錢?

"嗯,聞著倒是挺香的."一向對銀錢沒什麼概念的楚懷西抽了抽鼻子說:"三百個錢一碗很貴嗎?,"

陳生輕哼一聲:"虧你還一心想著複位,連個物價都不清楚,一碗湯水而己,又不是龍肉做的,哪里要得了三百個錢?"

楚懷西十分不滿的反駁道:"但是,吃的人不還很多?"

"所以,才說這湯水有問題嘛."陳生白他一眼問:"按說,這肉湯這麼貴,一開始怎麼會有人吃?"

王少林十分氣憤的說:"一開始不要錢的,這玩意一定有什麼故怪,吃了能上人上癮,待大家吃的欲罷不能時,他再收高價."

蘇林林從雪生手接過那碗還冒著熱氣兒的肉湯聞了下,滿臉贊賞的看了眼王少林說:"王公子說的有理,這里面的確加了一味能讓人上癮的毒藥--嬰靈花."

啊?

那是個什麼東西?

蘇林林閉目輕嗅了會兒才張開眼說:"原來,這湯--"

她十分嫌惡的把那碗湯水丟到一邊,後退幾步才繼續說:"這湯底是以枉死七七四十九日,己經腐爛透的嬰兒骸骨為底料,加上嬰靈花熬制而成的."

啊?

這也太邪惡了吧?

眾人一聽都嚇的往後退幾步,離那碗湯遠遠的.

"虧得我們之前經得住那香味兒的誘惑,沒有去吃,這真是太可怕了."梁道生撫了撫心口說.

他的話剛落音,就聽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嘶叫:"湯,我要喝湯!"

原來,是被他們關在小屋里的怪人又開始發狂了.

聞聲,蘇林林不由心頭一震:"走,把這碗湯端過去."

雪生不仁不讓的上前端起湯碗,隨她急急往小屋走去.

一打開門,那人眼神如餓狼一般死盯著雪生手里的湯碗:"給我,肉湯!給我,不然我殺了你!"

聞聲,蘇林林目色一暗,沉聲喝道:"說,你之前都做了什麼孽?不然,這湯我倒了也不給喝!"

說著,從雪生手里搶過碗作勢要倒,只聽那怪人在地止極力滾著身子過來:"不,不要倒,給我!啊,我,前天問西媳婦兒要錢去買湯喝,她死活不給,我就把她打死了."

說到這里,他的神智突然清明過來:"我就去上神跟前懺悔,神說我只要,只要,"

話還沒說完,他便兩眼一翻頭垂了下去!

蘇林林立刻沖上前封住他腋下的穴道,然後急聲叫雪生去倒一碗熬好的靈藥來.

一碗靈藥灌下去,那人打了個長長的咯,又悠悠轉醒過來.

我還活著?

"你服了我的靈藥,哪能死的了?"蘇林林輕笑一聲說:"現在你不用怕了,把想說的都說出來吧."

聞言,他激動的看向蘇林林:"你真的把我從神那里救回來了?"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哪有什麼神?不過是用來害你的毒而己."

聽了她的話,怪人慢慢閉上眼身子一動不動的老半天.

"他死了?"雪生忍不住上前踢他一腳問.

蘇林林輕笑一聲:"怎麼可能?我的靈藥不僅能保住他的命,以後還能讓他正常行走在陽光下."

陳生忍不住搖頭道:"縱然是這樣,他也沒幾天可活的了,必竟殺人的償命."

聞言,那人突然轉過頭,定定的看著他說:"沒錯,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死,"

"那你何不做個明白鬼?"陳生伏身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到底是誰讓你變成這個鬼樣子?"

啊?

那怪人驚叫一聲:"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明明不吃肉的,怎麼會為了一碗肉湯,失手殺了老婆子?"

"這就對了,你好好想清楚吧."蘇林林回頭看了眼陳生,親自上前給他松開身上捆著的繩子.

見狀,雪生有些擔心的問:"他要是跑了怎麼辦?"

"我殺了那麼多人,就是跑出去也很快被官府,不,神堂的人抓住的."那人十分平靜的說:"不過,你們若真不放心的話,還是捆著吧."

蘇林林指著那己經冷了肉湯說:"現在,這碗湯給你吃了吧."

"呵!就是這碗邪水害的我人不人鬼不鬼,對,就是它!"那怪人一轱轆爬起來,抓起那碗湯水摔了出去.

見狀,蘇林林才算松一口氣:"恩,看來,這回的靈藥算是有些效果."

"蘇姑娘,你連這種邪魔病也能治好?"梁道生一臉驚訝的看著她說.

蘇林林見那人縮在牆角,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于是便輕輕帶上門,招呼大家一齊出來.

他現在恢複了自我意識,但還沒有完全接受自己的狀態,以及曾經做過的事.

從屋里出來後,蘇林林對一臉不解的雪生說:"走吧,等他想說的時候自然什麼都說了."

"那人真的不會跑了?"雪生有些不放心的問.

不等蘇林林應聲,就聽云三兒說|:"我在外面看著他,有什麼動靜立刻抓住他."

蘇林林苦笑著搖搖頭:"不用了."

接著往前快走幾步說:"他己經沒幾天可活的了,之前,他身上不斷冒出的臭氣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生機."

啊?

這時,大家才想起來,好像這個怪人己經沒再冒臭氣兒了.

"到底是什麼邪法,讓他變成這個樣子?"陳生十分不解的問.

蘇林林輕吐一口氣道:"我也不知道."

聞言,陳生目中閃過一絲疑色,神色漸漸深沉起來.

一邊的云三兒氣憤不己的說:"一定又是天師門那妖女搞出來的!"

陳生目光銳利的看著他問:"對了,我一直想不通,你為什麼突然背叛了天師門?"

"因為,"云三兒臉憋的通紅的別開眼:"我只是不能眼看著云都百姓遭殃而,"

陳生突然冷冷的打斷他:"虛偽!你一定早知道宗主是女人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