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罪孽
"你的病很嚴重呢,連光都見不了."梁道生大著膽子看他一眼說.

結果,卻聽那人嘎嘎笑了兩聲說:"我這是罪孽,洗不去的重罪,上蒼對我的懲罰罷了,你們不必再多費心機了."

懲罰?

范立平冷笑一聲:"你又不是修真者,老天哪會降天雷辟你?"

聞言,那怪人轉過臉說:"我真的做下十惡不赦之事,所以,上神才會降下責罰."

"你在鬧世無故傷害數條性命,的確是十惡不赦!"蘇林林盯著他冷聲道.

聽了她的話,那人輕嗤一聲反問道:"那你為何還要救我?"

"我只是想弄明白你為何為變得十惡不赦."蘇林林語氣輕淡的說:"每個人都有他的不得己之處,誰不想正正當當的作人?"

不知是不是她的話觸及到這怪人的心思,只聽他十分激動的說:"我當然不想做惡人,但是他們欺人太堪!"

"哦?"蘇林林不動聲色的慢慢引導他:"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才逼的你變成這副模樣?"

良久,那人才再度開口:"算了,反正我也犯下了重罪,不管落到誰手里都沒活路,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這人怎麼突然轉變了態度呢?

雪生氣的一下子讓開道,讓陽光照進來灑在他臉上,疼的那怪人呼號不己.

雪生抬腳踢了他一下問:"這樣好受吧?"

"不能說,我在神尊面前發過誓,不能說出任何作孽之事."那人死拼扭過頭躲開灼熱的陽光.

蘇林林抬手拽住他往屋里面背陰處拉了拉說:"其實,你畏光的病是能治好的."

聞言,那仍然別著頭不出聲,雪生氣還要動手揍他,卻被蘇林林攔住:"算了,既然他不願說,咱們也不能為難人家."

說完,又歎了口氣狀似無意的說:"按說這種病不該出現在這里的,倒底是誰別有用心將它傳到云都的呢?"

聞言,那人身子一顫,頭不由轉過來,不過很快他又恢複了油鹽不進的狀態.

見狀,蘇林林嘴角微微翹起來.

從小屋出來之後,雪生不解的問:"那個人嘴死硬,你真打算浪費草藥給他治病啊?"

蘇林林笑著搖頭道:"也不能說浪費靈草,必竟像他這種病以後不知道還會出現多少呢."

"蘇姑娘,你是說以後城里的人都會變成這樣?"王少林十分驚訝的問.

蘇林林不置可否的說:"我也不清楚,但是這種病突然出現,不是什麼偶然現像."

說完,拿出己經配好的靈草開始炮制起來.

這時,陳生神色平靜的走過來說:"窩在這里什麼也查不出來,我出去走走."

"我也跟你一起出去看看,"云三兒也隨他一起出去.

李玉潭自告奮勇的說:"我們之前在城里轉過幾天,不如就由弟子給兩位長老帶路吧?"

聞言,范立平十分驚訝的看他一眼,剛要開口就見他們己走出去幾丈遠了.

待三人離開後,他才有些憤憤的說:"云長老不是天師門的人嗎?他還,"

"李師兄以前也是天師門的人啊."梁道生笑著對他說:"你沒見陳長老都跟云長老一起嗎?看來,云長老也不是那麼,"

蘇林林抬頭看他們一眼說:"你們現在出門在外,以前的事都放下吧."

聞言,梁道生立刻識趣的閉上嘴,范立平也自知說錯了話,低著頭坐在一邊不哼聲.

倒是王少林十分殷勤的給他們煮上一壺茶,笑著把話題引開.

大家正說著話兒,突然聽到外面街上傳來一陣喧嘩聲.

接著,被王少林按置在前院的王木一家人急慌慌的奔過來:"少東家,不好了,外面官家的人在到處追悼捕我,"

"你放心吧,我這里有座暗道,待會兒你們藏進去就好了."王少林神色輕淡的說.

聽他這麼一說,王木放才放下心來.

"你們先把東西搬到後院來,待會兒我親自帶你們躲進去."王少林十分沉靜的說.

目送王木一家往前院去搬包袱之後,蘇林林不解的問:"他怎麼知道外面都在追捕他民?"

"他肯定是從前店鋪里出去打聽了."王少林撓了撓頭:"我的飯鋪還開著門呢."

他才說完,就見王木背著一大袋子米面跑過來,不由失笑:"看來,是我想錯了,他之所以知道自己被追殺,是回家去搬東西了."

"應該不會這麼快搜查到咱們這兒吧?"蘇林林想到西屋那個怪人,有些擔心的問.

王少林嘿嘿一笑:"沒事兒的,他們從前面來搜查的話,根本不會查到這後院的."

說完,便起身帶著王木往一朝著一面假山牆而去.

蘇林林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推開山石--實際上是一道暗門.

再認真一眼,這才發現原來他們所見的那座假山,其實是兩間小屋.

所有的景色竟然都是繪制上去的.

"這丹青之技真是出神入化了啊!"蘇林林忍不住贊道.

聞言,王少林十分得意的說:"這座後院都能隱在畫中,以後就是有人來查,也只能看到前院,由我去應付就成."

"令尊真是大能啊."蘇林林十分真誠的說.

說著,她再次打量起眼前的院落,發現這院子建的十分有畫意,虛實相合,給你一種十分清雅疏朗的感覺.

才安置完王木一家,就聽前面傳來一道重喝:"快開門!官府搜查!"

沒想到官府的人這麼快就來了!

王少林十分驚訝的跑去前面,打開鋪門引著一眾官府差人在前院查看了一圈,順帶著給每人一大把的喝茶錢,那幫人才算滿意的離開.

哼,這幫家伙不過是借著搜查的門路斂財.

要是遇到不開眼的人家,他們動作就十分粗暴,非得破壞幾件家什才走.

對于官家這些個差人的行事作風,王少林從小就摸的很清楚了.

順利送走差人之後,他立刻又拉下鋪門,掛上閉鋪的招牌才進去.

"看,這家鋪子終于撐不下去了."這時,街對面一個身著白衣的公子哥兒,指著王少林的鋪子說.

"是啊,很快,這條街的生意都是咱們的了."一個頭戴著長長的離幕的女子咯咯妖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