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奇
聞言,蘇林林不由雙眼一亮:"恩,這倒是個好主意!吃過飯你去問問他們,確認一下再說."

"那個小屋里的怪人怎麼辦?"這件事定下之後,只聽雪生好奇的問道.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這個人真的很奇怪."

"哦,怎麼個奇特法?"陳生放下手里的酒杯問.

蘇林林朝那小屋看了一眼說:"他明明沒有一絲脈搏,但卻能如常呼吸自如."

"我真看不出是活人還是死人."她停頓了下接著說:"雖然身上氣息跟之前陳家村的人有些相似,但又跟所謂的活尸截然不同."

陳生挑了挑眉:"你說的對,那東西己經不能稱之為人了,陳家要的人雖被人控制,謂之活尸,最起碼還活著--而今天我們見的這個己經死了."

死了嗎?

蘇林林也有些迷惑:明明不是鬼魂,但卻有著清晰的意識.

她也想不出這倒底是個什麼東西.

"這玩意真是有意思."雪生把玩著手里的酒盅說:"既不是人也不是鬼,那是什麼東西?"

肯定也不是神仙.

梁道生咽下一口飯,慢悠悠的接口道.

陳生飲盡手中的酒水冷笑道:"佐不過是邪物而己,我很不解的是,那瘋女人離了尸精燈,怎麼還能練出這等邪物來?"

他們己經確定這怪人一定是天師門那個宗主祭練出來的.

難不成這是僵尸?

云三兒放下筷子說:"我之前聽宗主說過要祭練出一批僵尸來."

陳生苦笑著搖搖頭:"僵尸哪有這等能力?那種東西雖然身體強悍,但卻沒有神智,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聽他提到行尸,蘇林林心頭一驚:"難不成這就是行尸的一種--夜魅?"

夜魅?

只聽雪生拍手驚呼:"對,就是這東西,不過,我們修靈門的記載中,說這種祭練行尸之法,早己失傳了啊."

蘇林林白他一眼說:"這可不是在咱們那世界."

"那你是如何知道世上還有這等邪物的?"雪生不解的問.

蘇林林輕歎一聲說:"我也是從一位老友口中得知的,現在想想咱們逮這家活,十有八九就是夜魅."

關于夜魅這種行尸,她也是在云嶺時,聽王道士就那麼順口一提,當時他們正被那些缺鼻少腿的村民人追趕,她也沒心思多問.

"我也只聽說這種行尸雖然看上去跟常人無異,但只能在夜間出沒."蘇林林十分不解的說:"這個家伙腓卻是,"

雪生笑著搖搖頭接著說:"夜魅之所以在夜間出現,主要原因是不能見太陽光,並不是白天不能出來."

哦,原來是這樣!

蘇林林十分好奇的問:"為什麼不能見陽光?"

"你看看小屋里那家伙的慘狀就知道了."雪生笑著摸了摸鼻子:"其實,我也不知道."

若真是這樣的話,或許他還真的有藥可解呢.

只是,手上摸不出脈到底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里,蘇林林丟下筷子真奔向那小屋而去.

陳生看了眼不明所以的眾人,隨之離席跟著蘇林林而去.

"偌,這是我剛才用蘇合香配制出來的清靈丸,服下一顆,不然你才吃完飯,別被熏吐了."來到小屋外,蘇林林遞身後的陳生一顆藥丸.

陳生接過來不假思索的吞了下去.

"放,放我出去!"這時,里面的怪人聽到外面的動靜,便嘶聲叫起來.

蘇林林服下清靈丸後,才慢慢打木門,因為這間房子門正朝西,此時正是午後,她一開門外面的陽光隨即使從門口照了進來.

啊!

一道明亮的陽光照在那怪人身上,他好像被烙鐵燙到一般大叫起來.

"果然!"這時,只聽隨後而入的雪生十分激動的說:"他就是夜魅!不過,為什麼身上有股子臭氣兒?書上明明說夜魅暗香襲人呢."

蘇林林隨著遞經他一顆清靈丸,而後蹲下來,扒開捆住的那怪人的胳膊窩,正要伸手探進去.

只聽雪生十分擔心的叫道:"別,你別碰他!"

說著,從懷里拿出一方極為柔細的絲巾給她:"你拿這包著手,千萬別染了尸毒."

蘇林林抬手接過絲巾,輕覆在手上,才開始往那怪人腋窩里探去.

"怎麼樣?查出什麼了嗎?"陳生上前關切的問道.

蘇林林思索了片刻才開口:"他不是夜魅,而且他還活著."

啊?

沒死?

蘇林林點點頭,看向被陽光照著,如熱油灼身般痛苦不堪的怪從說:"他只是得了一種怪病."

怪病?

這時,一眾人都圍上來,大家擠在門口擋住了從門口進來的陽光.

那怪人才算安靜了些.

迎著大家吃驚的目光,蘇林林拍拍手說:"他不能見光!"

說著,指著他那張被燒的面目全非的臉說:"你們看,他臉上皮都燒焦了."

陳生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心里不由一沉:"這真是陽光灼傷的?"

蘇林林十分鄭重的點點頭:"是的,你看,這是從他腋下拿出來的藥包,就是這包藥阻止了血氣流向腕部,從而可以讓他的手見光."

原來是這樣.

陳生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小屋,靠在一棵大樹上緩緩閉上眼.

在屋里的一眾人都關注著蘇林林的動作,並沒有人注意到他,除了一直留意著他的李玉潭.

"師叔,你是不是想到什麼?"李玉潭慢慢走到他跟前,壓低聲問道.

陳生張開眼,微笑著看向他:"呵,我沒什麼可隱瞞的,你不用這般刻意替我掩飾."

說完,大步越過他,朝花園中走去.

中留下李玉潭一個人有些尷尬的立在樹蔭下.

再說蘇林林確認了那怪人的病症之後,立刻動手為他調制藥膏,內服靈藥.

"他殺了那麼多人,你還打算救他?"雪生十分驚訝的看著正在抓藥的蘇林林問.

只見她莞爾一笑:"在醫者眼里,只有病患."

說完,又對雪生說:"你沒聽之前王公子說嗎?這幾天云都城里多出不好這種黑衣人,可能他們都是病患者."

她的話剛一落音,只聽地上那怪人嘶聲道:"我,沒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