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投奔
他松開扯著兒子的手急急的問:"家里東西都收拾好了沒?趕緊把包袱拿出來,跟我一起去少東家去."

王木媳婦兒應了聲,先顫著手給他倒一盆水端來:"你看這一臉血,多嚇人,趕緊洗洗再去說."

說完,又擔心的看向兒子:"大娃,你脖子怎麼了?"

"娘,你別問了,咱們家出大事了!趕緊跑吧."王越聲音抖的厲害:"我的那套湖墨一定要帶著."

說著,撇下他娘,一溜煙兒鑽入房中.

王木媳婦兒張了張嘴,正要問什麼,卻被王木催著去拾東西.

她十分慌亂的收拾著衣服:"當家的,衣服銀錢能帶上,家里的米面,"

"厚重的東西都別帶了."王木尋了條乾淨的毛巾勒住被鞭子打的血流不止的左眼說.

王木媳婦兒強壓住心頭的不安,依言收拾出三個不小的包袱.

"越兒,快走."王木一把抓過來兩個包袱著急的朝里屋叫道.

王越抱著一個小包袱從堂屋里出來,滿臉恐慌的看了眼父親:"爹,咱們以後是不是都回不來了?"

聽他這麼問,王木轉頭看向媳婦兒:"咱們的房契帶著了嗎?"

"都帶上了."王木媳婦兒一臉慌亂的說:"木哥,你們剛才是不是--"

王木朝外面看一眼說:"走吧,到少東家再細說."

就在蘇林林等人正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個:渾身焦黑,不斷往外散發著腐臭氣的怪人束手無策時,容然聽到院門被急切的拍響.

"誰在這時候跑來干啥?"王少林不由皺起眉頭朝外面看了眼.

他剛想叫人回絕外來人打饒,卻聽門外響聲王木的聲音:"少東家,我來投奔您了."

車夫?

他怎麼來了?

雪生疑惑的看向王少林,卻見他了舒展眉頭說:"王木以前是我們王家的車夫,我就知道他一定還會回來的."

"倒是個明白人."楚懷西借機從那小屋里出來.

他們把這個腐臭無比的怪人弄回來後,蘇林林就一直守著這個時不時抽搐下子的怪人.

云三兒跟陳生都跟著呆在那奇臭無比的小屋里,就連這宅子的東家都在這里好奇的瞅著,他也就不好思意一個人出去了.

不過,他們圍著這個臭氣熏天的怪人,研究了半天,也沒弄出個所以然來.

"王木,你其實不用拖家帶口的,"王少林打開門一看王木領著妻兒背著包袱都來了,心里不由一曖.

到底還是這老仆念舊.

誰知,不待他說完,就見王木慌忙的回身關上大門扛上,接著,強拽著兒子跪到他跟前:"少東家,我闖下大禍了!"

這時,王少林才注意到他臉上繃著的毛巾,上面隱有血水印出.

"你臉上傷著了?"王少林一把扶起他驚訝的問:"出了什麼事兒?"

王木抽了抽鼻子說:"少東家,我,我好像沖撞了貴人,壞大事兒了."

"這事兒不怪我們!"這時,從地上爬起來的王越聲音清脆的說:"明明是那家的馬車夫先出手打人的,抽馬,才嚇的馬兒驚了."

王木立刻喝止王越:"大娃兒!你別多嘴,是爹恍了神兒,沒能及時回避開貴人的車."

"是什麼人這麼飛揚跋扈,你都己經下車開始讓路了,竟然還出手打人?"王少林聽他說了事情始末之後,十分氣憤的問.

王越在一邊應聲:"我好像聽那個可惡的車夫說什麼,他們輔國的馬車."

輔國?

難道是內閣的上大夫?

不對啊,對方要真是輔國,怎麼可能走這等窄巷?

把持西楚朝務的八位輔國閣老,哪位出行不是隨行護衛數十人?

想到這個,他不由出言安慰道:"木叔,你不用怕,那些人肯定是打著輔國的名嚇唬你們的.說起來你被打成這樣,得找個先生看看啊."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聞聲出來的蘇林林說:"我就懂些醫術,手里也有治外傷的藥粉,不如讓我看看吧."

"那就有勞蘇姑娘費心了."王少林朝她拱拱手,拽過有些拘謹的王木上前.

當蘇林林看到王木解開繃在臉上的毛巾後,不由抽了口冷氣:"這傷口再往下一點兒,這眼珠子就廢了,出手的人也太狠了."

說著,十分麻利的給他上藥包紮.

雪生在一邊兒看著忍不住問道:"對了,你剛才說到四匹馬都驚了,那個車的人沒被踩死?"

這時,只聽一邊的王越十分興奮的說:"他們的馬車翻了,人都還下來就被馬拖跑了!哼,惡人有惡報!"

哈,現世報來的可真快!

聞言,一眾人不由笑起來:"說的對,這種惡人也算得到懲罰了."

王少林王木一家子都背著包袱,就先領著他們到前院安置下來.

由于王木一家的到來,暫時打斷了他們對那怪人的關注.

大家也實在被那股子味嗆的受不住,雪生干脆拿根棍子把敲暈,一眾人來到花園中的涼亭里坐下歇息.

王少林安置好車夫王木一家三口兒後,又到跑去廚房里張羅好幾個菜,搬來涼亭里一個小泥爐子溫著酒,一時間餓了大半天的一眾人都胃口大開.

"那車夫一家你打算要怎麼安置?"喝了兩杯香醇的桃花酒之後,李玉潭看向王少林.

如今,天師門的人到處在找定靈山逃出去的弟子,雖然云都並沒有公開發懸賞令,但如今連西楚王室都在天師門的控制之下.

他們一定在云都有眼線.

而且,剛才陳生己經跟他們說明了,接下來他們要謀化的大事,一點兒都不能泄露出去.

如今,王少林己經明確的跟他們站在一起了,唯一的變數就是車夫一家.

聽他這麼問,王少林不由抬看著他問:"他們不是己經來了嗎?跟咱們在一起,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那一家人看上去老實厚道,也不像是能壞事兒的."蘇林林飲下一杯酒說:"就是我們以後行事可能會很危險,"

不等她說完,王少林突然十分激動的說:"蘇姑娘,你之前不是說,缺一個吃過城里水的人嗎?我想王木一家人可能吃過這汙過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