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事
而且,這城里也不能呆下去了,別的不說,今天那個黑斗蓬人發瘋殺人他可是都看到了.

所以,他不能在待在這個可怕的地方了.

不知是不是剛才搬那個渾身魔氣的怪人之故,他竟然感覺廚房也有股子臭味兒.

"當家的,你,這是怎麼了?"車夫媳婦兒見他一臉驚恐的盯著廚屋里的水缸,心里有些發憷的問.

車夫半天才回應過來:"王少掌櫃說城里要出大事兒,咱們不能待了,趕緊的出去先去你娘家."

"啊?"車夫媳婦一臉震驚的看著他:"出什麼事了,是不是要打仗了?"

車夫也懶得跟她多少,一味兒的叫她收拾家里細軟,便匆匆去學堂里接孩子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了!

看著他出了大門,車夫媳婦兒這心才開始撲騰撲騰的跳:怪道是要變天了?

他們這才剛在城里安了家,兩年前盤下這座院子時,借的銀錢還沒還清呢,這云都城就要出事兒了?

"王木家的,發什麼愣呢?"這時,鄰家做木匠家的花嫂子出門,正好看著她,不由笑著打趣了聲:"怎麼,又跟老木頭置氣了?"

車夫媳婦兒干笑一聲:"沒有,只是老家出了頭事,他去叫孩子了."

花嫂子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而且,還要去學堂接孩子一道,心下不由了解:莫不是家里的至親長輩過世了?

不過,這可不是什麼吉得的事兒,所以,她也就沒多問就回去.

再說車夫王木駕著馬車一路狂奔來到學堂後,找到學正說要帶兒子回老家去.

"哦,這麼急帶令朗回去,可是家里--"學正也不好說明,只聽那王木連聲應道:"是,家里出事了,得趕緊出城回去."

無論如何,死者為大,學正心里這麼想著,很快去教室里叫了王木的長子出來.

"爹,你找我有啥事兒."九歲的王越一看到他就好奇的問道.

王木一把拉過滿臉稚氣的兒子抱住:"孩子,云都城要出大事了,爹爹帶你趕緊離開."

出什麼大事兒?

王越聽了十分興奮的問.

像他這麼大的孩子對什麼都好奇,聽他說大事,他就急切的想要知道.

王木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解釋,只是說要帶他趕緊離開.

一路上王木心里想著事兒,耳邊又是兒子一直不停的問,一走神竟然撞上了迎面而來的那駕馬車.

待他醒過神時,兩輛車的廂己擠到一起去了.

本來,這里的街道就不寬,加上路邊這家店正在修房子,街邊堆了不少木料占著道兒.

所以,兩輛馬車對面行過來時,都不自沉的往別一邊走,結果前面拉車的馬過去了,後面寬大的車廂支卡在一起了.

"你怎麼駕車的?也不長眼看著點兒道?"王木拽住缰繩,就聽對面的車夫盛氣凌人的叫道.

王木連忙出聲道歉意,並跳下車拉著缰繩呼喝馬兒後退讓路.

誰知,他的腳才著地,只覺得眼前一花,迎頭一鞭子照著臉甩了過來:"敢擋輔國大人的道兒,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一鞭子結結實實的打在王木臉上,痛的他驚呼一聲捂住臉.

王越聞聲跳下馬車時,發現父親捂著一臉血疼的在地上打滾.

"爹,你怎麼了?"他才一上前,那長鞭子伴著痛罵聲又甩了過來.

這一鞭子大部分都落在王木的馬兒身上,只有鞭稍掃了撲到父親身上的王越耳後.

火辣辣的刺痛使得他忍不住尖叫出聲:"啊!疼死了!"

被小孩子尖利的聲音一激,王木的馬兒有些驚到了,躁動不己的原地踏著馬蹄.

接著又接連被狠抽幾鞭子後,這兩匹原本十分溫順的馬兒徹底驚了!

驚恐的馬兒嘶叫著騰起老高,帶著缰繩朝對面馬車上踏去,與此同時,與之錯身而立的兩匹馬也被驚到了,奮力往前狂奔.

"驚馬了!快看,那個馬車翻了!"

"死人了!"

…………

伴隨著一陣陣的驚呼聲,幾匹驚馬拉著翻到在地的馬車,以及車上驚恐萬分的人,嘶鳴著在大街上橫沖直撞.

"呵,真是報應.王木捂著不斷往外流血的臉,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馬車後拖下一條長長的血車轍印兒慘笑一聲說.

王木父子因為先從車上下來了,在馬驚之時,王木忍痛摟著兒子往一邊滾開,才算躲過一劫.

說完,抬手摸了摸脖子里梗著一道血印子的兒子的頭:"大娃,你脖子還疼不?"

王越好像還沒從這場驚嚇中回過神兒,他緊揪著父親的袖管兒:"爹,咱們的馬車,"

"不要了,逃命要緊."王木緊纂著王越的手,劫後余生讓他無比的冷靜:"咱們回去找你娘,然後,"

他本想說一起出城,但突然想起來王少林的話,又轉了話頭:"先去投奔王小掌櫃."

其實,王木以前就是王少林家的馬車夫,自從王老掌櫃的去世後,王家店鋪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而且,王少林又跟回娘家招贅的母親不合,漸漸的有點入不敷出,無奈才在兩年前遣離了王木.

不過,他性子厚道,把家里的馬車也一道給他經營著:只要在他需要出遠門時隨時能找到他就成.

在王少林不用的時候,王木還出去接它的客人.

云都城里有許多家境殷實,不過養不起馬車夫的人家,他們出遠門游行或辦事時,都會去車行租車.

王少林為人熱心豪爽,也結交不少朋友,王木離開時也給他介紹不少生意.

而且,他平日里一般都在飯鋪里守著,也不常用大馬車,偶然有事也只騎一匹馬出去.

為此,王木還特意又做了輛小馬車.

這樣,他的生意就更多,兩年來掙的遠比在王家做專職馬夫要多.

為了能方便隨時給王少林用車馬,他就在王家飯鋪後面的那條胡同里買了處院子住.

"當家的,出什麼事了?你們怎麼弄的一身血?"王木拉著王越一進門,就聽應聲奔出來的媳婦兒驚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