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對策
"我們本來是來靈云塔上游玩的,也沒想到會碰到這事兒."李玉潭深吸一口氣,看著一邊的陳生說.

陳生神色淡色的說:"你們在哪落腳?"

李玉潭十分規矩的回了他的話,接著問道:"不知,你們幾位住在何處?"

"我們今天才到云都城,還沒來得及找地方安置呢."雪生十分利索把捆好的怪人拽起來,看了眼不少膽兒大的路人探頭探腦朝這邊看.

不由眉頭一皺:"咱們趕緊的找個馬車離開這兒吧."

"對,在呆下去徒生變故,這人身上有股,"陳生有些警惕的看了眼身邊的王少林說:"不如我們先找個安靜的地方再說."

聞言,王少林十分激動的說:"諸位,不如就去我家吧?"

你家?

"我們就租他的院子,呃,他就是房東."這時,梁道生擠過來十分熱心的說:"王大哥跟城里其他人都不同,他說這云都的水都被汙染了,不能入口的."

聞言,陳生十分驚愕的抬頭看向他:"你怎麼知道?"

"聞,聞出來的啊!"王少林愣了下,脫口而出.

陳生回頭看了眼一直沒出聲的云三兒,才看著他問:"真的?"

王少林見他一副極為認真的模樣,不由有些瑟縮:"其實,我也聞不出什麼,就是感覺水不能入口了."

"你竟然能感覺到這個."楚懷西一臉不可思義的看著他說.

這神情落在梁道生幾個眼里,就是明擺的不認同.

于是,梁道生梗著脖子說:"真的,我也感覺這云都的食物都有股說不出的怪異感,這些天王兄特特跟著我們,從不讓我們在外吃一口東西."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幾人看向王少林的目光多了幾分驚豔.

沒想到凡間也有高人吶.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王少林己經十分有眼色的叫來他的馬車.

幸好,之前他們幾人登塔游玩之時,那個馬車夫圖清靜,遠遠的找了處陰涼地打盹兒去了.

所以,才躲開了怪人瘋狂殺人之亂,這會兒見那殺人狂魔被抓之後,才敢壯著膽子出來找東家.

"諸位,現在外邊亂哄哄的,不如咱們先上車慢慢說?"王少林領著馬車來到幾人跟前,十分殷勤的說:"我家雖然不多富貴,但也算是清靜,既然你們都是道生他們的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話也過去先歇個腳?"

蘇林林幾人正好對他十分感興趣,而且也剛入城還沒什麼地方可去,便十分干脆的應下來.

"我帶他坐在前面就行."雪生見蘇林林一直皺著鼻子,怕手上那一直冒臭氣兒的怪人熏著她,便率先拎著他跳到車頭坐著.

這下,可苦了跟他並排而坐的車夫,不過,他也看的出這人非同一般人,只得強自忍著不出聲.

倒是蘇林林善解人意,特意給他們每人一小塊青白色的藥草片兒:"這是青靈花根,去晦散汙,你們含在口中就不那難受了."

果然,大家嘴里含上這藥片之後,口鼻子間充斥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兒,一絲臭味兒也聞不到了.

此時,王少林無比慶幸今兒個帶了駕雙馬拉的大車,不然,這麼些人還真坐不下呢.

他有心結交蘇林林一眾人,便帶著十足的熱情招呼大家伙兒.

看著跟云三兒聊的火熱的王少林,蘇林林不由看了眼眉目間盡是喜色的梁道生三人:他們真是好運氣,一進城就結識到這麼有趣的人兒.

看來,她之前苦心教他們的處世之道都用不著了.

這也算是一種好機緣吧.

"王公子,我剛聽你說,這云都城的水不能吃了,十分好奇這事兒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云三兒跟他海聊了會兒,暗地里確認了這他就是土生長的云都一凡人,才開始問起水的事兒.

聽他這麼一問,蘇林林幾人都十分關注的看向王少林.

只聽他不假思索的應道:"九天前,就是對門那家十分詭異的肉湯店開門的那天開始."

九天前?

云三兒側頭看了眼陳生:那天正是他無意間聽到天師門宗主提及控制云城水源之時!

真沒想到這個小小的食鋪掌櫃,竟有如此敏銳的感覺.

見他不應聲,王少林十分警惕的朝外在看了眼,才壓低聲兒接著說:"我感覺這云都城,要出大事!"

聞言,陳生的目光不由一沉:"哦,何以見得?"

王少林輕歎一口氣,帶著重重的憂慮說:"這些天我們出來游玩時,發現街上無故多出許多神智不清的乞丐,一開始我還沒怎麼多注意."

"直到昨天我發現一位熟人的父親,竟然也在街上行乞討!"他十分震驚的說:"他們家雖然不是頂有錢的人家,但也算得上富有,吃穿用度都不凡的平日里."

說到這里,他深吸一口氣接著道:"我當時正要過去問問,就見他死命奔向一家肉湯鋪里去了,我再一看就見那位熟人正滿臉通紅的拽著父樣離開."

他當時怕熟人尷尬,就沒上去過問.

熟料,今天一早便聽家丁來報說,那位世交熟人的父親去世了.

本來,他今天也要去吊喪的,不過那家派人過來說因為是哀喪,逝世年不足四十壯年,就不請人過去治喪了.

"這也真是太奇怪了,就是不滿二十夭折的,也得辦喪事啊."王少林十分郁悶的說:"我聽說竟然連至單杠都沒請一個."

聽到這里,云三兒好奇的問:"你懷疑他父親死有蹊蹺?"

王少林抬頭看他們一眼說:"我,懷疑那人根本沒死!"

啊?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不由一驚:"沒死,家人報什麼喪?"

王少林有些神秘的說:"其實,剛才我在靈云塔上時,好像看到他了,面目身形都一樣,只是老的幾乎要脫像了."

"會不會是你看錯了,兩人只是長的像而己?"李玉潭有些不相信的問.

王少林搖搖頭:"若只是看到也就罷了,我還聽到了聲音,那聲兒就是他父親."

"那他家人為何說他死了?"蘇林林十分不解的問:"或者說為什麼就此遺棄了他?難道,就因為他有些神智不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