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異變
范立平有些訕訕的說:"我剛才一個不注意,那包肉就脫手了."

經過這麼一個小小的失誤,大家都沒了觀景的興致.

與此同時,一個身著黑斗篷的人正在塔下面等人,突然聽身邊一個乞丐激動的大叫:"肉,是肉,天上掉下來的肉."

這黑衣斗篷男冷哼一聲:"真是想肉想瘋了,天下哪能,"

他話還沒說完,只覺得頭頂一沉,抬手一摸一手油:原來是張被油浸的發亮的牛皮紙.

誰他麼在上面扔東西?

黑斗蓬男十分生氣的把手上那張油呼呼的牛皮紙仍了.

"這位大人,求你設施幾個大錢兒吧."這時,一個渾身髒汙的瘦小老頭沖過來,跪倒他跟前.

看著他那頭膩在一起的一窩花白頭發,十分嫌惡的喝了聲:"滾開!"

"大人,大人,要不,您也賞小老兒一口肉吃也行吶."那髒老頭目露貪婪之色的撲過來,一把抱住那黑斗篷人的大腿.

猛的被人抱住大腿,又驚又怒的黑斗蓬男飛起一腳揣在老頭身上.

"大人,求您行行好吧,我想吃肉,吃肉."這老頭被揣的身子一個趔趄,但還是緊抱住那人的大腿不放.

這下,那黑斗篷男可真怒了:"你給我松開!不敢踢死個老乞丐!"

說著,抬腳又揣向那老頭.

這一腳正踢到老頭臉上,他吃痛哀號一聲松開手,被揣出幾丈遠.

結果,那斗篷男這腳勁兒實在太大,太猛,那髒老頭扯著他身上的斗篷給拽了下來!

啊!

失了斗篷遮擋的臉一下子曝露在熱辣辣的太陽光下.

只見那張細白面皮如同熱油潑上去一般,灼的面目全非.

"我要殺了你!啊,我的臉!"那人如同瘋了般,沖到被他揣的半頭破血流的小老頭面前,一把抓起他掄圓了的明遠處扔去.

隨著一陣驚呼,只見那老頭飛出去幾丈遠,一頭撞到街駛來的馬車上.

伙著一聲嘹亮的馬兒嘶鳴聲,一只粗重的馬蹄正好踏在那撞上來的髒老頭胸口.

那老頭還連不及痛呼出聲,便被厚重的車轱轆壓在下面,徹底斷了最後一口氣.

"外面發生什麼事兒了?怎麼這麼吵?"李玉潭幾個人剛從塔上下來,就聽到外面一陣喧鬧聲.

王少林最先沖出去:"我聽著好像是出人命了."

"是啊,有人在街上殺人."梁道生十分害怕的抓住身邊的范立平說:"我看到一個怪人在瘋狂的打殺人."

聞言,李玉潭急奔幾步抓住正往外跑的王少林:"外面危險,咱們還是躲在這里吧."

誰知,王少林一顆熊熊的好奇之心驅使著他掙開李玉潭的手:"怕什麼,外面那麼多人呢,他怎麼能傷到我們?"

說著,一個箭步沖出塔外.

無奈,三人也只得跟著跑出去,以防他有什麼危險.

看到街上一個渾身冒著刺鼻的臭煙,嘴里咆哮著追趕街上行人的怪人,嚇的梁道生腳都軟了:"妖魔啊,"

他就這麼一喊,竟然引起了正在追著一輛馬車的怪人,他轉過頭嘶吼著他們這邊奔來!

"道生,快跑!"眼看那面目可怖,渾身滋滋冒煙兒的怪人朝他們這邊追來,梁道生的腿好像被施法定住一們,一步也邁不開.

李玉潭驚呼一聲跑出老遠,才發現梁道生還愣愣的呆在原地,而那怪人己經撲到他跟前了.

道生!

他痛呼一聲,認為梁道生要被那個極為可怕的怪人抓到時,只聽一聲極為熟悉的輕喝:"你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竟然還敢傷人?"

蘇,蘇娘娘?

他驚然叫出聲:"恩人!"

接著,就見雪生隨手一擊,那個形容極為可怖的怪人就被他打倒在地,一只腳踩在他還在冒煙兒的背上.

氣得那怪人嘶吼不己:"你這該死的螻蟻,快放開老子!"

"這是什麼鬼東西?怎麼身上一直冒這種熏死人的臭氣?"雪生用力踩著那怪人,扭頭捏著鼻子問蘇林林.

她同樣是一臉的不解:"我也不知道,你先找個繩子把他捆起來."

蘇林林本想說等官府人來領走,不過,看到這怪人實在非同一般,怕是官家也沒能耐收拾的了他.

"這鬼東西不定是什麼邪物呢,干脆殺了算了."雪生十分嫌惡的同力踩了踩腳下一直叫罵不止的怪人說.

蘇林林卻不想就這麼殺了他:"你把他打暈,咱們弄回去研究下."

"恩,蘇姑娘說的有道理,這人身上有股說不出的熟悉之感,不如帶回去好好拷問一番."這時,一身灰衣,看著很不起眼的陳生慢慢踱著步子過來.

一看到他,聞訊跑來的范立平三人都直愣愣的看著他,不知該如何開口.

屬于定靈山的氣息,讓他們瞬間紅了眼框.

倒是陳生微笑著說:"你們在云都住的可安生?"

"你們都認識啊?這位玉樹臨風的英雄實在太厲害了,一出手就制住這魔人了."王少林十分驚喜的看著雪生說:"不知英雄尊姓大名,"

雪生.

雪生不等他說完,邊揉了團破布把腳下一直叫罵的怪人的嘴塞上,邊利索的應道.

王少林雖是一介凡人,但自小經營飯館子見過人多,也十分有眼色.

一見雪生從懷里掏出一根繩子,便十分勤快的蹲下幫他按住那怪人,以助雪生將他捆起來.

"嘶!"誰知,他的手剛一碰到那冒著臭氣兒的怪人,就被寒的往後一縮.

雪生看他一眼,笑著說:"我一個人就行,你離遠點,別髒了手."

"哦,好."王少林十分識趣的後退一步,呲牙甩了甩手立在梁道生身邊.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被雪生制住的怪人身上,根本沒人查覺到他的手上的異常.

就連王少林自己,也只是在一開始感覺手上有些毛毛的,後來,也不疼不癢的就沒理會了.

"恩人,你們什麼時候進城的?怎麼沒有,"范立平十分激動的看著蘇林林問.

蘇林林輕歎一聲說:"我們到城里處理件事兒,你們怎麼會招惹這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