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租房
聞言,王少林嘴抽了抽心道:這孩子,怎麼淨拆台呢,搞的他都不想免他們的飯錢了.

"哈哈,我相信這位小公子的話."李甲子毫不顧及的大笑道:"你就認了吧,感緊關了這小破店,跟我,"

王少林抬手照他頭削一下子說:"跟你個鬼,這是我父親留下的產業,我一定得把它做好了."

李甲子捂著頭叫道:"那你也不能放著你母親的留的產業不管吧?"

"不是由你幫我瞧著嗎?"王少林憤憤的盯著對面那家人滿為患的食鋪說:"我一定要守在這里,看著他們到底玩什麼貓膩."

李甲子輕笑一聲:"人家肉湯煮的香,滿大街都聞見了,你還有什麼不服的?"

"香什麼香?那麼重的一股子腐臭味兒,你們都沒聞到?"王少林嫌棄的抽了抽鼻子說.

哈?

你這是嫉火攻心了吧?

李甲子驚訝的看著他說:"我要不是你表弟,早就忍不住跑過去喝一碗了."

你敢去!

王少林不由急起來:"甲子,你可千萬別去吃啊,我總覺得能讓人讓癮的肉湯有點兒不正常."

而且,不管有多濃的香味兒,都遮不住那股隱隱的腐臭味兒.

但是,他現在不管輕易說了:因為之前他說對面的肉湯有臭味兒,不小心被在對面吃的食客聽到了,還差點跟他吵起來.

之後,他再說也沒人相信了,大家都道是他嫉妒所至.

其實,他真的聞著那香味不對啊.

"王掌櫃說的不錯,外面那濃郁的香味咋然聞上去,極為香濃鉤人,但是細品之下的確有股讓人不舒服的感覺."這時,梁道生皺著鼻子看著他說.

不等王少林應聲,只聽李玉潭不解的問:"我怎麼沒聞出什麼異味兒?只是感覺太香濃,有些膩而己."

王少林像是遇到知己不般,上前捉住梁道生的手激動的說:"這位仁兄,你真的也聞出來對面那鍋里的東西不地道?"

梁道生有些不自在的抽回手,十分尷尬的說:"我應該沒有王掌櫃的大,當不得仁兄之稱."

"呃,這個是我太激動了."王少林模了模頭殷切的問:"不知這位小兄弟貴姓?"

梁道生笑笑應道:"免貴姓梁.這兩位是我,我的同伴,李大哥,范二哥."

"幸會,幸會,再下王少林,十分高興認識諸位,我先干為敬."王少林十分豪爽的倒一滿碗酒一飲而盡.

見他這般,范立平也端起半碗酒說:"那,我們也干了?"

李玉潭點點頭說:"我們今天初到貴地,能有幸結識王兄兩位,也是上天眷顧."

說完,也一口飲盡碗中美酒.

"眼看外面天都要黑了,你們才進城還沒落腳地兒吧?"王少林隨口問道.

李玉潭點點頭:"是啊,我們打算吃了飯就去找個客棧歇一晚."

聽他這麼一說,王少林一拍手笑道:"我這鋪子後院都空著呢,就住我一人也怪孤的,你們不嫌棄的話就住這里吧."

"是啊,我表哥雇的伙計什麼的都走了,後面兩進的大院子都空著呢,你們要是租住的話,可以,"李甲子兩眼放光的盯著他們說.

不待他說完,便被王少林不生氣的喝斷:"甲子!我請三位朋友住下,那還能提錢?!"

"如果王兄這里真有地方出租的話,我們一定租下來."李玉潭笑著說:"肯定不能白住的."

王少林還要說什麼卻被李甲子攔住話頭兒:"表哥,你有心結交三位公子,租金算便宜點就是了."

"既然我當三位是朋友,怎麼能收錢?"王少林瞪他一眼說.

這時,范立平放下手里的筷子說:"掌櫃的,我們住你的房,給錢是理所應當的,你若是不收的話,我們就不住了."

"對,"梁道生在一邊附合.

蘇姑娘曾說過,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兒,世人皆以利為重.

他們可不敢平白貪別人的便宜.

聞言,王少林才免為其難的答應收他們的租.

這時候他們也都吃的差不多飽了,便撂下筷子叫王少林帶他們去後院看看.

"走,咱們一起去."李甲子見王少林喝的有些高,怕他興頭上來租金收的太少,便也站起來跟著一起.

一行人穿過前堂來到後院.

入目一個收拾的十分利索的院子出現在眼前.

"沒想到前面門面看著不大,後院地方還不小."梁道生看著院子正中的那棵白玉蘭樹說:"這樹現在還能開花兒?"

王少林十分得意的說:"恩,這棵樹可有靈性了,一年四香花開不斷."

"是啊,是啊,這會兒還是花兒敗了呢,不然滿院子的香味兒可好聞了."李甲子在一邊附合道.

王少林沒多介紹這頭進院子,徑直打開通往後院的中門說:"你們看到後院兒一定喜歡."

三人隨著他的腳步來到第二進後院,入目便是一片郁郁蒼蒼的桃樹林.

"恩,這院子布置的真清雅."穿過桃樹林後,李玉潭看著眼前一方小小的水潭贊道.

王少林十分自豪的說:"這是家父生前親自設計建造的院子,不瞞幾位仁兄,當年為建這進院子,家母可沒少費功夫,出高價買了左右鄰居的房舍推倒才建起來的."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這兩進院子雖然不深,但卻很寬,原來是吞並了左右鄰居的後院所建.

三人一眼就看中了這第二進院子.

"我平時一個人住在前面,後院這麼大足夠你們住吧?"林少林指著四間正房說.

李玉潭十分滿意的點點頭:"恩,這個院子的確不錯,不過,我沒看到有後門,"

"哈哈,後門在那邊!"王少林十分得意的指著外牆上的一個繪著拱門的地方說:"那個是真門."

聞言,范立平十分驚訝的上前摸了摸:"嘿,還真是."

就連己經入道的梁道生也十分驚訝的說:"這一手畫技真高明,我也沒看出來."

"哈哈,這是我小時候纏著父親繪制的,還沒人一眼看出來呢."王少林林十分高興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