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云都
聽了他的話,蘇林林心里也很不舒服:"是啊,長生之路是每個人心底最深的欲望."

他們現在還年輕,並不覺得人生苦短,一旦到壽元將近時,心里便有諸多不舍了.

紅塵世界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長生,不正是修真者的終極追求嗎?

但是,活人練尸術,那絕對是邪惡之極之術.

"對了,雪生之前楚非殺死大長老之後,他的尸身去了哪兒?"蘇林林突然看向雪生部道.

不待他回答,就聽云三兒驚呼一聲:"嘶!我想起來了,他的尸身應該是被三長老偷偷送給那個瘋女人了!"

"你不就是定靈山的三長老嗎?"蘇林林挑了挑眉問.

云三兒點點頭:"沒錯,我也是,不過我沒修為只是掛個名頭而己.真正的三長老就是梁道生他們的師父."

聽他這麼一說,什麼都對上號了.

只是,聽聞定靈山大長老的尸身落入天師門宗主之手,讓蘇林林心頭立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同樣有些擔憂的還有陳生,他目色深沉的說:"我師兄雖資質平平,但卻也有四階的修為,況且,手上還有眾多法寶,縱然是我完全恢複修為也遠不是他的對手."

"你的意思是他可能沒死,而是暗中投奔天師門了?"蘇林林十分驚訝的問.

陳生青白著臉說:"可能,他真的,"

"被練成活尸了?"雪生打斷他的話問.

陳生深深歎了口氣問云三兒:"你肯定大師兄己落到那瘋子手里了?"

云三兒有些愧疚的說:"我當時親眼看見三長老把他的尸身交給宗主的妹妹."

聞言,他歎了口氣道:"不管大師兄有沒被祭練成活尸,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叛變了師門."

蘇林林點點頭:"如果,對于定靈山覆滅他知道的話."

對啊,也有可能是,他根本不知情呢?

想到這一層,陳生臉色才算好看一點兒.

"蘇姑娘,其實,云都現在己經,"云三兒看了他們一眼低下頭小聲說:"可能都被陰邪之毒所籠罩了."

蘇林林目光一沉:"你說什麼?"

云三兒深吸一口氣說:"我之所以來冒險找你,主要是從宗主跟三護法--也就是她妹妹密謀,說要在十日之內,把云都變成一座活尸之城."

什麼?

聞言,陳生十分震驚的盯著他:"那瘋子真的這麼說?"

云三兒點點頭:"真的,她們還說己撐握了城內所有的水道."

水道?

聞言,蘇林林不由頭皮一緊:"不好,她們是要投毒!"

看著大家疑惑的神情,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要想以最快速度撐控住座城,最快的方法就是往水里投毒."

說到這里,雪生突然恍然:"對了,我記得之前你在陳家村曾說過,陳生他們這些是中毒所至,是嗎?"

"對,當時我一直想不通,是什麼毒能讓人生機幾乎斷絕,但還能跟常人一般無二."說到這里,他停下來,看了眼雪生.

"你看我干什麼?難道,我也中毒了?"他十分不自在的問.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因為,是你啟發了我,讓想明白那陰毒的用意."

陳生一臉探究的問:"那瘋女人到底意欲何為?"

"她想要這個世界都變成跟行尸走肉,供其隨意差遣吧!"蘇林林看向遠方:"最關鍵是,她抽走了幾乎所有人的生機,于其說是毒藥,更不如說是魔物."

生生抽取活人的生機,讓人變得人不人鬼不鬼,如同抽線木偶般,依著頭腦中模糊的命令過日子.

這是蘇林林從陳家村這些人身上得出的結論.

她想不通天師門的宗主為什麼要這麼做,也許只是想要把云都徹底的撐控在手心?

"不好,我定靈山的三個弟子,"這時,陳生驚呼一聲:"他們正朝云都而去了."

聞言,蘇林林雙目一亮:"我本來還想著如何破解那些陰毒呢,必竟我們一時半會又不可能找得到云都所有的水源."

"就算是找得完,那也得天天都有人打水吃呀,有些人打回一大缸的水,連吃帶用得好幾天呢."云三兒接著她的話說:"云都兩條河經過,人們都去河邊浣洗衣服,所以,並不是每家每戶都有井.但同樣的我們也不知道,都誰家里打了井."

原來,城中還有河水流過,這像的話--

蘇林林正在思索之時,只聽陳生問道:"你當初就沒聽到她們說水源在哪?"

"我們縱然找到水源,怕是也晚了."蘇林林神色凝重的說:"如果她們己經投毒,這時己有不人吃下去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

解毒.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我們這就去云都."

陳生看了眼滿頭大汗的云三兒說:"你那丹爐里不是給他熬的靈藥嗎?要不先等他服下再說吧,反正這只要你能配制出解藥來,我們早晚去都行."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心知他對藥效還有些懷疑,怕她沒有十足的把握,這是想拿云三兒做驗證呢.

這也正常,必竟云都可有近三萬的人口呢.

小心為上.

不過,具體的方法她己經想出來了,但是要想起到應用的效果,的確還得從長記憶.

陳生說的對,他們得先把什麼事兒都籌謀好了,一次解決所有後患.

因為,她留在這里的時間不多了,可能僅有半個月了.

于是,蘇林林又定下心,開始跟他們一起,細細籌謀如何在十天之內,讓全城人都能夠免于陰毒所害.

先不提幾人反複斟酌著當救世主,只說定靈山的三個僥幸逃出來的弟子,梁道生,李玉潭,范立平三人急慌慌離開東南山後,曉行夜宿小心移移的行走在前往云都的山林中.

幸虧這東南山離云都不遠,還有梁道生這個"千里眼"指路,不地兩天功夫,他們己經來到云都城外.

看著古樸巍峨的城牆,最小的梁道生不由感慨的流下清淚:三年前的春天,他們一家人也是在黃昏時候激動不己的進了這云都城.

沒想到因為他的修道之路,從而斷送了一家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