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應對之法
"你身內的陰邪之氣比楚懷西要重的多,如今己侵入五髒六府了."蘇林林收回手神色凝重的說.

聞言,云三兒如遭雷擊般往後退一步:"我,真是自作孽啊."

蘇林林輕呼了口氣說:"你雖身體經脈受損,但也沒入膏亡之境,待會兒我幫你開一副靈藥,服下之後慢慢把陰邪之氣驅出身外."

說完,隨即從懷里拿出一個玉瓶遞給楚懷西:"這是我之前特意配的除邪扶正之藥,你每日于飯後分別服下一丸即可."

說完,抬頭看眼己升起老高的太陽說:"每日午時,在太陽下面暴曬一個時辰."

"你也一樣."她看了眼云三兒:"太陽之氣仍世間至正至陽之氣,最能除陰扶正,你們快別躲在樹蔭下了,個空地好好曬曬."

她剛說完,云三兒跟楚懷西立刻找到一塊烈日高照的地方站著.

但是很快,他們就有些站不住了:"真是太熱了."

云三兒率先跑到樹蔭下面,邊往臉上煽風邊說:"今天實在太熱了."

蘇林林挑了挑眉頭:"竟然連陽光都曬不得了?"

云三兒有些驚恐的看著她:"你說我沒得救了嗎?"

說完,又咬咬牙朝太陽下慢慢挪過去.

蘇林林陪他一起走到太陽地兒里說:"如今己是深秋的天氣,天高氣爽,太陽曬著正好,那里會有灼熱感?"

楚懷西滿頭大汗的跑過來問她:"你真的感覺不熱嗎?為什麼我感覺烤的慌?"

蘇林林看了眼他那張頃刻間被曬的紅紅的臉,以及掛在背上的斗篷,突然想起他們在陳家村,天空總是灰蒙蒙的,縱然出了太陽,也幾乎照不到人身上.

這三十年來,他們幾乎都沒真正曬到太陽.

怪不得每個人都看起這麼的蒼白.

"好了,你還還是到樹蔭下歇會兒吧,記得去洗把臉,把這藥膏塗上."蘇林林從懷里拿出一瓶潤膚靈膏給他們.

幾十年幾乎沒見過陽光的臉,這一下曬的狠了肯定會受傷的.

這時候蘇林林才想起來,為什麼陳家村是絕佳的養活尸之地了.

因為它所處的位置比較低,正南面又有高嶺常年遮陽,而己村子四周到處種著極高大,四季常青的桑麻樹跟槐樹.

也就是說整個村子幾乎都在陰涼之下,幾乎無陽光普照之地.

而且,因為面南朝嶺的原故,村子里的大多數人家都門朝北建.

這樣的地方自然容易養陰邪之物.

看來,那個宗主倒是個很有眼光的人.

只是,這心思太毒辣了些.

自從聽了陳生說完關于天師門宗主的來龍去脈,蘇林林打定主意,決定要助他除去這個大禍害了.

當然,主要是她聽雪生說,泉眼那邊傳來的動靜說,他們准備十天後再派人下井捉妖.

"你確定他們不會突然沖過來?"蘇林林有些有不放心的問.

雪生拍了胸脯說:"你不用擔心,反正我找好幾只鳥兒盯著呢,一有什麼動靜我們什麼都知道了."

"恩,這樣我就放心了."蘇林林點點頭開始給云三兒配起藥來.

陳生守著她看了會兒問:"蘇姑娘,你這都是靈草啊!"

蘇林林點頭:"沒錯兒,這些都是靈草,怎麼了?"

陳生有些驚訝的看著她問:"難道,你也是修道中人?"

"現在還不是,希望以後能夠入道."蘇林林十分認真的說.

聞言,陳生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兒,從里面摸出一小袋子靈石給她:"多謝你之前的再生之恩,我也無以為報,這些靈石是我當年在師門攢下來的一部分,你既然要入道,就離不了靈石,拿著防身用吧."

蘇林林也不推辭,抬手接過來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陳生見她收下靈石,心下稍安:"只是我這三十年來渾渾噩噩的,身上也只余這一個儲物袋沒丟了,不然,我看你能炮制靈草,"

說著,他立刻從懷里拿出一個玉簡給她:"喏,這個是我定靈山藏書閣里的書,本是不能外傳的,不過如今連門派都被滅了,也沒什麼所謂了."

蘇林林十分驚喜的拿過來,認真打量一眼問:"這個不是得入道之後才能看?"

"沒錯,等你以後遇到良師,成功引氣入體之後就能看了,里面的丹籍里應該記載著不少練丹術跟丹方."陳生笑眼看著她說.

煉丹術!

蘇林林心里不由激動起來:這可是她夢寐以求的啊.

她雙手緊握著手里的玉簡,還沒來得及開口道謝,只聽雪生陰陽怪氣的說:"你要真心想幫她,就給她弄一顆引靈丹,直接幫蘇姑娘入道不更好?"

"引靈丹?"陳生十分驚訝的看向他:"我根本沒聽說過有這種靈丹啊."

雪生滿臉不可意義的說:"這怎麼可能?你們定靈山的弟子都服用這靈丹入道了呢."

"雪生,你不要強人所難了,能得到這等寶貴的資料,我己經十分感激了.陳生三十年都沒回定靈山了,怎麼可能知道後輩弟子的事兒?"蘇林林立刻打住他的話道.

聽她這麼說,雪生倒是恍然:"哈,也是,你被困在陳家村三十年,肯定不知曉外面的事了,剛才確實是我失言了."

陳生擺擺手:"我不怪你,對了,那幾個孩子呢?"

"你說梁道生他們嗎?"雪生隨手往外一指"他們把我們送到東南山,因為發現了眼泉,昨晚上就離開了."

之前蘇林林己經說明了那口泉眼的作用,這會聽他這麼一說,陳生歎了口氣道:"這都是命數啊."

"你放心吧,我給他們了些銀錢,讓他們先到云都落腳,想必一時沒什麼危險."蘇林林見陳生一臉凝重,不由出聲安慰道.

陳生輕吐一口氣說:"你做的對,他們現在的安全最重要,隱于俗世才最妥當."

原本,他還想帶這三個孩子離開靈云島呢.

這下想想,幸好他們昨天沒找到他離開,不然,這島也不知道那瘋女人禍害成什麼樣兒呢.

看來,老天也不想他再逃避下去了.

他跟那個瘋女人之間,必需要做個了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