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瘋狂
不過,當時的陳生滿心的絕望,想著縱然是死了,也不能做個殘疾的鬼.

所以,他顫巍巍的把那雙木腿依著蘇林林之前教的方法給按上了.

"我的重生是蘇姑娘給的."他指了指一雙木腿說:"為了能再次清明,陪上一雙條我無怨無悔."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陳生一按上木腿,屬于他真正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同時,連同他那些身為修士的修為也慢慢的複蘇.

"蘇姑娘,你做那雙木腿也太神了吧?"雪生聽他說完,十分驚奇的看著蘇林林說.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神的是那紫陽木,不再于我的手藝."

什麼是紫陽木?

這時,一邊的楚懷西怯怯的問道.

自從得知陳生原本身份是個修士,而且開始恢複修為之後,楚懷西就自覺矮人頭,說話也都不氣勢了.

雪生看他一眼笑道:"哎,楚公子,來來,也說說的曆史唄?"

他對之前陳生提及的楚懷西那一脈的內情,還是十分感興趣的.

之前,陳生以為是楚王室的丑聞便也沒多說,只是一句代過.

這下聽雪生問起,見楚懷西梗著脖子說他就是正宗的西楚王室後人時.

終于忍不住出聲道:"呵,你的先祖害死了楚太子,肯定粉飾自己的出身."

"其實,誰不知道當年的原帝跟庶出的親妹子搞在一起,不但害死了王後王儲,還嫁禍于楚飛太子叛亂."陳生一臉義憤的說.

啊?

沒想到當年楚宮竟有這等亂倫之事!

真讓人發指!

難怪楚非一提及當年的事情,就暴戾無比.

有什麼比親爹跟姑姑混在一起害死親娘更狗血的呢?

蘇林林忍不住為楚非倒抽一口冷氣.

"你胡說!"饒是楚懷西再怎麼懼怕修真者,面對陳生這般說起他先祖的不是,也難以忍受.

明明楚太子不是這麼說的.

"哼,他甯願你們這支是那妖妃在外的種,也不想他是亂倫生出來的."陳生苦笑一聲:"先祖他到底還是顧及著一絲王室的體面."

說完,突然轉頭看向蘇林林:"蘇姑娘,先祖他還在靈玉中修行嗎?"

蘇林林沒想到他會突然問起這個,遲疑了下才開口:"沒有,他早就離開了."

說著,看看向一邊的云三兒:"你問他吧."

"他,現在在宗主手里."云三兒神色有些閃躲的說.

聞言,陳生眉頭一緊:"你說什麼?先祖竟然會落到那個瘋子手里?"

"是,是的."云三兒輕抽了口氣說:"本來,他就是宗主養在竹林居的鬼王."

哈哈,這個女人真是太瘋狂了!

陳生神色凝重的說:"本來,我以為奪了她的尸精燈,就能阻止她再做惡,沒想到她竟然控制住了鬼王."

原來神燈的真正的名字叫尸精燈啊.

"她要鬼王在手里干什麼?"蘇林林好奇的問.

陳生神色凝重的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天師門這個宗主也太能折騰了啊.

|"我知道,她想要活尸遍地."云三兒恨恨的說:"都怪我,之前為虛職,助惡為虐."

蘇林林看他一眼說:"你之前也不過是受其蠱惑而己,且莫太過自責了."

"蘇姑娘,你之前在陳家村配出的靈藥曾真的讓陳二愣子擺拖活尸之困,慢慢煥發新的生機."他看了眼一臉熱切的楚懷西:"現在求你救靈云島萬民于水火吧."

聞言,蘇林林目色一緊:"你什麼意思?救萬民?你不是說宗主手里只有幾千活尸嗎?"

云三兒搖搖頭:"那只是在定靈山被滅之前,現在她的練尸術大成,每一批都能祭練出上百活尸,所以,我們得盡快制出解尸毒之藥."

"你是說每天讓幾百人殘殺親人?"雪生十分震驚的看著他問.

云三兒深吸一口氣:"那只是在試驗階段,如今,那瘋子有鬼王相助,根本不用那麼麻煩."

至于宗主現在如何練尸,他也不盡清楚:"我也只是聽新晉的二護法所言."

"真的?那個瘋女人不用尸精燈也能練尸了?"陳生十分心驚詫的說:"怪不得她一直沒來找我."

蘇林林輕吐一口氣說:"正如治病一樣,練尸手術不同,所用的藥方下也不盡相同,不見,"

"我,我就是後來被那瘋子祭練出來的新的活尸."楚懷西十分激動的跑上前,跪倒在地說:"救蘇姑娘救我,救天下百姓."

聞言,蘇林林稍一愣怔才開口:"你這時候倒是像個一國之君的模樣."

"哈,為救子民身先試藥."雪生笑著拍拍他的肩,並一把拉起來:"放心吧,蘇姑娘心腸最是綿軟,她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

他的話還沒落音,就見蘇林林伸手拽過去楚懷西的手腕開始把脈.

食指下的脈息急而弱,隱隱有股子陰氣在經脈中游走.

"呵,這回的練尸術比之前高明多了."蘇林林放開他的手腕說:"若是上一次的症狀,雖然從脈象上摸不出邪像,但是道行高深的醫者,或許可能開方調理."

說到這里,她認真看了眼一臉焦急的云三兒:"不過,這回這邪術直接讓陰邪之氣侵入經脈之中,一點點的腐蝕消耗生機."

"把你的手腕給我."她神色嚴肅的對云三兒說:"我懷疑你也,"

什麼?!

云三兒不由臉色煞白:"我,怎麼可能?我幫她那麼多,為了能騙過你,連失魂丹都服過."

"呵,你要是不信我就算了."蘇林林收回手:"我也懶得多管閑事呢."

""不,不,蘇姑娘你一定要救我."他立刻伸了手臂哆嗦著說.

這時,只聽一邊的陳生冷笑一聲說:"那個瘋子根本不管你是誰,她只一味的任性妄為."

一想到當年他們夫妻兩人盡心盡力救她活她,結果卻被她重創,一死一囚禁.

他心里就氣憤不己:"這個瘋女人逆天而行,一定會有報應的."

"宗主,原來不是這樣的啊."云三兒小心窺著蘇林林凝重的神色說.

陳生重重的吐了口氣:"這次,不管她有什麼陰謀,我絕對不會讓她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