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陰差陽錯
一看到她,陳生立刻伏身拜下:"多謝蘇姑娘再生之恩,生無以為報,"

她也不想你報答,但也不要你恩將仇報啊."雪生看他一眼冷冷的盯著他的雙腿說:"當初為了救你一條命,蘇姑娘雖然截下你一雙腿,但後來又精心給你做了一雙木腿,說吧,你到道為什麼還記恨她?"

"我並沒有記恨過蘇姑娘,但是我的確曾出賣過她."陳生低下頭說:"當初,我不該鬼迷心竅,讓他去救陳四兒等人."

他說到這里不由吸了口氣:"被困在陳家村三十年,我原本的記憶早就找不到了,每天都過的渾渾噩噩的,但,縱然是這樣,我也不想失去村里僅有的幾個,能跟我相依相伴的人."

可是沒想到他當時的善意卻害了蘇林林他們.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忙上前扶起他說:"我不怪你,必竟你那時候經脈幾乎全部淤塞住了,能保住命就不錯了,更別提神智清醒了."

聽她這麼說,云三兒十分驚訝的問:"陳長老,你難道一直沒化尸?"

"哈哈,我怎麼忍心下得去手殺害至親之人?"他不由仰天長笑:"若不是這樣,你們宗主又怎麼能難松奪了我七弦寶琴去?"

哼,他能奪我的本命法寶來傷我,那我也能搶他的命根子神燈,讓他那邪惡的計劃付之東流.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她皺著眉頭問陳生"你跟天師門的宗主認識?有什麼恩怨嗎?"

"我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三十年前不該發善心救了那妖女."他咬牙切齒的說:"若不是由于她太過于瘋狂,也不會有陳家村近千口人一夜之間全部失去性命."

"原來,你的愧疚在于此啊."雪生有些欽佩的說.

誰知陳生慘笑一聲說:"不真的是我害死了這些親人們."

"此話怎講?"這下連楚懷西也被他吊起了胃口.

看著一眾疑惑的眼神,陳生閉了閉眼,以極為悲愴的語氣說起三十年前的往事.

原來,他真的是在陳家村長大,但他卻不是陳家村的人.

"呵呵,說來可笑,那妖女一心認為我生自陳家村,卻不知我只是在三歲之時,因妖禍為害,父母雙亡被一個族人帶著逃到陳家村的."

當年,那個族人把他送給陳家村的一戶陳姓人家.

"那你根本就不是陳瑤的後代了?"蘇林林十分驚訝的.

陳生搖搖頭:"這個絕對是巧合,我雖三歲被陳家村的父母所收養,但是我也的確是陳女祖的後人."

哦?

蘇林林十分不解的看著他.

陳生深吸一口氣說:"其實,陳家村的這後人是陳女祖與他後來的夫婿所生,而我們那一族陳姓才是她跟兩百年前楚太子最純正的一支."

怪不得楚非對陳生愛護有加,原來,他真的是他的血親後人.

原來當年陳瑤自楚宮逃出之後不久,在逃亡途中誕下先太子後人,但是為防追兵攆上把他們一網打盡.

陳瑤讓一幾個心腹下人帶著剛出生的孩子跟她們分開逃亡.

之後的幾年間她又跟當時的一個護衛暗生情愫結為夫妻,到陳家村後生下幾個孩子立住腳之後,也普多次派人出去找那個流落在外的楚太子後人,耐何一直都沒尋到.

之後,為紀念楚太子,她把跟後面夫婿所生的長子過繼給己仙去的楚太子,並在村里給他同樣立了祠位.

當陳家村的人知道陳生的真實身份之後,都對他關愛有加,特別養父母待她比親生的閨女還要親.

"若不是我九歲那年,被一個道人看中,說要帶我去仙山修行,也不會給村子帶滅頂之災了."陳生抽了抽子繼續說.

他在陳家村快快樂樂的長到九歲,被定靈山一位前長老游曆到陳家村時看中,然後提出要帶他離開.

"當時,爹娘擔心我一個人離開會不適應,便求師父把姐姐一起帶走好照顧我."陳生滿臉懊悔的說:"我當初若是,"

他突然雙後覆面哭起來.

之後,在他斷斷續續的訴說中,得知他手來的師父將陳生還有大他三歲的姐姐陳玉兒一起一帶到定靈山.

而後因為朝夕相處,兩個名義上的姐弟之間竟然產生了極深的情愫.

但是,不管在師父面前還是同門眼里,他們可都是姐弟,況且兩人身份第位在定靈山也相差極大.]

陳生仍是長老的得意弟子,年過二十便修至練氣三層,陳玉兒根本沒有靈根潛能,只能在山中做個仆役.

幸好,當年陳生的師父極看重他,便讓陳玉兒只貼身照料陳生一人.

這樣,他們這一對小兒女倒也相處極為甜蜜,方便.

陳玉兒一心只系在陳生身上,隨著年紀漸長,父母總托人捎信來催陳玉兒回去成親,讓他們不勝其煩.

一次兩人一起回陳家村兒後,跟父母雙親表明了心跡,兩老雖然有些微詞,但卻拗不過他們.

于是,便留他們在陳家村兒辦了一場婚宴.

因為村兒里人都知道陳生不是陳家的親兒子,所以,對于這場婚事也都樂見其成.

新婚之後,這對新人並沒有立刻回定靈山,因為那時候陳生己修至練氣三層,他以在外游曆體驗世情為由在扒陳家村待三年.

"那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歡樂的三年."他滿目回味的說.

可惜美好的時光總是太短暫,三年後陳生接到師父的催促之信,要他回去主持新弟子選拔.

當時他師父仍是定靈山的大長老,因為教出他這麼個出色的高徒,在宗門中的第位日益高升,特別是在掌辭世之後,他更是一手獨攬.

所以,才把門中五年一次的新弟子招收的事情交給陳生這個得意高徒.

"當初,我就是在招收新弟子時,順便救了那個可怕的妖女."說到這里他不由咬牙怒道:"不僅害死了玉兒,還帶累整個陳家村的人."

雪生挑了挑眉問:"她為什麼會恩將仇報?"

陳生從口中擠出一句話:"她就是個瘋子!我這一生做的最錯的事,就是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