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預謀
瘋子?

蘇林林盯著他問:"他為什麼要把人都練成活尸?"

"呵,肯定是想為他所用吧."雪生輕哼一聲說.

云三兒搖搖頭:"是那本邪術控制了他."

說著,他神色疲累的看向蘇林林:"你一定看到大陽的慘境了嗎?那就是練尸術的一步."

真的?

蘇林林一想到那個令人恐怖愀心的場境,身上的汗毛都要支起來了:"那實在是太殘忍了."

"宗主他仿佛最愛這等殘忍之像."云三兒白著臉說:"每當祭練到這一步時,他就十分有興致的上前參觀."

啊?

這人可真夠變態的呀.

蘇林林真的想不出來,世間還有這等惡趣味兒.

"你們若是聽了這祭練活尸的關鍵,怕是還要震驚."云三兒青白著臉說:"就是親手殺死至親或者至愛之人."

說到這里,一邊的楚懷西突然失聲笑道:"沒錯,當年為了西楚皇位,我親手掐死了唯一的兄弟."

"他根本沒死,所以,你縱然服了失魂丹,一旦離開了練尸之地,還能想起己往的事情."云三兒淡然看他一眼:"所以,我才一直守在你身邊,怕你身份泄露了,被宗主一怒之下滅了."

說到這里他停下來說:"嚴格來說,他並不算真正的活尸,我不想西楚王室最後一脈血統斷絕了,所以,才一直在你身邊護著."

說到這里,他深吸一口氣,看著他繼續說:"其實,最重要還是,一直在楚宮中想要找到宗主練尸地的大長老讓他忌憚,所以,才會一直留著你的性命."

"那位大長老能刻制得了練尸術嗎?"蘇林林一想到定靈山的大長老死在楚非手里,而然,還是她有意無意推動的,心里便有些後悔.

云三兒深吸一口氣道:"大長老所修的正陽大道能刻制一切陰邪之氣,"

說到這里,他看向蘇林林:"沒想到你們竟然放出了鬼王."

原本鬼王也不一定能在大長老手下討的好處的,但是,偏偏大長老拿了把當年用楚非之骨所煉制成的的法器.

說到這里,他不由掩面而泣:"原來,大長老那把骨笛仍以終老的象牙所制,不知被誰偷偷換成了以橫死的前楚太子之骨所制的骨笛."

看來,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以前她總覺得這場預謀人是云三兒,但今天才知道原來云三兒也只是執行者而己.

那個天師門的宗主,實在太可怕了,竟然從他們一出現就開始籌謀了.

"你今天來找我,想要我做什麼?"蘇林林終于問出云三兒心底的願望.

云三兒看了眼一邊的楚懷西說:"我希望你能幫忙做出一批能拯救活尸的靈藥."

聞言,蘇林林輕笑一聲:"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如今還對這些陳家村的人,聯合起來給他們挖坑,幾次三番置他跟雪生與死地的事耿耿于懷.

但是,幾千人的性命,在她心里同樣十分沉重.

她自從開始試著行醫救人之後,那顆醫者之心越發的濃厚了.

蘇林林見他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才遲疑著開口:"我可以拿神燈跟你來換."

神燈?

蘇林林心頭一驚,沒想到神燈竟然在他手里:"那神燈到底有什麼可神的?"

"陳家村之所以變成那個樣子,據我所知就是神燈之力."云三兒只說了這麼一句,便從懷里拿出一張地圖給她:"目前神燈在陳生手里,而他很可能就在這里."

"你怎麼肯定他就在這里?"蘇林林皺著眉頭看著地圖的地方問.

雖然,她並不知道那地方在哪兒.

云三兒十分肯定的說:"他目前被整個天師門追殺,要想安身只有藏在那里,最關鍵的是他之前曾跟我說過,只有那個地方,神燈之力才得以抑制."

哦?

那地方在哪兒?

雪生好奇的問道.

云三兒輕笑一聲:"就是在這終南山之巔."

啊?

那豈不是就在附近?

蘇林林抬頭看了眼深入云巔的東南山,心里不由苦笑:原來陳生竟然在這里.

"你說他就在這山上?"雪生十分驚訝的問.

云三兒點點頭說:"是啊,他應該就在結界的裂縫之處等著你們."

原來,陳生提前在這里等著他們呢,蘇林林還以為不可能跟他再見面了呢.

若不是昨晚發現那眼可通到原來世界的泉眼,怕是今天就能在山頂上相見了吧.

"陳生為什麼要偷神燈?"蘇林林十分不解的問.

云三兒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當初我回到暗道之後,發現他留下一個玉簡說他要帶著那邪燈離開靈云島."

他當時就猜測陳生口中的邪燈就是神燈.

"天師門的不是早來過東南山了麼?"雪生疑惑解的問:"怎麼都沒找到陳生?"

云三兒苦笑一聲:"這東南山地方極大,陳生在玉簡中的留言說他找到一處全新的結界裂縫,而且,會想法跟你們一起離開靈云島."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不由心道:人算不如天算,他怎麼也沒想到昨天那個泉眼的出現,讓他們改變了原來的行程.

更沒想到云三兒會心生背宗之意,特地帶著楚懷西來找她.

蘇林林看了眼雪生說:"既然陳生就在這東南山,我想見他一面,你能叫他過來麼?"

云三兒抬頭認真看她一眼點點頭.

而後,從懷里拿出一面十分熟悉的銅鏡道:"陳長老,蘇姑娘就在山上,她希望能見你一面."

"你怎麼也有這玩意?"雪生十分驚訝的看著他問:"這不是之前楚非在陳家村收伏的那個鏡妖麼?"

鏡妖?

云三兒不由輕笑一聲道:"那不過是,"

說到這里他有些赧然的低下頭:"是我跟陳老皮他們幾個的說辭而己."

蘇林林聽了他的話,冷哼一聲:"呵,竟然連鬼王都瞞過了,你們也真算厲害."

云三兒有些訕訕的說:"當時,我真的是豬油蒙了心,我,"

"算了,都是我的錯."就在這時,只聽一道極為熟悉的聲音從他們身後響起.

蘇林林猛的一轉身,只見一身黑衣的陳生立在身後不遠的一顆大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