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妖
雪生則拿出儲物袋里的油氈帳篷支起來,接著在小火爐邊上升起一堆大火.

紅通通的火光照著兩個心思各異的人,他們突然都沉默了下來.

雪生一直在琢磨蘇林林那句,長的越來越樣李長風這句話.

沒想到李長風這等惡人,竟生了跟他這般像的俊美容顏.

至于蘇林林說的面目改變,他其實也查覺到了,可能因為早就知道,所以,才認為是理所當理的吧.

他為什麼變樣呢?

雪生第一次發現己經容貌有變化時,還小小驚喜了下:因為他感覺比以前變的更加俊美了.

也許,會更惹人喜難.

這世上人誰不愛顏色俊美的人物呢?

不過,他也查覺到自己是越來越俊美了,但是,蘇姑娘停在他身上的目光卻越來越少.

他怎麼也沒想到,竟是因為他長的越來越像李長風了.

雪生也是慪的不行,長的像誰不行,為什麼非得像李長風?

蘇林林雖然不怎麼關注他,但是他們之間的情義倒也沒減.

想到這個,他才算松了口氣.

"蘇姑娘,我們這次回去還不知在哪兒呢,離開這麼久,原來的世界上也不知會變成什麼樣了."雪生有些感歎的說.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我也不知道,但是,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得回去."

看來,她心里最掛著的還是那個存了兒子一絲殘魂的泥像啊.

"蘇姑娘,你看,我能跟你一起入道嗎?"雪生突然生出一股子沖動:"我不想再回修靈門了,"

不能.

蘇林林平靜但十分堅定的說:"你己入妖道,怎麼可能再踏入修真之途?"

聞言,雪生眼里的星光驟然散去.

是啊,來日她若入道修真,他們怕是再見也是--

雪生不敢在想下去.

這時,只聽蘇林林輕聲道:"我雖立志入道,但也絕不是愚頑之人,你們既然相交一場,以後不管什麼身份,再見亦是朋友."

朋友.

雪生心里雖然有些失落,但也十分欣慰,至少不是陌路人.

朋友也代表著認同吧.

"好,我也不想有朝一日于你為敵."雪生抹了把臉問:"若我幫你殺了那兩個人,你."

不,我一定會拜訪仙山入道,不但但為了仇恨,還為了兒子.

能夠複生.

這四個字她並沒有說出口.

因為,這是她畢生要實理的願望.

小時候三叔曾教過她說,願望一旦說也來就不靈了.

兩人依著溫曖的火堆,就著香濃的野雞湯吃了晚飯.

"那三個人也不知道走到哪了."雪生放下手里的湯碗,有些落莫的說.

蘇林林啃了口烙又厚又軟的餅子說:"可能走出東南山的地界了吧."

希望他們能夠平平安安的尋到歸宿.

"那邊還沒動靜嗎?"蘇林林抬頭朝泉眼的方向看了眼問.

雪生皺著眉頭輕嘯一聲,不一會兒聽到樸棱棱的聲音傳來.

幾聲顫巍巍的鳥鳴之後,只見雪生有些不耐煩的揮揮手:"好了,你回去繼續盯著,有什麼動靜再回來."

那鳥正要展翅飛走,只見眼前出現一汪味兒極為誘人的清水,還有一小把香甜的小米!

"讓它吃點東西,喝口水兒吧,"蘇林林笑著對雪生說:"也不能光差人辦事兒,不給吃喝兒吧."

聞言,雪生不由笑笑說:"好,既然是蘇姑娘體恤,你就吃吧."

那鳥兒倒也通人性,急急吃飽喝足之後,還不望朝蘇林林輕鳴幾聲以視感謝.

"它剛才是不是在感謝我?"蘇林林著消失在夜色中的鳥兒問.

雪生輕笑一聲說:"它說讓你小心點兒,別惹惱我被收拾了."

啊?

這鳥還挺有愛心嘛.

不過,這倒是讓她很曖心.

"傻鳥,我怎麼可能會傷害你?竟然還當我的面兒說."雪生洋洋得意的說:"幸虧你聽不懂獸語."

你能聽懂?

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著他問.

雪生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當然了."

"也對,你既然能支使用他們,而且,那些鳥獸都能聽懂你的話,那麼,你一定也能懂它們的意思."蘇林林笑笑說.

雪生笑著搖搖頭:"我可是五階大妖,區區獸語怎麼難的了我?"

"你終于承任自己的身份了."蘇林林幽幽的看著說.

聞聲,雪生不由轉頭看向她:"你說什麼?"

蘇林林淡淡的說:"你根本不是雪生,而是那個大妖是吧?"

雪生愣了好一會兒才開口:"不,我就是雪生,不是什麼妖獸,我是人."

人?

蘇林林眯了眯眼問:"你為什麼這麼向往當人?"

"因為我本來就是人啊."雪生不假思索的應道.

蘇林林皺了皺眉:"你剛才明明說自己是五階大妖."

"我一直以來就是人,五階大妖不過是妖力罷了."雪生聲音干澀的說.

蘇林林見他死不承認,也沒多說什麼,十分麻利的收拾了碗筷兒,然後又開始琢磨著如何配藥.

"如果我真的是妖獸,你會不會,"雪生有些忐忑的問.

"不會!"蘇林林十分堅定的應道:"不管你是什麼,我們都是同共患難過的朋友."

聽了她的話,雪生嘴角微微翹起:他怎麼可能是妖獸呢,不過,是借用妖獸的力量罷了.

待蘇林林借著火光,極為熟練的炮制出一副靈藥所用的靈草後,夜色也開始深沉起來.

"蘇姑娘,夜己深了,你趕緊歇會兒吧."雪生見她小心的把一堆靈藥包好收起來,便開口勸道.

蘇林林打了個呵欠,點頭應了聲便鑽入帳篷里睡了.

雪生立在薄薄的帳篷外,看著在火光映照下修長玲瓏的身形,手不由緊緊握住.

你放心,我一定盡全力為你報仇的.

蘇林林睡醒從帳篷里出來,發現火堆己經熄了,小火爐上熬著的靈米粥己散發出香甜的味道.

只是,不見了雪生的影子.

這人去哪兒了?

蘇林林隨意扒拉下毛烘烘的頭發,正要去泉眼那邊去找雪生,卻驚然看到一個十份熟悉的身影.

你怎麼在這里?

她退後一步,冷聲問道.

那人扶了把臉,抽了抽鼻子說:"蘇姑娘,對不起,我錯了."

你有什麼錯?

蘇林林警惕的看著他問.

我,我不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