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面熟
雪生十分歡喜的抬手抓住從頭頂掠過的飛鳥:"哈哈,還是有妖力更方便."

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著他手里撲棱著翅膀的鳥兒道:"你現在可比之前靈敏多了."

雪生揚手放飛了鳥兒說:"這不過是小意思."

說著,朝前面招招手,只見一只大袍子如飛箭般飛奔過來.

"你能控制這些動物?"蘇林林十分震驚的看著伏在他腳邊的大袍子問.

雪生輕輕踢了腳那只肥大袍子說:"恩,他們都很怕我,我只是好奇多看一眼,這些東西就自動跑過來了."

聞言,蘇林林心里一緊,臉上卻是不顯:"你現在可真要在這山里稱大王了,呵,反正這方圓十幾里的連個妖獸都沒有."

雪生不以為然的笑笑說:"所以啊,萬一泉眼對面那些人過來了,肯定直奔我這個大妖殺來."

說著,他抬手招來一只鳥兒:"去,到那口泉眼邊給我盯著,有什麼不對勁兒的馬上來報."

他才說完,那只嚇的半死的鳥兒撲棱棱的飛走了.

蘇林林抬眼一看,還倒真的十分聽話朝那口泉眼的方向飛去了.

"你這功夫覺醒的可真及時."蘇林林笑著看向他:"這下,我們就不用害怕了."

雪生滿臉笑意的看著她說:"恩,那邊一有動靜,我就過去,來一個滅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還有句話他沒說:"定要替你報仇."

蘇林林瞪大眼看著他說:"別亂造殺孽."

雪生干笑一聲說:"行,只要他們不先動手,我也不會要他們的命,可以了吧?"

蘇林林停下腳步,撿起一根樹枝,清出一塊乾淨土地,慢慢閉上眼,手里的干樹枝卻沒停在松軟的泥土上飛快的畫起來.

雪生十分驚訝的看隨手畫出來的兩個人,雖然只有寥寥數筆,但也能看得出兩人皆傾國傾城之輩.

"這個人,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呢?"雪生指著李長風的畫像問道.

蘇林林心里猛的一緊,既而盯著他問:"你以前見過他?"

雪生有些茫然的搖搖頭:"沒有,但是看著面熟."

他,就是李長風?

雪生有些不可意議的看著印在泥地上,尋個極為俊美的面目問.

蘇林林點點頭:"對,就是他,"

說著,她又指著另一個手持長絲帶的女子說:"這個就是紅綾,也是我們在泉眼對面聽到聲音的女人."

他們倆個就是你的死仇?

蘇林林點點頭說:"確切的說,我們是死敵人,所以,如果看到他們兩個的話,你只要有把握就殺了他們,至于人情以後我,"

"你于我有再生之恩,還講什麼人情?"雪生故作不在意的說.

有句話他始終沒能說出口:要還人情的話,你以身相許好了.

他明白縱然說明白,蘇林林也一定不會回應.

如今她心里一心想著報仇,既然如此,那他就先替她殺了那兩個人好了.

反正,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死在他手里的人,數不勝數,再多兩個也不算什麼.

"雪生,天要黑了,我們就在這里休吧."蘇林林看著眼前的稍空曠些的樹林子說.

雪生不置可否的停下腳步,隨手招來只大花豹,吩咐它去叼些干柴野味回來.

一看到這只伏在雪生腳邊瑟瑟發抖的豹子,蘇林林突然想起她之前被一只三階豹妖偷襲,差點丟了性命之事.

到現在她也不知道那頭妖豹到底是何來曆,更沒弄清楚它背後所謂的主人是誰.

"你發什麼呆?"雪生見她一直盯著那只早己不見影的豹子問:"怎麼,不喜歡這玩意?"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我以前曾被一只三階的妖豹傷過."

雪生滿臉不可意義的看著她:"你還能活著,真是命大啊."

蘇林林雖然對他的話有些不樂意,但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可能是我命大吧,."

有句話她沒說,就是她總感覺那只豹妖雖然看上去是三階妖獸,但實力卻遠沒有三階.

"你不用怕,有我在五階以下的大妖都不敢近你的身."雪生拍著胸脯保證道.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我哪有機會若到大妖?"

待回到那個世界後,她一定得好好問問解百納,它有沒有想起來當初要害她的那個幕後主人.

不管怎麼說,這個仇是結下了,縱然現在不能報,待日後功夫更高了,得找補回來.

有恩必報,有仇必究,也是蘇林林黑白分明的性子所至.

就在兩人說話間,只見那只大花豹叼著一只野雞,又帶著兩只小豹子各自叼著幾根干柴跑過來.

雪生想到蘇林林說過曾被豹妖傷過,這下一看到豹子抬手就要殺生,那豹子倒也乖覺,感應到殺氣之後,立刻伏身在上嗚咽不己.

"你干什麼?"蘇林林見勢不對,立刻拉住雪生:"你要干什麼?這是只母豹子,兩只仔兒還沒長能呢,它又攻擊咱們,你干嘛要下殺手?"

雪生訕訕的收回手:"我這不是想跟你報仇嗎?"

這都哪跟哪啊?

蘇林林朝他翻了個白眼:"我看你長的還越來越像李長風呢,也沒想要殺了你報仇啊."

啊?

我長的像李長風?

雪生滿臉不可思意的看看她叫道:"這怎麼可能!"

蘇林林隨手遞給他一把鏡子問:"你沒感覺你長的跟之前越來越不像了嗎?"

雪生疑惑的拿過鏡子,看著鏡中那張依然俊美非凡的臉說:"沒有啊,我還是那樣啊,是不是你複仇心切,才,"

"我要真是這樣,你不是就危險了?"蘇林林沒好氣的白他一眼說:"算了,你這種臭美貨,只要顏色還在,管他什麼樣都當是自己的臉."

聞言,雪生收起鏡子摸摸臉說:"可是我真的就長這樣啊,蘇姑娘你不為也中了那個什麼致幻的草藥了吧?"

蘇林林懶得跟他多說,隨便找了塊還算平整的石頭坐下,十分嫻熟的拿出燃著的小鐵爐,拎起上面己燒開的水壺倒了杯水,邊吹熱氣,邊小口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