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應對
雪生心里有幾萬草泥馬飛奔而過:這死孩子真會拆台子啊.

這廂,蘇林林不由笑出聲:"我當然不希望你搭上性命了,能要李長風跟紅棱的命就行."

"如果,打不死他們,咱們保命要緊."她又笑著補充了句.

這下,雪生心頭的那簇小火苗又無奈的熄了下去.

他狠狠的瞪了幾眼那個突然發神經哭起來的死孩子--梁道生,深吸一口氣對正要去安慰他的蘇林林說:"你把我的妖力解開吧."

聞言,蘇林林愣了下,既而深吸一口氣說:"算了,以後報仇的機會多的是,我們這次先保住命再說吧!"

為什麼?

雪生驚訝的看著她問.

我們帶會隱藏起來吧!

蘇林林背過身子輕淡的說.

說完,帶出丹爐開始為他熬靈藥:"我又改變主意了,決定自己親手去報仇,不然,你這個情我可還不起."

"我不用你還什麼人情,"雪生上前一步看著她:"你剛才也聽到了,他們說井底有妖,如果他們真的過來,一定會把我們當作妖怪的."

"所以,我們才要盡快隱藏起啊!"蘇林林一把拿起丹爐塞回到儲物袋兒里,開始招呼梁道生三人搬離這里.

雪生還要開口勸她,只聽蘇林林淡淡的說:"你本來就是妖,對不對?"

啊?

雪生不由愣住:"你說什麼?"

蘇林林深深看他一眼:"雪生早就死了,你就是那只大妖吧?"

"我真的被同化了嗎?"雪生滿眼疑惑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定定的看著他:深黑的眸子里全是驚詫.

難道是她斷錯了?

想到這里,蘇林林一把抓過他的手腕,指下跳動的脈搏十分強而有力,根本不像是常人所用的.

她微微閉上眼,認真感應著從跳動的脈搏間傳也來的生機.

幾副靈藥喝下去,也僅增加了一絲絲的生機.

看著雪生臉上的疑惑,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我再給你換個方子.",

他體內那股被強行壓下的妖氣,越來越強了.

再過些天,單靠幾個要穴己封不住了.

蘇林林有些發愁:到底用什麼藥才能保住雪生的人氣?

她不想他的身休完全淪為妖體,但是,卻也無能為力.

煥發生機的靈藥幾乎沒有效果,除邪辟的靈藥也用過多次,更沒什麼用處.

"蘇姑娘,這個身體無所謂被誰占了,我只要神智清明就行了."雪生深一口吸:"只要足夠強大就行."

蘇林林看著他笑笑說:"這一點倒是不難."

雪生異常的只是身體,神智並沒什麼變化.

想來她之前也是想得差了,以為人的生機耗盡的話,雪生就會徹底變成妖獸.

現在想想她只要保住他的神智就行,化為妖體,獲得無上妖力,不就是他所求的嗎?

想到這里,她輕輕舒了口氣:"恩."

"那麼,蘇姑娘,你就幫我解開被封住的大穴吧."雪生目光灼灼的看著她說.

見她沉默不言,雪生深吸一口氣說:"修真者的手段你多少也了解點兒,他們要想找我們不是輕而易舉?"

"況且,你也說過我現在身上的妖氣根本掩不住."雪生攔住她說:"你就算不想報仇,但也架不住人家想追殺咱們啊."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也十分糾結:她不確定雪生的妖力被放出來後,他能不能駕馭的了.

更無法肯定萬一紅綾他們突然來到這個世界上,能不能找到他們.

"雪恩公說的對."這時,李玉潭走過來說:"若是蘇恩公你的仇人真的會從泉眼里出來的話,我們幾人都沒什麼法力,的確很危險."

蘇林林深深看他們一眼說:"你們,趕緊走吧,快點離開這里,越遠越好."

"不,我們不能,"梁道生剛一開口就被雪生打斷:"你們在這兒有什麼用?只會扯後腿兒而己,聽蘇姑娘胎的話,快走吧."

范立平拉住有些沖動的梁道生說:"兩位恩公說的對,我們留下真的一點用也沒有,還有可能會連累了他們."

"恩,的實這樣."蘇林林點點頭,有些不舍的看著他們說:"趁著天色還早趕緊走吧,以後,"

她暗歎一聲接著說:"若是有緣,我們還會再見的,你們找個地方好好生活."

李玉潭抽了抽鼻子,朝蘇林林兩人深施禮:"多謝恩公一路上教我們那麼處世之道,我們一定好好活著."

目光三人遠去之後,蘇林林轉頭看向雪生:"哎,沒想就這麼分別了."

聽了她的話,雪生心里不由一緊:"蘇姑娘,若我們能順利回到原來的世界,是不是也要分別了?"

"是啊,我們各有各個使命嘛."蘇林林沖他微微一笑:"不過,我們總在一個世界的,怎麼都有再遇到的時候."

是啊,他們以後縱然分別,也可能有再見的時候.

想到這里,雪生心里頓時舒暢起來.

"你幫我把妖力解開吧?"雪生再次提起的時候,蘇林林沒用拒絕.

幫他解開封住妖力的穴道之後,雪生只覺渾身如同要被撕裂一般難受.

為怕蘇林林擔心,他只得咬牙硬撐著裝作一副十分輕松的模樣.

不過,他突然加重的氣息,讓蘇林林敏感的查覺到了:"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雪生抹了把頭上冷汗,干笑一聲說:"沒,我沒事兒."

蘇林林一把拽過他的手腕開始把脈.

"你身上這妖力比之前更強大了啊,不過,這副身體的經脈卻沒有擴展."蘇林林皺著眉頭說.

"那怎麼辦?"劇烈的疼痛讓他漸漸的有些忍不住了.

蘇林林抬手飛快的在他身上點幾下:"只能暫時先封住一部妖力,然後,我以靈藥幫你慢慢擴展經脈,提到身全強韌度."

雪生雖然希望能得到更強的妖力,但等他回過神時,蘇林林己經封住了一半妖力.

他只覺得身上一輕,身上一點也不疼痛了.

"你先試著慢慢適應妖力,我們趁著天黑前得找個隱蔽的地方安營."蘇林林看著越來越暗的天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