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意外
難道--

蘇林林心里震驚不己,看著那口又開始往外噴水的泉眼,十分激動的看向雪生:"你說,這里是不是就是,"

"結界縫隙?"雪生不由脫口而出.

蘇林林點點頭:"是啊,你覺得是不是?"

"一定是!"雪生也十分激動的應道.

蘇林林往後退了幾步說:"若真是這個地方的話,那咱們怎麼出去呢?"

雪生隨手擰了下頭上的濕水說:"跳下去?"

聞言,蘇林林忍不住笑道:"這麼大點的地方,你能塞下去?就是能擠下去,萬一淹死了怎麼辦?"

這倒是.

雪生有些沮喪的看向她:"那怎麼辦?"

蘇林林倒掉銅盆里的水說:"咱們還是跟李玉潭上山看看,他說的結界裂縫在哪兒."

她的話剛一落音,只聽那泉眼里傳出一道清脆的聲音:"這井里有花兒嗎?都伸著頭往下看什麼呢."

聞聲,蘇林林身子一僵:"這是她的聲音!"

誰?

雪生好奇的問.

紅綾.

蘇林林十分激動的說:"她,在原來的世界."

真的?

這驚喜實在來的太突然了啊!

雪生激動不己的跑到井邊,誰知,他剛過去又被噴出的一股清泉淋了一身.

這回他也不生氣了,因為,他聽到井里傳來一道讓他興奮不己的聲音:"既然里面有水妖,我們就下去把它拖出來."

呵,既然井底的人願意過來,那他們就不用發愁了.

蘇林林也是這般想的.

"蘇姑娘,我們不如就守在這兒,等他們過來?"雪生興奮的搓著手問.

蘇林林點點頭:"好,你在這兒盯著,我去叫他們幾個把帳篷挪到這邊來."

幾個少年一聽要把營搬到泉眼邊,臉上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

之前的幾天,蘇林林對于露宿最為基本的要求就是,在水邊.

而且,還十分耐心的教他們如果尋水源,同時,教他們一些世俗最為基本的人情世故.

這讓幾乎不出山門的三人眼界大開:沒想到要做一個普通人也有這麼多的門道兒.

到底是在宗門太安逸,而且,在師父的有意縱容之下,才養成他們這般天真單純的性子.

就連之前很有主意的李玉潭,也在幾年極安逸平靜的生活中磨去了應有的聰慧.

有時間蘇林林甚至忍不住想:把弟子都教成這樣,定靈山這不在自取滅亡嗎?

明知道靈云島這個世外桃源要保不住了,竟然還這麼慣著弟子.

蘇林林看著動作麻利,眼神堅定而樂觀的三個人,心里不由閃過一絲欣慰之色.

這三個人被定靈山選中,是有一定道理的.

本性都十分機靈聰慧,只是呆在門中沒人加以教導才成現在這般不諳世事的模樣.

說笑著來到那口暫時安靜下的泉眼邊,扛著帳篷的范立平正要再往前走,卻被裹著一件長袍,正在不住的絞頭發的雪生喝止:"不能離這口泉眼太近!"

"恩公,你下去洗澡了?"梁道生好奇的看著問.

雪生嘴角抽了抽:"這麼大點的泉眼我能--"

"雪生,你看!這口泉眼變大了!"他還沒說完,便聽蘇林林指著那口原本極小的泉眼口叫道.

不待他應聲,只聽李玉潭十分驚奇的說:"是啊,比看到時候大多了."

這下還真能跳下去洗澡了.

雪生轉頭跟蘇林林對視一眼:難道那邊的人真的要挖過來了?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兒,心里有股說不出的感覺,既然期盼,又十分的恐懼.

剛才,她分明是聽到了紅綾的聲音.

原來,她跟李長風並沒有死在云嶺,竟然又出來了,聽那口氣還混的極好.

也許,她本身就過的極好吧.

不然,李長風也不會--

她不知道他到底是為了入道還是為了紅綾多些,才狠心殺子.

但是,當初在青山村,紅綾絕對是想要置她于死地的.

之前,她僅把李長風當仇人,是因為她曾深深癡愛過他八年.

直到在云嶺再次看到紅綾,她才確定了紅綾跟李長風一樣是她深恨的仇人.

如果,她也隨著那些想要捉妖的人一起過來的話,那他們這一行人怕是,

突然,她目光熾熱的看向雪生:不行,若是紅綾從那個世界過來的話,那麼,只有雪生才能跟她勉強一戰.

當年她己經突破先天,進入練氣修為了,如今怕是更加厲害了.

想到這里,她轉頭看向梁道生問:"你們定靈山原來的那個大老長修為有多高?"

啊?

聽到她突然這麼問,梁道生愣了下才回答:"練氣四層,是我們定靈山修為最高的的長老."

練氣四層!

蘇林林這才悄然松了口氣:她記得兩年前紅綾才剛突破先天之境,而且,還在云嶺被她設計重傷過,不可能這麼快修至練氣四層的.

而當初雪生在楚王宮跟那個大長老斗法,也只稍稍落了點下風.

不過,既然有紅綾在,那麼是不是李長風也在那邊?

想到這里,她感覺整顆心都要沸騰起來了:這是老天助她一雪深仇嗎?

"蘇姑娘,你發癔症了?怎麼笑得這麼嚇人?"正當她沉侵在滅掉兩人,大仇得報的癔想中時,冷不丁的被雪生打斷了.

她滿眼熱切的盯著他說:"雪生,一切都靠你了."

"啥?"雪生先是不解的看著她,既而狂喜:"你,答應要跟我在一起了?"

蘇林林仍然沉侵在複仇計劃當中,根本沒注意他的話,接著說:"泉眼那邊的人,跟我是死敵."

"啊?你的仇家倒挺多的."雪生有些失落的說.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我只有兩個仇人,應該都在,"

李長風?

雪生突然打斷她話激動的問.

蘇林林點點頭:"他很可能也在那邊."

"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雪生握緊拳頭,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就算死也在所不惜!"

他剛說完,只聽梁道生無比失落的說:"你們都是騙人的,以前師父也曾這麼跟我說過,可他還是親手刺傷了我!"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