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井底
"今天天氣晴好,是個適合趕路的天兒,大家收拾下走吧."蘇林林把丹爐和這幾天閑來無事炮制出來的靈草都收起來道.

三個少年僅一身衣裳,根本沒什麼可收拾的.

蘇林林憐惜他們以後入世艱難,便送給己引靈入體的梁道生一個儲物袋兒.

並給他們每人包碎銀,幾瓶比較常用的靈藥丸,以助其在俗世生活所用.

得到她的饋贈之後,三個少年都十分高興,同時,在心底對她也更為感激.

"蘇姑娘,你是不是對他們太大方了?"看著三個少年又開始興奮的展望未來之時,雪生有些不解的問蘇林林.

她微微一笑:"這些東西于我而言並不貴重,但是對于他們卻是極為重的."

有一句話她沒說出口:我也是為人母的人,最不忍心看著孩子一無所有的流浪.

當然,她幾乎也是這般離開青山村的.

沒有錢財傍身,在世俗中根本無法生存.

蘇林林雖然沒吃過沒錢的苦,但不妨礙她把銀錢看得重.

必竟二十年的山村生活,讓她對于金錢的重要性理解的十分透徹.

當年村里人都羨慕她,不僅僅是她招如天人一般的李長風為女婿,更重要是這個俊美不凡的男人能掙錢.

不管在世俗的任何地方,錢都是生存第一要務.

這一點對于雪生來說是絕對體味不到的.

在他的記憶中,從來都沒為錢財發過愁.

就算到了白露村,他也總能依仗著強大的妖力去搶掠,所得也十分豐厚.

當然,他的行徑在妖獸界很正常.

一切都憑實力說話.

但是,在世俗界,有錢才能活下去,過的好.

在原來那個以凡人為主的世界,錢財猶為重要.

"我們送兩位恩公離開後,就呆在云都吧,那里離定靈山近些."三個少年有了錢財傍身之後,很快就商量出了去向.

蘇林林點點頭:"這樣也好,說不定還能遇到門中其它弟子呢,你們入世後也別端著架子,盡快找個營做著,複辟宗門的事徐徐圖之."

只了她的話,李玉潭十分誠肯的點點頭:"我們一定聽您的,先安頓下來."

見狀,雪生十分滿意的說:"這就對了,聽蘇姑娘的准沒錯."

就這樣,一行從曉行夜宿,一路風塵塵仆仆行了近十天才來到所謂的東南山.

"喏,這就是東南山."李玉潭十分激動的指著眼前的大山道.

蘇林林輕喘一口氣兒說:"我本以為這坐山跟玉靈山很近呢,沒想到走來竟這麼遠."

范立平扶了把臉上的汗珠說:"這就傳說中的望山跑死馬,看著沒多遠,走起來怎麼也到不了."

看著日己西落,大家趕了一天的路,這時候都疲累不堪了,蘇林林便建議一行人就地紮營休息,明天一早再上山.

"我們今晚就歇在這兒?"雪生看了眼四周茂密的樹林子說:"不找個有水源的地方?"

之前,他們在路途中,蘇林林總是盡量要找到小河,塘,潭邊上停下休息,今天怎麼這麼隨意了?

蘇林林笑笑說:"我們明天就要上山了,今天早點休息,再說了這一路上我己經把出門在外需要注意的事情,都一點點的教給他們了."

聞言,雪生才恍然:"原來,你之前做什麼都有講究,是在以言傳身教的方式,指點那幾個人啊."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恩,他們不比你我,多少有點功夫傍身,而且曆經世道險惡,所以,能教他們一些處世之道,就多教一些吧."

"你可真是仁慈心腸."雪生有些無奈的說.

蘇林林只笑著收拾爐子,並沒有搭話.

那三個少年則一停下來,就先按蘇林林所教之法,在四周探了探有無危險之後,開始找水源,撿柴伙挖野菜.

"這東南山看著也沒什麼不同嘛."雪生從能看到東南山,就一直打量,但卻什麼奇特之處也沒看到.

蘇林林把一壺靈泉水放到己升起的小鐵爐上說:"不上去怎麼能看出什麼呀?"

"咱們真的能通過那的謂的結界裂縫離開?"雪生有些擔心的問道.

蘇林林心里也沒底,笑笑應道:"去看看吧,怎麼也是個機會."

離開靈云島是勢在必行的.

但是,雪生卻有些留戀.

說實話這段日子是他過的最開心的,因為每天跟蘇林林都一起,而且他能感覺到兩人之間越來越默契了.

因為,在這里蘇林林只全心信任他一個.

"恩公,我們在那邊發現一口泉眼,水清的很,你們要不要去洗個臉?"這時,范立平三人各自夾著一小捆干柴棍兒,手臉都洗的十分乾淨.

哦,那敢情好.

蘇林林走了一天的路,感覺臉上都是塵土,手上也都是汗漬.

不過,可舍不得拿靈泉水來洗手,一聽說有水,便起身朝他們所指的地方走去.

雪生也緊隨其後而至.

"還真有一口泉眼."蘇林林十分驚喜的看著,眼前這個一直往上冒水的小石坑說.

這水真清,我都不舍的直接下手洗了.

"喏,給你個銅盆舀出來點洗手."蘇林林自個拿了個銅盆舀半盆放在一邊,又隨手遞給雪生一個.

雪生接過來搓了搓手說:"我沒什麼講究,跟你,"

他的話還沒說完,只見這眼清泉突然噴出一股水箭,淋了他一頭一臉.

氣的雪生往後退幾步:"這是什麼鬼東西!"

一邊的蘇林林看到他一臉狼狽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哈哈,看來是這泉眼也看你不順眼了."

聞言,雪生一把抹去臉上的水珠子,十分氣憤的說:"竟然再水噴我,看我不填了它."

說著,隨手搬起一塊大石頭就要往那泉眼里砸.

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如洪鍾般的聲音自泉眼中傳出:"那里來的妖孽,在井底作怪?"

井底?

雪生跟蘇林林對視一眼,丟掉手里的大石頭驚道:"這,里面有人?"

蘇林林則端著銅盆往後退幾步說:"他剛才說什麼?"

"井底."雪生若有所思的應道.

他為什麼會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