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動身
"道生,你看到什麼了?"蘇林林一把扶起牙關緊咬,臉色發白的梁道生擔心的問.

他看到我了.

梁道生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

誰?

身邊幾個人緊張的問.

梁道生深吸一口氣,才慢慢開口:"那個大奸賊,云澤."

原來是云三兒.

蘇林林提著的心莫名就松了下來:"你莫擔心,我們怎麼說也有一絲同行之誼,他可能早知道我們在這里養傷."

"那他為什麼,"梁道生驚訝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打斷他的話:"可能,不想趕盡殺絕吧."

呵呵,這算什麼?

范立平突然普通一聲跪倒在蘇林林兩人跟前:"多謝兩位恩人救命,護佑之恩."

見他這麼一行動,另外兩人也想明白了:云三兒之所以不動他們,是看在蘇林林的面子上.

至于為什麼不是雪生,這也算是直覺吧.

梁道生緊緊抓住蘇林林的袖子問:"恩公,您是不是也曾出手救過云澤?"

蘇林林輕歎了口氣:"也不算吧."

必竟他們突然闖入陳家村,強烈生氣以及雪生身上的妖氣,對陳家村地氣沖擊很重.

致于陳三兒幾個活尸真的變成尸體了.

而陳二愣子等人為了不被他們的生氣沖撞,竟然將那些死去的人分尸而食.

不過,若沒有蘇林林及時施救,怕是他們連活尸也當不成了.

云三兒對他們的心思也很複雜吧.

必竟,他一直以來頭腦都是很清醒的.

一起同行這麼久,怎麼也得生出三分煙火情吧?

蘇林林這人粗枝大葉,為人從不吝嗇關懷,而且生性大方且不設防,這樣的性子雖然不能交幾個知心好友,但是人緣也都處的不差.

況且,自從陳老皮暴露之後,她也再沒懷疑惑過云三兒了.

"剛才,我還看到."梁道生語氣干澀的說:"他身上帶著師父的離魂鏡."

你說什麼?

范立平驚訝的看著他:"離魂鏡師父不是一向不離身的帶著嗎?"

梁道生輕輕閉上眼:"那個是假的,真的離魂鏡,早就不見了."

說到這里,他以手撐著地緩緩坐起來:"不過,我知道師父一直在暗打探它的下落."

這個是真的.

梁道生十分肯定的說:"師父曾給我看過離魂鏡的虛影."

說完,他有些挑釁似的看了眼一臉驚詫的李玉潭:"師父絕不會跟天師門的妖女混在一起的,我堅信他也絕不會背宗."

啊?

李玉潭有些發愣:他沒想到梁道生會突然說起這個.

"那,李師弟說的跟天師門的妖女混在一起的是誰?"范立平疑惑不解的看向李玉潭.

只聽有些尷尬的說:"我也沒親眼見到過,只是那天玉玲親口告訴我,她中意師父,要跟我解除婚約."

"反正,我是不信."梁道生氣的扭過頭:"師父風度翩然,肯定是那妖女一心肖想他罷了."]

范立平也不由點點頭看向低著頭的李玉潭:"恩,那妖女不也肖想過你嗎?"

聽他這麼說,李玉潭的臉頓時漲的通紅:"當年我才剛入天師門不久,也沒想到會被,"

得了,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范立平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他說:"現在云澤那個大奸賊己經發現了我們,接下來咱們該怎麼辦?"

"准備離開這里."蘇林林神色淡定的說.

離開這里?

三個少年不由神色迷茫起來:那麼,他們該去哪兒呢?

雖然之前三個人在一起曾豪情萬仗的展望過許多會,讓宗門東山再起的話題,但真正要離開之時,卻是犯了難.

"李師兄,你以前曾下過山,說說我們應該到哪里落腳呢?"這時,一直對李玉潭心懷隱然不滿的梁道生,無奈的看向這個曾下過幾回山的臥底師兄.

聞言,李玉潭稍加沉思說:"不如我們找一處山青水秀的的地先安頓下來吧."

范立平摸了摸下巴:"就像定靈山這樣的地方嗎?"

聞言,李玉潭有些茫然的搖搖頭:"我以前在天師門時,曾聽宗主說過,我們靈云島,也只有定靈山這一處的靈脈."

啊?

梁道生不由泄氣道:"沒有靈氣的地方,可怎麼修練呢?"

聽著三個少年為日後的修練所煩.

蘇林林不由搖搖頭出聲道:"你們眼下最需要擔心的不是修連,而是活下來."

她一句話把三個人打回到現實.

是啊,如今天師門到處在抓定靈山出逃弟子,他們能保住性命就己是萬幸了.

哪我們以後就不能入道修行了麼?

蘇林林有些郁悶的扶額:"你們要一步步的來,徐徐圖之,先安身立命,之後再慢慢思謀其它."

這三個人在定靈山被圈養的都不知道該如何過日子了.

若是梁道生還小,倒能說的過去人,但是李玉潭跟范立平都二十五六歲了,竟然沒有一絲立事的之能.

這讓蘇林林忍不住為他們的未來擔心.

不過,他們的路必竟要自己來走,這次一分別可能就再也見不著了.

"恩公,你們不是要去東南山尋找結界裂縫嗎?"這時,李玉潭看著他們說:"我以前曾隨云澤去過一回,不如在就由我們帶路領你們過去吧."

聞言,蘇林林心下一喜:"這感情好,我正發愁找不著門道呢."

"這不過是我們的一點小小心意,比起救命之恩,真是太不值一提了."范立平在一邊附和道.

對于跟三人同行,蘇林林也很樂意:"你們身上的傷大致都愈合了,不過還得再用幾回藥,正好在路上治,.",

其實,這三人作出送他們離開的決定,也有著這般打算的,聽她這麼一說,心里也高興不己.

像蘇林林這樣的靈醫,他們以前只在傳聞中聽過:治傷不留痕,醫病不留根,最關鍵是傷醫好了之後,身子還給調養的比之前更好.

這些都是他們聽門中長輩說過的.

所以,他們才盡最大努力,在跟蘇林林分別之前,把傷患徹底的治愈.

當然,蘇林林只是十分單純的以為,他們此舉不過是報恩而己.

她總是不願想的太多,故而也總走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