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奇怪
而且,那股子在功在即的喜悅,怎麼也隱藏不住了.

但昨晚這個人,身上卻有股明顯的悔恨之意,他好像做錯了什麼事一般.

"你說,他會不會是,"蘇林林心頭一閃!

接著又搖搖頭:"不,不可能是他."

雪生也沒多問,只是疑惑的說:"大陽村的那棵老懷樹不是老懷,那它會是什麼?真正的老懷去哪了?"

蘇林林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這事是越來越蹊蹺了."

說到這里,他看向那三個激動不己的少年:"你不覺得他們也很奇怪嗎?"

"他們怎麼了?"雪生不解的看向她.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凝視著三個激動非凡的少年說:"我總感覺今天早上一起來,這三個少年好像換了個人一般."

"是一個少年,另外兩個都比你還大呢."雪生在一邊糾正道.

哦,蘇林林愣了下轉而看向他:"對了,相處這麼久,我還沒問過你貴庚?"

雪生沒想到她突然把話題轉到自己身上,先是一愣才笑著開口:"我也比你大,呵呵,大概二十五歲了吧."

大概?

蘇林林不解的看著他:"你連自個多大都不清楚?"

雪生有些茫然的搖搖頭:"你忘了我之前曾說過,好像是九歲的時候被厲鬼嚇了一回,之前所有事兒都忘了."

而且,他從來沒見過父母親人,從記事就跟著師父.

所以,雪生從來沒過過生辰.

至于他的歲數,師父也只以大概來形容.

"你從沒想過找回以前的記憶嗎?"蘇林林有些驚訝的問.

她也是被三叔隱瞞身世的人,心里一直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見到親生父母.

至于王老道兒說的可能是王家人,她一開始也十分激動,但後來越想越覺得有些不靠譜.

不過,自從有孩子之後,她對于身世的好奇也淡了許多.

但是,也想著能夠解開身世之謎.

雪生苦笑一聲說:"沒有用的,我小時候問過無數次關于雙親,還有身世的問題,但是,從來沒有人回答過."

相反,他們總說我天生就是為修靈而生的人.

但是,我卻怕鬼.

雪生的話中帶著濃濃的無奈.

蘇林林轉頭認真的看著他問:"你現在還怕鬼嗎?"

"當然怕了."雪生不假思索的應道.

蘇林林挑了挑眉:"那我怎麼沒見你多怕楚非呢?他還是鬼王呢."

啊?

雪生不由愣住了:是啊,他竟然連鬼王都不怕,但之前為什麼會怕鬼呢?

難道是楚非看上去不夠可怖?

不對啊,一開始剛在竹林居出現的楚非,連面目都看不清,而且性子十分暴戾.

但是,雪生並不過怕他,雖然他打不過他,但卻從心底並不怯他.

那麼,為什麼他在原來的世界里會怕鬼呢?

貌似修靈門中近三百年來,還沒收服過鬼王級別的陰靈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雪生有些糾結的說.

倒是蘇林林給他了個合理的解釋:"可能是因為你現在己經原來的自己了吧."

對啊,他還融合了一個五階大妖呢.

只是,為什麼不能發揮出五階大妖應有的妖力呢?

自從上次蘇林林提出這個問題之後,他也總是思量這件事.

"蘇姑娘,你能不能,"他突然停住笑笑說:"我真是異想天開了,能恢複正常就好了."

蘇林林不解的看著他問:"你想問什麼?"

雪生有些赧然的摸摸鼻子:"算了,我也只是想想."

"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做不到呢?"蘇林林滿臉探究的看向他.

聞言,雪生不由雙目一亮:"那個,你能不能給我配些靈藥,當我完全繼承五階大妖之力?"

啊?

蘇林林頓時有種搬了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我真沒這個本事,目前能保住你的意志不被那大妖奪去就很不容易了.,"

必竟,跟五階大妖相比,你真是太弱小了.

蘇林林在心底腹誹.

雪生也料道他的想法有些不現實,只是嘿嘿一笑說:"我明白,現在能保持這樣己經很不知足了."

"這樣不行,你還得繼續吃幾副藥,待生機足夠時才能恢複妖力."蘇林林十分認真的說:"不然,我們縱然能出去,沒有自保之力也是寸步難行."

對,對,還是你想的長遠.

雪生搔搔手干笑一聲說.

蘇林林吃下最後一口靈米粥,擦了擦嘴說:"雪生,你說陳生他還活著嗎?"

陳生?

當然還活著啊,云三兒都--

他突然停下來問:"你是說他可能被云三兒害死了?"

蘇林林搖搖頭:"我感覺他還活著."

"哦,那可能云三兒沒殺他吧."雪生十分隨意的應道.

他對于斷了雙腿的陳生基本上沒什麼關注,更不關心他的死活.

但是,蘇姑娘卻對他格外的關注.

雪生心里閃過一絲酸澀:蘇姑娘總是很關注一些不相干的人,但對于身邊人的深情厚意卻查覺不到.

陳生,那個瘸子有什麼好擔心的?

"雪生,"蘇林林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我想到了,昨晚上那個人是誰."

"誰?"雪生挑了挑眉,十分好奇的問.

陳生.

蘇林林十分肯定的回答.

怎麼會是他?

難道他就是那個三個少年口的定靈山二長老?

想到這個,雪生立刻朝梁道生叫了聲:"哎,梁小哥,你們剛說的二長老叫什麼?"

"你是問陳長老嗎?"李玉潭最先反應過來:"長老的名諱不是我們這等外門弟子所能知道的,我想."

不等他說完,只聽梁道生急切的說:"我知道,師父有次喝醉了酒曾提到過,陳生,二護法叫陳生."

陳生?!

果然是他.

"他的腿不是斷了嗎?"雪生十分驚訝的問:"昨晚是怎麼過來的?"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你忘了,我們給他做了對木腿啊."

雪生還是緊皺著眉頭:"那玩意真能用?"

蘇林林橫他一眼:"那可是紫陽木做的,怎麼不能用了?"

"那陳生為什麼不親自來見這三個弟子?還有,他有什麼苦衷?"雪生依然十分不解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