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失落
想到已經裂開的結界,怕是這片還算安逸的島嶼也要變成外面那樣了.

"你們來到靈云島這麼久,到外面去看過嗎?"這時,梁道生突然開口問道.

聞言,蘇林林跟雪生不由一愣:"還真沒有."

"那真是可惜了,我自小就聽老人說,我們這靈云島是世界上最安穩富足的地主."梁道生滿臉向往的說:"可是,我己經三年沒下山了."

一想到家人可能都被祭練成活尸了,他不由悲從中來,低頭抹起淚兒來.

"你別難過了,以後慢慢會好起來的."蘇林林有些蒼白的安慰道.

對于這個少年的未來,她也無法為他提供什麼建議,只能暗自希望他們能夠在這波云詭異的靈云島上活下來就行.

而她跟雪生則是盡量早點尋到回到原來世界的路.

"蘇姑娘,你不是想要盡快入道嗎?"待梁道生盛兩碗靈米粥去叫兩位師兄吃早飯時,雪生突然看著她問.

蘇林林挑了挑眉:"是啊,怎麼了?"

"不如我們跟這三個少年一起,找找他們所說的引靈丹?"雪生試著問道.

蘇林林不由頓了下,既而搖搖頭:"不行,那靈丹還沒一點蹤影兒呢,我得盡快回去."

兒子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蘇林林一天都不願在這個世界多待,若不是她身體實在無法遠行,早就動身前往東南山了.

聽了她的回答,雪生眼里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失落.

他突然感覺自己沒那麼急切的回去了.

若是回到原來的世界的話,他們的人生又回到各自的軌道,說不定再無相對之時了.

最近幾日他心底總會閃現一個可怕的念頭:就這樣留在這異世也挺好.

至少,他能光明正大的跟蘇林林在形影相隨了.

不過,蘇姑娘看上去歸心卻越來越重了.

特別是那只白鶴出現之後,她雖面上不顯,但雪生明顯的感到她似箭的歸心.

可能,因為有了回去的希望吧!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時,只見梁道生吃力的扶著剛睡醒的梁立平出來,朝著蘇林林他們兩人伏身拜下.

"你們這是干什麼?"蘇林林放下手里的飯碗,忙搭手扶起他們吃驚的問.

只見范立平跟梁道生對視一眼,然後低下頭小聲說:"蘇姑娘,我們有個不請之求,"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漸漸低不可聞:"就是,想,想把之前梁師弟送您的那個玉佩,"

"呵,你說的是這吧?給."蘇林林頓時松了口氣,從懷里拿出原本梁道生作為報恩送給她的玉佩遞給他:"這不什麼,既然對你們還有用,就好好收著吧."

其實,她也不缺少靈玉,當時是見梁道生肯心相贈就收下了.

如今,既然他又想拿回去,蘇林林也不貪他這點子東西.

倒是這兩師兄弟自感十分羞愧,梁道生滿臉通紅的搓了搓手:"我以前不知道有心叛變定靈山,接胺了他背宗的事實後,"

他頓了頓方才抬起頭:"我心里一直想不通,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直到昨晚聽那位暗中來助我們的長輩說起,不得己而為之."

"是啊,也許,你師父也有他的不得己吧,你拿回去好好研究下也好,省得糟在我手里了."蘇林林笑著安撫他道.

聞言,范立平十分感激的看著她說:"您二位的救命大恩,我們真的無以為報,以後若有差遣,定當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這時,只聽樹洞里傳出李玉潭有些撕啞的聲音:"我昨天幾次聽到兩位恩公提及老懷,可是指的楚宮中的那棵靈槐樹?"

蘇林林立刻轉頭看著他點點頭:"是啊,怎麼了?"

李玉潭遲疑了會兒才開口:"我以前聽云澤師,呃,說過,真正的靈槐之靈在兩百年前就不見了."

"你說什麼?"雪生驚然問:"現在的老懷是假的?"

李玉潭愣了會兒才點點頭:"好像是這樣的吧."

說完,他又接著說:"原來我沒想起來,就昨天晚上聽了梁師弟講從玉簡中看到的一章明經之後,今天早上突然想起來的."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倒也想起來,昨晚上梁道生得到那玉簡之後,即興給兩位師兄講了一段.

她正要問他為何要這麼做時,就聽梁道生十分激動的說:"我想起來昨晚上來的人是誰了."

"誰?"雪生十分好奇的問道.

難道是傳說中的二長老?

李玉潭雙眼一亮,十分震驚的看向他.

"沒錯,一定是他."梁道生十分激動的說:"師父曾說過二護法最擅長以明經點化弟子!"

說到這里,范立平十分激動的叫道:"難道,昨天晚上是他老前輩特意托蘇姑娘來點化咱們的?"

"一定是的,不然,我一早怎麼突然想起這麼多東西?而且,頭腦好像也清明了許多."李玉潭也激動起來.

范立平按了按眉頭:"恩,聽你這麼一說,我也感覺心頭暢快了不少,不過,二長老不是三十年前己經,"

"那不過是門是對外宣稱罷了,我也曾聽師父無意間說起過,他並沒有仙去,而是被困到一個地方了."梁道生支著腦袋說.

嘿,這三個人好像又活起來了一般,一時間生機勃發,連李范兩人的氣色也紅潤起來.

一段時經能有這麼神奇?

雪生十分不解的看著三個興奮不己的少年問.

蘇林林也是十分疑惑.

"你昨晚上怎麼知道外面有人等著?"這時,雪生才想到這個問題.

聞言,蘇林林不由皺起眉頭:"我只是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直覺有人在哪里."

沒想到還真的有人在.

"那他為什麼不直接去見那三個少年?"雪生接著問道.

蘇林林也十分郁悶的搖搖頭:"這個我也想不通."

說到這里她突然說:"我總感覺這個人有點熟悉,一定是我們認識的熟人."

那會不是云三兒?

蘇林林本來也一心認那人就是云三兒,但昨晚上聽李玉潭否定了之後,心里也有些動搖:"雖然聲音聽著很像是云三兒,但是氣質跟他不同."

那夜云三兒雖然突發善心放他們離開,但是,他身上並沒有一絲愧疚之意,只有對蘇林林兩人的憐憫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