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後悔
但是,剛才從他身上蘇林林感到一股極為後悔,極力想要彌補的情緒.

正是云三兒身上的這股子悔恨之意,才讓她一時心軟,忍住沒有出手從而放他離開了.

罷了,從此之後橋歸橋路歸路,咱們各不相干吧.

蘇林林立在小樹叢邊發了會兒呆,一股冷風吹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夜深了,外面真冷.

待她緊握著玉簡回到樹洞里時,只聽一聲極細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剛才,是云澤師叔來過了吧?"

嚇的蘇林林差點喊出聲:"嚇我一跳,生道,你一直醒著?"

"嗯,云師叔一現身我就醒了."梁道生朝黑暗中睡的正香的兩位師兄看了眼:"可是,我不敢不出去."

他的聲音幾乎微不可聞:"他,原來也有苦衷啊."

是啊,他也有苦衷.

蘇林林這下算是釋懷了,不再糾結于云三兒布局坑他們,還害的她跟雪生重傷不能行.

真是奇怪,自己竟然這麼容易就原諒他了.

"剛才那個人,不是云澤."這時,一直躺著沒動的李玉潭突然出聲:"雖然他們氣息很像,但是,云師叔他他是不會這麼說話的."

什麼?

那他是誰?

這時,只聽梁道生激動的說:"難道,是師父?"

不,不是他!絕對不是他.

李玉潭不由提高了聲音,一下子心驚醒了熟睡中的范立平:"大半夜不睡吵什麼?"

聞聲,李玉潭立刻捂住嘴,大氣也不敢出.

倒是梁道生十分激動的抓住范立平的袖子說:"范師兄,云師叔剛才來了."

云澤?

他這個大奸賊來干什麼?

李玉潭低聲說:"那個不是云澤,應該另有其人."

"啊?除了他--"范立平剛一開口,不由驚呼一聲:"不管是誰,咱們在這兒不就暴露了?"

說著,噌的一下子坐起來,結果帶動傷口,痛的他直叫喚.

蘇林林立刻扶住他安慰說:"不管是誰,那人來都沒有惡意,他還托我把這個玉簡給你們,希望你們能把定靈山一脈真的傳承下去."

邊說,邊把玉簡拿出來,這時,被他們這麼一吵鬧,雪生也沒了瞌睡,干脆直來點起風燈.

范立平緊握著手里的玉簡,哽咽著說:"這,我們還沒入道,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內容."

說著,十分鄭重的把玉簡交給身邊的梁道生:"師弟,咱們仨就你引氣入體成功了,這枚玉簡給你收著呢."

"道生,你快看看里面都記載著什麼?"李玉潭也滿臉熱切的看著梁道生問.

只見梁道生手握著玉簡,雙目緊閉,盤腳而坐.

好一會兒才張開眼激動不己的說:"里面都是本門秘法,幾乎藏經閣里的所有經書心法都在里面."

那真是太好了.

范立平十分激動的說:"真是天不滅我定靈山啊,以後我們一定要把這些功法都傳下去."

"可,就靠我們仨兒,能行嗎?"李玉潭有些低氣不足的問.

范立平冷冷的看他一眼:"有什麼不行的?只要梁師弟能成功突破先天之境踏入練氣期,就等于咱們定靈山有一個長老了."

"這倒是,以後咱們再慢慢琢磨著收些弟子入門……"范立平十分激動的談起複辟大業來.

在蘇林林看來,他的計劃幾乎毫無實現的可能,但是李玉潭跟梁道生兩個卻十分信服.

看著三人激情昂揚的規劃著定靈山一門重新崛起,蘇林林跟雪生聽了會兒便覺得困意上頭,不知不覺靠在一起沉沉黃睡去.

待蘇林林被一陣清脆的鳥鳴聲吵醒時,雪生帶著早起的梁道生己經做好的早飯.

"你身上的傷口才愈合,還不能太過勞累了,注意多休息."蘇林林彎腰從樹洞里出來,就著梁道生端來的溫水邊洗臉邊說.

不過,這孩子明顯還沉侵在複辟山門的興奮中:"沒事兒,我現在經脈中己經能容納靈氣了,傷口早都長實落了."

說著,朝仍然在樹洞里熟睡的兩位師兄看了眼:"恩公,他們的傷--"

"再換幾回藥,傷口就能愈合了."蘇林林笑著說:"沒想到入道還有這等好處."

梁道生點點頭:"是啊,本來李師兄他們也已修了明經,測過靈根,只等慢慢頓悟,或者服用引靈丹入道了."

可惜,門派突然被滅.

他有些沮喪的低下頭:"我們連一塊靈石都沒帶出來,以後怕是修練都不容易."

"車到山前必有路,你如今己經入道,又有功法秘籍在手,以後自然不用愁,只要想法幫忙兩個師兄入道就行."蘇林林下意識的引導他講起助師兄入道的打算.

梁道生也有心幫兩位本門僅存的兩個師兄引靈入體,便跟她說起自己的打算:"兩位師兄雖然看著還是少年模樣,可是己年過二十,很難再以明經了悟入道了."

那麼,接下來就只有頓悟跟服用引靈丹了.

"頓悟的話,也得靠個人機緣天分,至于引靈丹,莫說我們根本不知其來曆,縱然知道也沒有靈石去購買."梁道生有些沮喪的問:"蘇姑娘,你說我們未來該怎麼辦?"

啊?

蘇林林愣了下,她還想著從他口中多了解些引靈入體的竅門呢,哪會知道他們未來該怎麼發展?

"要不,你們跟我們一起先離開靈云島再做打算?"蘇林林試著問道.

誰知,梁道生十分堅定的搖搖頭:"我是決對不會不離開這里的."

他深吸一口氣:"我一定要留下來,看看天師門是如何敗亡的,他們行這等逆天陰邪之事,必定會遭報應的."

若真的有報應,那麼活尸大軍就不可能被造出來了.

雪生給蘇林林盛了一碗靈米粥冷冷的說:"我勸你們還是以保命為主,別想太多有的沒的啊."

聞言,梁道生兩手不由緊緊纂起:"我不信老天就沒一點天理了."

若是天理真的管用,這個世界也不會妖魔橫行,連普通人都沒立足之地了.

當然,靈云島還是被保護的很好的,只是,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