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離魂鏡
李玉潭輕吐一口氣,神色迷茫的說:"定靈山都被滅了,我再欺騙你們還有必要麼?"

說著,他目色深沉的看梁道生:"師父的離魂鏡,是不是不見了?"

聞言,梁道生不由臉色大變:"難道,那寶物是被你,"

"我哪有這等本事?師父又不像疼你那般看重我,含元居我都進不去."他十分失落的說:"那天,玉玲找到退婚時,我在她手里看到了."

含元居!?

雪生驚叫一聲問:"那是你們師父的老窩?"

"你怎麼知道?"梁立平驚訝的問.

雪生摸了摸鼻子,看了一臉不解的蘇林林一眼:"我們也去過?"

我們?

蘇林林疑惑的看他一眼問.

雪生有些尷尬的說:"那個被傳送出來時,你忘了,差點被打死."

聽他一提醒,蘇林林,立刻想起來了:"那人一掌威力都那麼大,定靈山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滅?"

是啊,不到一天的時間,整個山門都被攻占了.

門中弟子幾乎全部被屠戮.

這也太迅速了!

真的很不應該啊,蘇林林之前都有些想不通,但若那個意圖打死他們的人,真的背宗跟天師門的人里應外和的話,怕是這事兒也不難.

梁道生聽他們這麼說,一直堅定不移的信念也有些動搖了.

若說李玉潭這個奸細的話不可信,但他們的救命恩人之言,應該不假吧?

師父,你為何要背宗?

他心里才閃過這個念頭,只聽雪生若有所思的說:"我說那時總覺得跟那個男修苟合的女人聲音有點熟,"

說到這里,他雙目一亮:"蘇姑娘,我想起來了!"

蘇林林自來神經大條,也不介意什麼,直接問道:"你想到什麼了?"

"那女人就是在楚王宮被大金刀嚇跑的那個天師門的女弟子."他一臉恍然的大叫.

玉玲?

李玉潭十分痛苦的驚叫一聲,竟然暈了過去.

雪生些尷尬的摸摸鼻子訕笑道:"我,忘了他說未婚妻跟師父有一腿了."

原來都是真的!

梁道生也是一副極為沮喪的神色:"難道,真的是師父背叛了師門?"

"並且還重傷了我們."范立平也十分痛苦的補充.

看著三個少年傷心不己的模樣,蘇林林深吸了口氣對雪生說:"這里真是不能再呆了,這個地方早就不安全了."

雪生不解的看著她:"為什麼?"

蘇林林看了眼暈過去的李玉潭說:"等他醒過來,你就知道了."

說完,又開始配制起靈藥來.

當她把每人要服用的靈藥都配好分出三天的量之後,己是半夜時分了.

"快睡吧,別熬壞了."一直陪著他忙和的雪生有些心疼的看著她說.

蘇林林把包好的藥收好之後,看了眼己經熟睡的三個少年說:"我白天睡的久還不困,你也忙活了一天,趕緊睡會歇歇吧."

雪生俊面一紅,忙背過臉去:"我沒事兒,剛吃了靈藥,還很精神著呢."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快休息會兒吧,明天我們就得准備離開了."

雪生立刻扭過頭看著她關心的問:"你的身體能行嗎?"

"再吃兩劑藥,應該能撐的住."蘇林林笑著說:"只要動用功力,行路太快都沒事兒."

聞言,雪生滿眼憐惜的看她一眼:"當初都怪我,冒然帶你離開白露村,這下要回去就不容易了.,"

蘇林林笑著安慰他說:"不用怕,出去慢慢打聽,白露村沒人知道,桐城總得有不少知曉罷."

她嘴上如此說,其實心里也沒底,這個世界上滿地都是妖魔修真者,連個一般人都難遇到,他們倆兒想問個路怕是也找不著跟誰去打聽.

不過,他們還是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桐城既然有這個地方,就能有找到它的方式.

兩人說了會話兒,蘇林林見雪生的確困頓的不行,便貼心的叫他休息會兒,她想趁著深里安靜,出去走走.

雪生一開始不放心她一個人出去,說什麼也不願睡,最後蘇林林拿出一張能定形蹤的靈符給他:"你拿著這個符紙,我只要離開兩里地,或者是出什麼問題的話,你就會知道."

雪生接了靈符紙才安心目送她出了樹洞,然後,在她再三催促下合衣躺下.

大概是白天太勞累一整天的原故,雪生才躺下就睡熟了.

蘇林林輕輕吹滅了樹洞里十分微弱的氣死風燈,然後小心的把那塊樹皮堵上,才慢慢朝正南方向走去.

來到一棵小樹叢前輕呼一口氣說:"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兒."

"蘇姑娘,"只見云三兒一衣黑斗蓬的從樹叢中爬出來,朝她輕施一禮:"對不起,之前是我算計不當,差點害了你們,我真的不知道玉護法跟那位糾纏在一起了."

蘇林林背過身子不看他:"你處心積慮的把這三個人仍到這干什麼?不會僅僅是測試下我們的藏身之地這麼簡單吧?"

聞言,云三兒愣了會兒才應聲:"我,也是想給定靈山留下點希望,"

說到這里他的語氣十分落莫:"蘇姑娘,我做這一切也是身不由己的,我本出身于云家,怎麼願意看著云氏的靠山倒塌?"

"但是,"他神頓了頓,長出一口氣接著說:"若我不這麼做,云氏一族可能就傾覆了."

啊?

天師門到底意欲何為?

他的說辭最終還是打動了蘇林林,她轉過頭看著云三兒問道.

云三兒苦笑一聲搖搖頭:"我也不過是他們的一枚棋子罷了,怎麼可能知曉這個?不過,"

他突然加重了語氣:"我直覺天師門的野心極大,這靈云島上以後怕是不可能太平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帶著這三個孩子離開."

說著,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小的玉簡遞給她:"定云山的傳承都在這里面,希望你能代我交給他們."

說完,縱身一躍,瞬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蘇林林握著手里的玉簡,一時間心里感慨萬千:云三兒倒還有一絲人情味兒,而且,她總感覺他跟之前有些不同了.

她松開手,看著掌心的玄鐵匕首:她本打算給他一下子,順便留下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