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背宗
說到這里他低下頭,臉憋的通紅:"能不能幫我兩個師兄治好傷,再離開?"

"這個沒問題,"蘇林林十分爽快的應下:"我自己也有重傷在身,還需要將養些時日呢!"

聽了她話,梁道生的臉終于有了笑模樣,倒是范李兩位偽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頭.

此刻他們身在荒郊野外,身上一點防身之物也沒有,若是蘇林林兩人真的就此離開,三人很能可都活不下去了.

"你們都沒有儲物袋兒嗎?"蘇林林給幾人包過傷口,在除掉衣物時,也發覺這三個人身幾乎什麼都沒帶.

李玉潭有些驚訝的問:"難道,兩位前輩都有儲物仙袋?"

范立平像是打量傻子一樣瞅著一眼:"不然,這些火爐丹鼎都是恩人們背著啊?"

聞言,李玉潭再次紅了臉:"是,是我想到兩位竟也是不出世的高人."

"我們要是高人的話,就不會被人耍的團團轉了."雪生歎了口氣說:"可恨天師門這些人,引著我們做了這場災禍的最大惡人."

蘇林林聽了他話無奈的說:"最大的惡人?我們也不過是被坑的,怎麼能這麼定論?"

聽她這麼說,雪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也對,最大的惡人應該是天師門才對."

說著,他有些疑惑的看向李玉潭:"你怎麼知道天師門這麼多機密之事?"

"這一切都是你那位未婚妻告訴你的吧?"這時,范立平憤憤然的出聲:"云澤那個整年不出一兩回的大奸細,才沒那個耐心跟他說這麼多呢!"

誰知,李玉潭連連搖頭:"不,玉玲她都恨死我了,怎麼可能跟我說這些?"

聞言,蘇林林眼神一挑:"你說,這些都是云三兒跟你說的?"

說完,她一臉恍然的看著李玉潭:"是他讓你來的吧?"

啊?

雪生不解的看向李玉潭:"你--"

"我不知道,但是,"他急忙看向范立平梁道生兩個申辯道:"是云師叔讓我帶你們幾位師兄弟從後山離開的."

什麼?

范立平根本不相信他的話:"我才不信你的鬼話,他把整個定靈山都算計進去了,還會在意我們幾個外門弟子的死活?"

"就是,我們可是師父拼了命救下來的."梁道生氣哼哼的說.

李玉潭目光閃了閃,深吸一口氣說:"其實,你們的師兄,早己背宗投奔天師門了!"

"不,這不是真的!"梁道生語氣激烈的指著他叫道:"你胡扯!不要誣蔑我師父,他為了師門,為救下我們己經,"

說到這里他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倒是一慣激動的范立平出奇的平靜:"道生,師父可能沒死."

"是啊,不然,這回咱們幾個怎麼可能活的下來?"李玉潭一臉恍然的說:"我想起來了,那個出劍傷我們的,就是師父啊!"

不!

梁道生才喊出聲,只聽范立平苦笑一聲截住他的話:"怪不得,那把尋劍看上去那麼眼熟,原來是師父的尋情劍."

說完,他目光柔和的看向李玉潭:"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李玉潭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般,遲疑好一會兒才開口:"呵,你不才說過嗎?他的手里的尋情劍,找到歸緣刀了."

歸緣刀?

只見李玉潭苦笑一聲說:"玉玲,手里那把劍名為歸緣刀."

"你師父跟你的未婚妻好上了?"雪生十分驚訝的看著他問:"然後,幫助她把定靈山門給滅了?"

你師父這腦子是進水了吧?

竟然干出這等齷齪無恥的事兒來?

雪生忍不住罵出聲:"簡直是禽獸不如."

聞聲,梁道生轉頭看著,十分認真的說:"不,我不相信師父是那樣的人!就算尋情,也不會找個天師門的妖女."

難道會看上你呀!

雪生毫不客氣的懟回去.

聞言,梁道生臉刷!一下子變得通紅,雙目噴火的盯親他:"師父一向對我關愛有加!"

"道生,我別激動,師父待你好我們都知道,但他如今的確有可能背叛了師門門,助紂為虐反過來滅我定靈山一門啊."范立平拉住渾身顫抖的梁道生說.

聞言,李玉潭十分感激的看他一眼,目光觸及梁道生要撕了他的眼神,嚇的又低下頭:"總的來說,師父還念著舊情,這回留我們一條命."

"他說的沒錯,我一開始還很奇怪,為何你們三人的傷都是看起很重,但沒一個傷及內府根本呢?"蘇林林看著梁道生說:"沒想到是有人故意為之,不然,就你身上的傷若再多用一分力,可能就傷及心府,神醫也救不活你了."

原來是這樣!

"縱然如此,你們也不能認定是師父背叛了山門,而且出手傷了我們!"梁道生紅著眼叫道:"憑一把劍能說明什麼?"

他抽了下鼻子繼續說:"不能是天師門的賊人得了尋情劍來砍殺我們的?"

那他為何要對我們手下留情?

聞言,梁道生吸了吸鼻子說:"為什麼留情的一定是人?難道不會是尋情劍不忍傷我等?"

這算什麼話?

一把劍再怎麼神,也得聽主人的話.

范立平輕嗤一聲說.

梁道生滿眼失望的看著他說:"可是,師父死了之後,尋情劍就沒有主人了啊."

這話聽起來多少是有點道理.

連蘇林林都忍不住點點頭:"你說的不錯,器也可能有器靈,對了,你師父的劍己經衍生出靈智了嗎?"

"沒有,不過,尋情劍仍我師父的本命靈劍,由他的心頭血澆築過,己經伴在師父身邊幾十年了."梁道生十分肯定的說:"它絕不會輕易為他人所用的."

聽他這麼說,范立平好像也有些動搖了,他疑惑的看向李玉潭:"你說師兄跟你那未婚妻的事兒,是真的嗎?"

"是玉玲親口告訴我的."李玉潭滿臉沮喪的說:"那天,她來定靈山找我,就是告訴我這件事的."

我不信,李師兄,你不要信口誣蔑師父!

梁道生十分激動的指著他道:"師父又不像云澤那個在奸賊,天天的不見影兒,師父幾乎每日都在門中,怎麼可能跟天師門的妖女結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