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臥底
"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成為天師門跟定云山相爭的籌碼了呢?"這時,雪生好像才想明白過來似的看著蘇林林.

如今定靈山己東滅,事情似乎己經塵埃落定,他也就不在這三個少年跟前說話藏著了.

也許,那個來承認臥底定靈山的李玉潭,還能為他們解開更多的疑惑.

蘇林林有些驚訝的看他一眼:"你說什麼呢?"

她可不想再被人算計了.

這三個少年可是她累的半死救下來的,她不希望他們也像陳家村里那些,被她盡力救下性命的人一樣,一個個的都在背後算計她.

所以,心里還存著一分謹慎.

雪生輕笑一聲:"既然李道長都說明白了,我們也不要藏著掖著了."

主要是有些疑問梗在心里實在是難受.

既然他把這事挑明了,看著三個少年一臉疑惑的模樣,蘇林林便簡單反他們這段時間的經曆說了遍.

聽完她的話,李玉潭最先驚叫出聲:"難不得云澤師叔這段幾乎沒回過山門,原來是遇到了你們."

"是在忙著布局東吧?"范立平咬牙切牙齒的說.

蘇林林有些不解的問:"原本天師門跟定靈山也沒什麼深仇大恨,為何天師門非要滅了定靈山一門呢?"

"以活人練活尸之法極極傷天害理的邪惡之事,本事大長老一定不會做視不理的."這時,年經最小的梁道生說出了真像.

原來,天師門門主偷偷祭練活尸之事,定云山大長老也有所耳聞,而且,還懷疑到楚宮中了.

近些年更是跟天師天的大護法聯手,查到活尸祭練之地可能就在楚宮中.

但他們幾乎翻遍了整個宮殿也沒找到一絲蹤跡.

"呵呵,你們大長老怎麼也想不到,老懷早己跟天師門那些邪惡勢力勾結起來了."蘇林林十分不解說:"我真的想不通,身為楚國聖樹,守護之靈的老懷為什麼突然走上這麼一條路?"

雪生輕笑一聲說:"它一定有所求,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

"原來,宗主跟云澤他們竟然跟靈槐勾搭到一起了."李玉潭這才恍然:"怪不得定靈山被滅的這麼快."

蘇林林以手扶額頭,聲音沉痛的說:"我們做了云三兒他們的手里的刀,先後替他除去天師,定靈山大長老這兩個勁最大的阻力."

是啊,說直來他們也是導致定靈山覆滅的罪人.

"不知者,不為罪."這時,一向激憤的范立平反倒最先開口安慰他們:"你們也是被人設了局,才迫不得已己出手的."

聞言,李玉潭兩眼放光的看向他:"范師兄,我也是.,"

"我明白你的苦衷,必竟你的未婚妻一直在天師門,而且還是手撐重權的下護法."范立平冷冷的說:"你自然也難做人."

李玉潭張了張口,又十分沮喪的低下頭.

蘇林林此時沒心思理會這兩人打機峰,而是細細想著他們被設局,入坑的點滴經曆.

也許,從他們掉落到大陽村外的樹上開始,這個陰謀就己經開始了.

不然,那道鴻溝為什麼早不出現晚不出來,就正好在他們從樹下落下來開始裂開的呢?

想到這里,她不由捏緊拳頭:大陽村的那些無辜村民們,如今怕也被他們祭練成活尸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有這種預感.

最可恨的是,那些人竟然還拿孩子下手.

不然,一個普通的村中少年,怎麼能擊中定靈山的修士,並取而代之?

這下,當初在定靈山修士中看到那個大陽村的孩子,也算有了合理的解釋.

天師門這些人當真太過于邪惡了.

把活生生的人,都變成了具行尸走肉.

不過,陳家村那些人不但看上去常人無異,就是脈像也跟正常人幾乎一樣,只是脈息弱許多而己.

真的看不出他們竟然不是人.

"你說,那麼多的活尸是怎麼被祭練出來的呢?他們慘害百姓練出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目的是什麼?"就在她沉思之際,只聽雪生在一邊不解的問.

邊說,邊看向一臉恍惚的李玉潭.

不過,李玉潭像是沒到他的話似的,只顧著發呆.

倒是梁道生恨恨的說:"我曾聽師父說起過,天師門的宗主是個野心極大的人,他一定是有什麼天大的陰謀!"

天大的陰謀?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若真是這樣的話,我們得盡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雪生點點頭應道:"你說的對,誰知道以後這靈云島還有什麼變數呢?"

說完,看向一臉悲痛之色的三個少年:"你們,以後有什麼打算?"

李玉潭看了眼滿眼憤然的范立平說:"我,還沒想到去哪."

"回天師門找你的未婚妻不正好?"范立平恨恨的瞪著他:"說不定還能拿我們立個大功呢!"

聞言,李玉潭一張白玉似的臉頓時漲的通紅:"我,我早跟一刀兩斷了,也早不是天師門的弟子了,不信的話我,我以後就跟著你,你看看!"

范立平還要再說什麼,卻被梁道生攔住:"行了,范師兄,你平日跟李師兄最要好,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為人?他要是真有心害我們,還能落到這步田地?"

聽了他的話,范立平才算平息怒色,輕哼一聲背過臉去.

見狀,蘇林林突然感覺一陳牙酸:"你們倆兒還是小孩兒呢?都一起生入死過了,有什麼結解不開的呢?"

倒是雪生眼神在李玉潭跟范立平兩人間穿梭幾圈兒後,輕笑著搖搖頭沒出聲.

他可沒這閑心理會他們之間的心事兒,這會他跟蘇林林最關心的是如何能盡快離開靈云島.

至于天師門怎麼興風作浪,他們也管不了.

主要是無能為力,若是他真有五階妖獸那能力,那可是絕對不會放過云三兒等算計他們的天師門之人的.

眼下,只盼著蘇林林身體趕緊痊愈,他們也好盡快離開,免的夜長夢多.

"恩人,你們真的要離開靈云島?"這時,梁道生有些怯怯的問:"那,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