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奸細
他從儲物袋兒子找出一塊點心遞給蘇林林:"這還是你上次在陳家村做的,恩,還熱呼著哩."

聞言,蘇林林突然抬頭看向他:"是嗎?快拿來給我吃塊."

雪生起身拿出一包點心朝樹洞里走去.

剛一進去就看見一直昏迷不醒的李姓少年突然睜開眼,直直的盯著他.

看得雪生心里有些發毛:"你這麼看著我干啥?"

"你手里拿得是天師門的毒香草,不能吃."他面無表情的看著雪生手里的油紙包說.

啊?

毒香草?

聞言,雪生嚇的手一抖差點把那包點心仍出去.

倒是蘇林林立刻直起身一把搶過來那包點心打開:"這的確是我親手做的發糕."

說到這里,她不由瞪大眼:"那天,我們都吃了."

"是的,我聽你說這糕點好吃,才悄悄留了些,想著以後出去時當干糧吃."雪生臉色十分難看的說:"沒想到里面會有,"

他還沒說完,只聽那個李姓少年聲音冰冷的說:"毒香草,沒毒性的,但會致幻."

致幻?

蘇林林心頭一震:難怪她一從陳家莊出來,就感覺到外面的空氣十分清新靈動,原來,在那里差點被人控制了心神.

在她鍥而不舍的追問之下,這位看上去十分冷清的李姓少年--李玉潭告訴她,毒香草的功效作用,以及入藥配伍,合解之法.

"沒想到李師兄你對靈藥靈方懂這麼多."在一邊聽得范立平驚歎不己:"之前在門中一點都沒發覺啊."

聞言,李玉潭苦笑一聲:"如今宗門都被天師門攻破了,我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深吸一口氣才開口繼續說:"其實,我,是天師門送到定靈山的內應."

什麼?!

"你竟然是天師門的奸細!"范立平跟跑過來看望他的梁道生,異口同聲的驚叫道.

李玉潭低垂的著頭說:"現在,我也沒必要再騙你們了,必竟師門都不在了."

"李師兄,平日里云師叔待你不薄,你怎麼,"范立平滿眼傷痛的看著他叫道.

聽他提到云師叔這三個字,一直低垂著頭的李玉潭突然抬起頭,十分痛苦的說:"云澤他本身就是天師門的三護法."

三護法?

難不成是云三兒?

蘇林林緊握住手里的毒香草點心問:"云澤平日里是不是經常不在門中?"

"是啊,你怎麼知道?"李玉潭轉頭驚訝的看著她:"難道,你也,"

不等他說完,范立平突然欺身上去扼住他的喉嚨:"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滅我定靈山一門?"

見狀,雪生連忙上前把他拉開喝道:"行了,蘇姑娘拼了半條命才救下的人,你要是給掐死了,我們這功夫不就白搭了嗎?"

聞聲,李玉潭揉著脖子艱難的掙起身子,朝蘇林林二人深施一禮:"咳,咳,多謝您二救命大恩."

蘇林林忙扶住他說:"不用客氣,你身上傷口還沒愈合,趕緊躺下歇著吧."

"你這個,"范立平氣的雙目通紅,還要上前打他,卻被蘇林林攔住:"行了,他話還都沒說完,你們怎麼也算同門一場.這回他又沒回天師門,還跟著你們一起逃出來,可見也是有苦衷的."

聽了她的話,李玉潭頓時哭出了聲:"我,我雖被云護法帶入定靈山,但是,自入山門跟你們師兄弟混熟之後,就再也沒做過對不起門中的事兒."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會被云澤當作棄子,等同于定靈山弟子一起絞殺吧.

聽了他的解釋之後,范立平還是不相信,倒是梁道生上前勸慰道:"范師兄,你想想這回咱們能躲開天師門的活尸搜查跑出來,不是多虧李師兄幫忙?"

說完,神色真執的看向李玉潭:"我相信你,李師兄,前幾天來門中找你的那位姐姐,就是天師門中,"

"她是我的未婚妻,"李玉潭有些失神的說:"但是,我真的舍不了定靈山這些師兄弟們."

說著,他極小心的看了眼仍然紅著眼的范立平:"那天,她突然跑來,讓我跟她離開的."

他沒有說的是,因為他不肯走,那個在天師門如日中天的未婚妻,一怒之下跟他退了婚.

但是,他不後悔.

真是個有情義的--少年.

蘇林林輕歎一聲,轉而勸一臉失神的范立平:"算了,定靈山己破,你們一起逃出來也算是生死至交了,我之前看得真切,你之所以能撿回來一條命,"

說到這里她看向低垂著頭的李玉潭:"是他挺身替你擋了一刀."

聞言,范立平十分震驚的看向李玉潭:"真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只希望你,們都能活下來."李玉潭紅著眼睛說.

看著這咱人之間,總有些不對勁兒,雪生撓了撓頭正要開口,就聽蘇林林指著外面喊:"你快去看看,雞湯好像燒糊了."

聞聲,雪生拔腿往外奔去.

掀開鍋蓋一看:湯水都煮干了,看來是他放的水太少了.

正當他打算再加些水進去時,只見蘇林林挑著個氣死燈出來,嚇的他連連擺手:"你快回去躺著,我這就弄好了."

蘇林林根本不理他,徑直來到小火爐跟前,伸頭往鍋里看一眼,只見雞湯全部收干了汁兒,雞肉焦黃,看上去十分可口.

于是,她忍不住伸手撚一塊出來,吹著氣兒咬一口道:"唔,這樣更好吃!"

"那我就端下來吧."雪生十分麻利的把一鍋子干鍋雞肉給端到一邊的大石頭上.

然後,又洗了把米擱瓦罐里蒸上:"我這剛才只顧得燉肉了,忘記把米給蒸上了."

聞言,蘇林林邊啃雞肉邊說:"你多加點水,熬成粥吧,熟了也給他們吃點."

邊說邊招呼梁道生出來盛些雞肉回樹洞里,跟兩位重傷在身的師兄一起吃.

到底是年經小,梁道生一看見吃的,饒是己經引靈入體還是攙的不行,邊吃邊大呼好香.

倒是范立平兩個,只吃了兩塊就停下了.

看著范立平鐵青的臉,李玉潭一改冷清之色,滿臉的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