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駐顏泉
他從一開始出現,就十分明白的告訴自己,他一直是清醒著的.

不管是在楚宮還是陳家村.

現在想想就這一句是真真的大實話啊.

云三兒也憑著這句話,成功取得了她的信任.

想想自己真是太容易輕信別人了,蘇林林深吸了口氣:直到云三兒再次莫名出現在花樹林中,她們的帳篷前.

她還不願相信,他才是陳家村所用詭異事件的主使人.

當時,她一心迷在陳生口中那個邪丹上.

也許,正是她當時那份毫不遲疑的關心,才讓云三兒最終改變主意,給他們留一夜喘息之機吧.

他沒想過真正放過他們,但也許心底最後的良知,讓他改變了想法,從而給他們留一絲生機.

還好,天無絕人之路,讓他們誤入到食峰鳥的地盤上,得以在這個大樹洞中存身避禍.

"水,水."就在她思緒飄遠之時,突然聽到樹洞外一聲極細微的呼聲.

蘇林林一個機靈回過神說:"雪生,外面那個醒了,你過去看看."

"李師兄醒過來了?"聞聲,梁立平十分激動的朝外面跑去.

蘇林林抬手攔住他說:"你的傷不能亂動,快躺下歇著吧,讓雪生去把他背回來就行."

聞言,雪生邊往外走邊郁悶的說:"你以前不是說我的內傷很重,也需要好好將養嗎?"

蘇林林白他一眼:"現在一堆的傷員,不就你還結實點嗎?"

這話雪生倒是愛聽:"那可不?以後你們可都得依仗著我呢."

說話的功夫,他快行三五步,便在梁道生的幫助下,把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李姓少年架到樹洞里來.

原本在蘇林林看來十分寬敞的樹洞,擠起來三個重傷員後,變得十分擁擠,不過,幸好梁道生傷口己經愈合了些,見樹洞中地方窄小,十分自覺的守在樹洞口.

"真是個懂事的孩子."蘇林林見他先是十分細心的,給那個仍然在半昏迷中的李姓少年喂了大半碗水,之後又十分麻利的幫雪生准備晚飯,心里不由暗道.

雪生也對這個伶俐而勤快的孩子十分喜歡:"道生,你今年多大了?"

"十五."梁道生脆生生的應道.

十五?

雪生不由挑了挑眉:"你這面像可真嫩."

這孩子怎麼看最多也只有十二歲,怎麼可能有十五?

這時,卻聽躺在樹洞里的范立平說:"道生師弟還不是看著最顯小的呢,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我絕對比兩位年長?"

什麼?

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著他問:"你多大了?"

范立平低下頭:"虛歲二十六了,"說著,抬頭看向蘇林林:"姑娘你虛歲最多不過二十四吧?"

二十六啊?

蘇林林驚的張大嘴:"怎麼看上去這麼小?呃,我虛歲二十三."

聞言,范立平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們是因為修仙的原因,才會顯的年輕嗎?"蘇林林十分感興趣的問.

一邊的雪生也十分感興趣的看過來.

范立平悶了會兒才開口:"不是,只有我們這一茬入門的弟子是這樣."

"師父說我們得天獨厚,感上好時候了."這時,跟雪生一起忙活的梁道生接著說.

呵,得什麼天獨厚了?

雪生十分感興趣的問.

梁道生撓撓頭說:"我也不知道,我就感沉,入門三年除了長高一點,其它都沒變."

這個好啊,青春永駐了算是.

雪生說笑一聲,轉頭對蘇林林說:"蘇姑娘,對你們女子來說,可是天大的副利啊."

蘇林林淡淡的搖搖頭:"生老病死仍是天道循環,外表對道心而言,可能算不了什麼."

至于,她現在對于身形容貌是看淡了.

像李長風那等絕世風姿的修真之人,心腸卻比禽獸不如,年輕美妙的皮囊又有什麼用?

"其實,我想長大."梁道生突然紅了眼道:"不像一直被人當小孩子看待."

這時,只聽范立平悶悶的說:"我何償又不是這樣,可是師父就這是天大的好事."

也許,對于女弟子得確是件好事啊.

蘇林林才要說,只聽梁道生低聲說:"師門又不收女弟子,為什麼要我們飲用駐顏泉?"

駐顏泉?

世間還有這等神奇的玩藝兒?

不得不說,剛說過不得皮囊的蘇林林聽著都有點心動:這要是能找到,弄個一玉葫蘆拿回去賣的話,得掙多少錢?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自己手里的那幾個儲物袋兒,別不說里面的東西,賣了都能值許多銀錢.

到底是過了二十年淳樸日子的人,之前在那個世界掙的那封銀子,她還十分寶貝的收著.

說到這里,蘇林林才發現自從被虜到這個世界之後,她還沒花過一文錢呢.

想想之前沒離開青山村的生活,真的是恍若隔世啊.

"你們知道駐顏泉在哪嗎?"很顯然,相比蘇林林而言,雪生更加心動.

對面的梁道生遲疑了下,才搖搖頭說:"不知道."

"是啊,我以前也只是聽門中其它師兄弟說過而己,今天若不是梁師弟說起,我還不知道我們都用過駐顏泉水了呢."范立平語氣十分氣憤的說:"門中一言不說,就給我們用那等東西,現在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這樣子多年輕啊?

可是不少婦人夢寐以求的美事呢.

雪生笑著寬慰他們:"永保青春年少也不是什麼壞事,"

"是啊,至少你們的經脈內府都生機盎然,縱然受傷生病也比年紀大的人好的更快."蘇林林接著雪生的話說.

若不是他自報歲數,蘇林林憑把脈觀骨還真的看不出來,范立平己二十六歲了.

看來那所謂的駐顏泉真的十分神奇啊,竟然讓人的內髒生機也維持在少年時期.

只可惜像梁道生這樣就有點兒太過了.

他還不算個少年,應該還是孩童的模樣兒.

這樣年複一年都這樣,的確挺焦心的.

像范立平這樣倒是不錯,永遠都保持著青春年少.

"蘇姑娘,雞湯還得一會兒好,你餓的話先吃個點心墊墊."見從這兩人口中也打聽不出什麼來,雪生的注意力又回到蘇林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