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引靈丹
蘇林林輕輕搖搖頭說:"他們未傷及根本,本是尋常的外傷,用陶罐子熬藥就行."

邊說,邊拿起成自制的炭筆,隨意抽出一張帛紙,飛快寫上三人的藥方,連同那個裝著己炮制過的靈草袋子都遞給雪生:"給,你拿去配好熬上吧."

雪生平素見多她配藥制方,也慢慢的跟著學會了抓藥.

"好,以後的事兒都交給我吧,你今天累的不輕,還緊休息會兒吧."雪生接過藥方跟儲物袋兒,關切的看著一臉疲累的蘇林林說.

得了他的應答之後,蘇林林回到樹洞中,一頭紮到地鋪上便沉沉睡了過去.

待她再次睜開眼時,天色己暗了下來,肚子餓的咕咕直叫.

"你醒了?"這時,一個十分陌生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嚇的蘇林林一個激靈坐起來.

"蘇姑娘,你醒了?"只見雪生滿臉激動的從外面沖進來,一把拉過隱在黑暗中的少年說:"你看,這孩子都能起來了."

原來是那個受傷的小少年.

蘇林林輕舒了口氣,借著雪生剛點起的燭火,看向身邊臉色因失血而顯得的十分蒼白的少年.

只見他一雙極清靈的眼睛,有些怯怯的看著自己,見她看過來,立刻低下頭去.

作為一個醫者的本能,蘇林林順手拉過他的手腕,食指與中指並攏按住其手腕上的大脈.

恩?

怎麼這麼快就好了?

蘇林林一臉震驚的看向他:"你的傷口己經長住了?"

聞言,那男孩一臉懵懂的看向她:"反正是傷口不怎麼疼了,就是有些癢."

這正是傷口要愈合的症狀啊.

蘇林林認真打量他一眼,越看越得靈氣逼人,不由出聲問道:"你己經入道了?"

只見那小少年低下頭,聲音極小的說:"才剛剛引氣入體成功,算不得入道."

引氣入休成功還不算入道?

看著她不解的目光,那小少年飛快點點頭:"要突破先天之境,進入練氣體為才行."

啊?

原來在這個世界,修士入門標准這麼高!

就要蘇林林感歎之時,只聽那小少年好奇的看著她問:"您是醫修嗎?"

醫修?

蘇林林不由一愣:"什麼是醫修?"

她下意識的問道.

那小少年有些狐疑的看著他:"就是專門以靈草入藥,醫治剛入門修真者以及練氣以下修為的修士啊."

"我不是修士,"蘇林林有些悵然道.

那你怎麼會用靈草治病救人?

呃--

蘇林林張了張嘴,最後微笑道:"不過是從一本醫書上偶得古方."

聞聲,小少年的眼神突然亮起來:"那一定是那位先賢大能留下的良方,說明恩人你跟修真有緣."

嘿,這孩子嘴還挺甜的.

蘇林林微微一笑,放開他的手腕說:"承你吉言,對了,你那兩個同門怎麼樣了?"

"他們還沒引氣入體,剛才喝下靈藥湯又睡下了."小少年滿眼感激的看著她說:"還沒謝過您的救命之恩呢."

說著,從懷里拿出一枚玉石遞給她:"這是師父在我們下山之前,留給我的."

說到這里他神色不由暗淡下來:"他說本門己保不住了,這塊靈石給我,以後出了靈云島也好謀個前程用."

這個也是靈石?

蘇林林皺著眉頭看著手里那塊極為普通的玉石:根本沒有一絲靈氣.

不管怎麼說,也是這孩子的心意,她十分高興的收下了.

至少,這是個知恩圖報的孩子.

見她十分珍重的收起那塊玉石,少年臉上的忐忑才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輕松:"恩人,我不想離開靈云島,所以,這塊靈石對我也沒什麼用了,希望給你能有些用處."

"啊?你為什麼不想離開?聽說,定靈山己經,"蘇林林不解的問道.

少年接著她的話頭說:"是啊,被天師門的活尸大軍滅了門."那小少年恨恨的說:"我一定要留下為師父報仇!"

活尸大軍?

蘇林林十分驚詫的問道.

"是的,天師門那幫陰險小人,活生生的把人變成半死的活尸,借助七月鬼氣大漲之時,前來攻打我定靈山門……"少年滿臉恨意的說著天師門的惡行.

蘇林林卻被活尸大軍,七月鬼氣給震住了.

他們被云三兒利用了.

陳生怕是凶多吉少.

"天師門的人也太卑鄙了!"雪生十分氣憤的叫道:"把好好的活人弄成半死人,也不怕虧陰德!"

雪生的話引得那小少年的共鳴:"是啊!簡直是喪盡天良,他們竟然把我們定云山的幾個師兄做成活尸,並讓他們做內應,最後才攻破山門大陣,滅我定靈山一門."

原來是這樣.

那云三兒算是雙面間諜了?

蘇林林走神的功夫,聽到外面又有痛呼聲傳來.

"是我師兄醒了."那小年一聽到聲音,十分激動的奔出去.

雪生也隨之出去:"我去看看這家伙可靠不."

蘇林林按了按有些發木的腦門:"好,你去吧."

很快,雪生跟那小少年一起扶著一個年紀約十七八歲,滿臉青白的進來.

一看到蘇林林這少年便撐著身子屈膝要跪下,被雪生一把拉住:"蘇姑娘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你有這個心意就成."

"弟子范立平多謝兩位恩公搭救命大恩!"那少年倒也不沒有堅持,咬牙忍著傷痛朝蘇林林雪生兩人各施一禮.

他還未直起身子,便被蘇林林捉住手腕把起脈來.

"你雖傷的沒有這位,"蘇林林看向一邊的小少年,只聽那孩子十分懂事兒的說:"我叫梁道生."

蘇林林點點頭接著說:"梁道生的傷雖然更重一些,不過他可能因為己經引氣入體之故,所以,傷口恢複的己經差不多了."

"我可有傷盡內府?"這時,范立平突然開口問道.

蘇林林搖搖頭:"沒有,雖然傷口較深,但也算是外傷,只是失血過多,氣血兩虛."

聽了她的話,范立平松了口氣再次道謝後,便問起梁道生:"梁師弟,師父真的找到引靈丹了?"

聽到提到師父,梁道生抽了抽鼻子,聲帶哽咽的說:"恩,可惜師父他不在了,本來他說下回請人開一爐引靈丹,給咱們師兄弟們每人一顆."

引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