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為情所累
蘇林林指著樹邊深淺不一的腳印說:"你看,這里至少有上百人經過."

雪生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看著幾雙凌亂的腳印兒,不由疑道:"那邊也只有幾雙腳印子啊,說不定就我們兩人留下的."

哪來的外人哪?

他昨晚怎麼一點動靜都沒聽到?

看著雪生滿臉狐疑的模樣,蘇林林淡然一笑:"有些腳印很輕,也難怪你看不到."

說著,她不由皺起眉來:"那腳印為何為那麼淺?"

"淺?根本沒有啊."雪生再次伸出頭認真看一眼說.

聞言,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你真看不到?那邊密密碼碼的淺浮腳印?"

雪生十分認真的點點頭:"什麼也看不到."

"這是真瞎子啊."蘇林林十分嫌棄的瞥他一眼:"沒有一點大妖的靈敏勁兒."

聞言,雪生不由低下頭:"我看你倒有幾份妖異的眼力見兒."

"你這算說找了,我練的本來就鎮妖功法,功法越高深,五識感管就越靈敏."蘇林林十分得意的說.

雪生淡淡的應了聲:"那你肯定是功夫又漲了吧."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到了三層後,就沒那麼容易上升了."

說完,探出身子朝四周看一眼,確定附沒人之後,便從樹洞里跳出來.

"蘇姑娘,你干什麼?"雪生急忙上前要拉住她,不過伸出手之後,俊面一紅又悄然縮了回去.

蘇林林笑著應道:"你也出來動彈動彈,我如今這個毛病可不能一直窩著不動,有空要出來走走才好."

原來不是所有的病都得臥床養著啊.

雪生有些赧然的說.

聞言,蘇林林挑了挑眉:"久坐不動也容易生病呢,人還是得多動彈著,身體才結實."

說完,看向了隨之一起出來的雪生說:"倒是你,得好好靜養.且記不要動情動怒,大喜大悲."

動情?

怎麼可能不動?

雪生暗自嘀咕道.

只是,無法光明正大的表白心跡罷了.

不只為何,他總感覺蘇林林的目光停在他身上的時候越來越少了.

雖然沒有刻意跟他拉生分,甚至說話更隨意了,但是,他卻感覺兩人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難道,他們今生注定有緣無份了嗎?

想來,蘇姑娘是那種立志要踏入修真之途的人.

她曾說過,但凡修真之人無比意志堅定,一心向道,極少為情愛所累.

但是,她也曾擔起過,修士也能結道侶的--

道侶.

那麼,蘇姑娘以後所中意的人,一定也是修士吧?

突然間,他不想再回修靈門當什麼門主,起了修道長生的心思.

既然門中有許多俊才都前往仙山修真,那麼,他是不是也能走這條路?

若是他也能成功入道修真的話,是不是就能常陪在蘇姑娘身邊了?

心里起了修真的念頭之後,雪生心里豁然開朗起來.

"蘇姑娘,你回去後,准備去那座仙山求道?"雪生滿心激動的問.

蘇林林微微一笑:"那是以後的事,先帶兒子在世俗走一遭再說吧."

提到被封在神像中兒子的一縷魂魄,蘇林林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極慈愛的笑意.

兒子.

雪生猛的聽到這個稱呼,心里緊緊的揪在一起:她有孩子了,心里哪還能容的了別人?

"你回去後應該能擔當起門主之任了吧?"蘇林林轉頭看向他:"要負起一門之責,你可要多長個心眼兒,不要誰說什麼都相信."

雪生"啊"了聲,才反應過來,是蘇林林在教導他.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應著,本想說不回修靈門了,但話到嘴邊怎麼也說不出來.

必竟老門主當年力排眾議推他為下任門主,為他能夠修習靈術,也算是想盡了辦法.

自己當初冒險奪那五階妖獸之體,不就為了回去接任門主之位啊.

之前三年多人不人妖不妖的時候,正是這個念頭支撐著他沒有喪失最後一絲清明.

如今怎麼可能輕易的放棄?

但是--

他突然看向蘇林林:"蘇姑娘,你還會不會再嫁人了?呃,我是說你若是得嘗所願入道之後?"

"不會."蘇林林十分堅定的回答.

不會.

雪生心里不由失落不己.

他暗自歎了口氣:到底是他一廂情願而己.

"我聽說,修真界女修許多獨自踏上長生大道的,倒是比結侶而行的多."蘇林林眼向往的說:"我不希望長生不死,只求有朝一日能夠複活我兒性命."

原來,這才是她的目標.

蘇姑娘,不過是他執拗不願改口而己.

其實,她己為人母,滿心滿眼的只有那個生機渺茫的孩子.

雪生滿心失落的回到樹洞里,倒頭躺到之前蘇林林睡過的鋪蓋上.

"嗯?這被子里怎麼這麼香?"他翻身把頭埋到被褥間深深吸了口氣:一股溫軟香甜的味道瞬間湧向心頭.

這股溫香讓他心神蕩漾不止.

再說蘇林林在樹洞外認真查看了下,那些實實虛虛的腳印,發現這些腳印都奔朝東南方向而去.

難道,昨晚那些人也往東南山去了?

那麼,云三兒之前--

不,他不可能再騙他們了.

這就意味著東南山的結界裂縫真的很大.

這樣的話,他們想出去就不難了.

啾,啾,啾!

她剛抬起頭,就見一只食峰鳥大叫著飛過來.

有人來了?

她下意識的鑽入樹洞中,順手堵上了那個大樹洞.

"怎麼了?"雪生從被褥子間跳起來,聲音繃的很緊.

蘇林林以為他緊張有人追上來,笑著安慰他說:"不用擔心,剛才食峰鳥回來示警,可能有人朝這邊過來了."

雪生深吸一口氣,扒拉開圍上來的鳥兒,坐在火爐邊咽了口吐沫問:"是,定靈山的修士嗎?"

啊?

蘇林林愣了下,才明白他指的是食峰鳥發現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們現在都在養傷,還是小心些為好."蘇林林看了眼丹爐正在熬制的靈藥湯說:"依時辰,這藥該熬成了."

聞言,雪生立刻彎腰去端,蘇林林忙拉住他:"那鼎還熱的很,你也不拿塊布墊著,不怕燙手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