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療傷
原來蘇姑娘不僅人緣好,連鳥兒也都這麼親近她.

哼,好像連鬼也對她另眼相看呢.

想到鬼王楚非自從被收入蘇林林腰間那塊玉板中之後,就從暴戾無比的厲鬼變得彬彬有禮有了.

一想到楚非滿眼欣賞的看蘇林林,他心里就忍不住窩火.

所以,聽云三兒說他被人控制又重新變成厲鬼後,他倒是有那麼點小竊喜.

這樣,那鬼東西就不能再纏著蘇姑娘了.

兩人各自想著心事,不過手上都沒停忙著配藥,熬藥,倒也默契十足.

不過,讓人雪生想不通的是,那些鳥兒只跟蘇林林親近,對他卻十分的不友好,時不時飛過來幾個啄他一口.

看著蘇林林直樂,他心里窩火也發不出,只得緊守著爐子不離地兒.

"啾,啾!"就在他拿毛巾包了頭,埋頭熬藥時,難得聽到一只鳥兒飛過來,十分歡快的鳴叫.

雪生正愣神兒的功夫,只聽蘇林林笑著叫他:"你快看,這只鳥兒給你帶回來吃食了."

啊?

這些死鳥會這麼通人性?

結果,當雪生看到眼前還不斷紐動的白蟲子時,惡心的差點吐出來.

"這是什麼玩意兒,看著真惡心!"雪生捂著嘴,扭頭看向大笑不止的蘇林林.

她笑了好一會兒才止住:"這是蜂蟲,食蜂鳥最愛吃的食物,烤來吃的話很香的."

"我不吃蟲子,"雪生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還是給鳥兒吃吧."

見狀,蘇林林也不勉強他,看著落在他肩頭的小鳥說:"你吃吧."

那鳥兒就像能聽懂她的話一般,真的上去啄起那條白肥的軟蟲子吞了.

"蘇姑娘,這些鳥兒還能聽懂你的話?"雪生好奇的問.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可能它們能夠理解我的意圖吧?"了

其實,連她自己也感覺到了,自從當初被大青鳥救下之後,她好像跟飛鳥之間的關系拉近很多.

雖然她還是聽不懂鳥語,不過卻能很模糊的猜也它們的意圖.

其實,小鳥們的想法都很簡單.

對于人類第一反應就威險,只要它們認為你不會對其巢穴,領地構成威脅,就很好相處.

再者,只要給吃的,它們都會認定你是友好的.

哪像人與人之間相處,總有那麼多的陰謀詭計.

在蘇林林的指點下,雪生很快跟這些居于樹洞里的食蜂鳥熟絡起來.

正好,他的一個儲物袋子里裝著幾壇子蜂蜜,他干脆拿出一小罐兒來討好這些在他看來,十分叼鑽的鳥兒.

必竟,他們占了人家的地盤兒養傷,給些借宿費也是應該的.

當然,這也是蘇林林說的,不過,一小罐兒蜂蜜對于雪生來說,也不算什麼稀罕物.

"能找著個這麼隱蔽的療傷之所,真是太不容易了,我們可得跟這些小鳥兒們好好相處."蘇林林說著,倒一碗靈泉水給落在身邊的小鳥喝.

這些個飛禽走獸,對于帶有靈力的東西都格外的喜愛.

食蜂鳥也不例外,不過,它們對于蘇林林倒出來的靈泉水,並不多上心.

僅有幾只上前飲了些許.

嘿,這些鳥兒還挺挑啊!

"它們本來就依著仙山而居,對于這些最基本的帶著靈氣的水,己經不太感興趣了吧."雪生見她滿臉疑惑的樣子,笑著出聲解釋道.

聞言,蘇林林嘿嘿一笑:"你說的也有道理啊,俗話說的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嘛."

她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里卻還有些疑惑的.

這里雖然依傍著仙山,但靈並不充足,甚至還不如原來的世界普通山野間清靈.

之前,在原來世界時,身為靈獸的解百納看到靈泉水還都挪不開眼,更別說這個靈氣匱乏的世界中,區區一只小鳥兒了.

要說愚鈍,這些食蜂鳥也算不上.

它比一般的鳥雀都要機靈許多呢.

雖然有些想不通,不過她也沒過多糾結此事,而是一心思量著靈藥配伍.

對于自己身體的情況,她是十分清楚的.

因為被天雷所擊,傷及內府經脈,若不是她一直練習林氏功法,現在休內有一股說不清的氣息撐著,此刻怕是連坐起來都難,更別說又跑出來折騰這麼久了.

如今,這股一直撐著她的氣息漸漸斷了.

她只能以靈藥湯慢慢將養.

虧得手上有用不盡的靈草,不然,要養好身子怕是要三年五載才行.

她的身體原本沒什麼大礙,只是被天雷所震,肝膽內府俱裂,血淤于經脈之中,導致血氣不活,從而頭腦眩暈,四脂無力.

只要以化瘀消滯之靈藥慢慢調理,加之鞏固內府的的靈藥相輔,慢慢休養些時日便可.

倒是雪生的情況讓人難以捉摸.

明明生機將斷,她又封將其體內的妖力封住,但他看上去仍然生龍活虎的模樣,讓蘇林林心里大為不解.

而且,更不可思義的是,他奪己化形的五階大妖之身,就是得其一成妖力也不可能在鬼王手下一招都過不了.

她連雪生如今的狀況都弄不明白,更別說給他開方抓藥了.

但是,他身為人本身的生機一定要補出來.

人之生機,也叫元氣,仍是人生之固本,絕不能斷了.

打定主理之後,她在給自己熬好靈藥服下後,也給雪生開出一劑藥方.

"你照著這方子把我炮制好的藥方抓出來,文火慢煎兩個時辰後服下."蘇林林遞給他一個儲物袋兒:"我來弄點兒吃的."

說完,起身把那塊堵著樹洞的樹皮拿開,對一直圍著她打轉兒的幾只食峰鳥說:"你們出去幫我站個哨,發現有人來趕緊回來報信啊."

本來,她只是說說而己,根本沒指望這些鳥兒能聽懂.

沒想到這幾只鳥兒竟然真的撲棱棱飛走了,仿佛真的聽明白她的話.

"這些鳥兒還挺通人性啊."見狀,雪生十分驚訝的說.

蘇林林起身來到樹洞口,拔著三尺大小的樹洞朝外面看:"嘿,昨天晚上這附近還挺熱鬧嘛."

"啊!?"雪生不解過來探頭往外看一眼,疑惑的問:"怎麼個熱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