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雨夜逃亡
聞言,蘇林林有些感動的看向他:"多謝."

雪生也松了口氣,正要開口,卻見云三撩開帳篷飛身沒入茫茫大雨中.

蘇林林攏住被風吹開的帳篷,看向雪生:"咱們,也走吧."

聞聲,雪生有些擔心的看向她:"外面風大雨疾,你的身體能行嗎?"

"我沒事兒,留在這兒可能更危險."蘇林林緊握著手里的通靈玉板說.

雪生深吸一口氣站起來:"都是我沒用,不然你也不用受這等苦."

蘇林林不由笑出聲:"你說這是什麼話,一路上若不是仰仗你,我怕是早沒命了."

說著,從儲物袋里掏出兩件油布輕蓑衣,拿出一件比較寬大的給他:"來,披上吧,多少能擋著雨水."

"你真是什麼東西都能找出來啊!"披上輕蓑衣之後,雪生心里的那點兒郁悶一掃而空.

本以為不用淋雨就是萬幸了,沒想到蘇林林又遞給他一雙防水的的鹿皮長靴:"快換上吧,一會走泥路省著濕腳."

"蘇姑娘,你這儲物袋里怎麼什麼都有?"雪生十分驚喜的接過隔水的鹿皮長靴問.

蘇林林邊換鞋邊說:"這個是以前王老道兒置辦的,他年過六旬方才入道,年輕時曾游曆四方,儲物袋子里東西也抓裝的齊全."

聽了她的解釋,雪生不由笑起來:"怪不得你一開始就要這個儲物袋兒,比我的大包袱里東西都多."

蘇林林用力提上隔水的鹿皮靴子道:"這可是你送給我的,別的你要還能還回去,就這個跟那個靈草袋兒是不還了."

"哈哈,送出去的東西怎麼會再要回來?"雪生大笑著撩起帳篷,率先出去.

有了這一身從頭到腳的防雨水裝備,突然感覺這雨夜行路也沒那麼難受,看著收起帳篷後,跟他並肩攜手而行的蘇林林,甚至有種說不出的意趣.

茫茫的風雨中,兩人一腳深一腳淺的相互扶持著,著東南山走去.

一路上,蘇林林手里一直緊纂著那枚通靈玉板.

心里思索著云三兒雨夜來訪所說的話:楚非又變成厲鬼了,而且,被天師門的人控制.

所以,她既怕他回來,但又希望他能脫離魔道,正正經經的找回自我,堂堂正正的做個鬼王,也許還能成一番道途.

只是若是他真的墮身為厲鬼,怕是免不了魂飛魄散的下場.

豢養鬼王,天師門的人也太歹毒了.

堂堂一國太子,滿腹經論,憂國憂民的儲君,竟--

想到這里,她突然開口問:"雪生,你說當年楚非的死,是不是被人刻意謀害?"

風雨中她的聲音有些飄忽,不過,雪生依然聽的很清楚:"兩百多年前的事了,當年的人都死了,我們也只能聽他一面之詞罷了."

說完,他有些吃味兒的問:"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蘇林林沒聽出他聲音中的異常,隨口應道:"我只是想到云三兒說他是刻意被養成鬼王,才想到這里的."

"呵,沒想到一個遠離世俗的小島,兩派人馬還斗的你死我活的."雪生輕嗤一聲說:"要真是這樣,也算那楚非倒黴."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罷了,咱們還是想想如何離開靈云島,回到白露村吧."

雪生扶著她跨過腳下一條泥溝說:"是啊,希望能早點離開這個混亂而危險的世界."

大雨中不知走出了多遠,腳下的山路像是沒有盡頭一般,蘇林林感覺很難抬起腳步時,眼前依然是泥濘不堪的山路.

"蘇姑娘,要不,我背你走吧?"這時,雪生輕喘著氣低聲問道.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冷風挾裹著雨水沖入鼻腔中,讓她的聲音有些沉悶:"不用,我們尋個地方歇下吧."

說完,身子晃了晃,抓緊雪生的胳膊才沒摔倒.

不過,手里纂著的玉板卻滑落出去.

她正待伸手撈住,只聽雪生驚喜的叫道:"蘇姑娘,你看,那邊有棵大樹,我們過去避避雨."

說著,展臂挾起渾身提不起一絲力氣的蘇林林朝前奔去.

他的手臂正好箍住蘇林林掛著通靈玉板的腰,壓住脫手而出的玉板.

看著前面越來越近的大樹,蘇林林緊握的拳頭漸漸松開.

她本就身受重創,大傷元氣,之前因為喝下一劑靈藥,才強撐著身子行了這麼遠路.

如今可能藥效己過,她怎麼也支撐不下去了.

必須得歇歇.

就在神思開始混沌之時,只聽雪生緊喘了口氣兒說:"到了,蘇姑娘,你先坐會兒,我來支帳篷."

蘇林林依言攤坐在樹下那塊大石頭上,身子靠在那棵粗狀的樹干上.

這樹下雨水果然小很多,就連風也沒有那麼大了.

恩?

風雨都停了嗎?

蘇林林暈過去之前,看到一片干爽舒服的土地.

待雪生手忙腳亂的搭好帳篷後,正要扶蘇林林進去休息時,卻驚然發現:她不見了!

"蘇姑娘!"

他驚叫一聲,十分焦急的朝四周環視一圈:"蘇姑娘,你在哪兒?"

雪生發瘋似的在四周尋了個遍,都沒見著蘇林林的蹤影,心頭沮喪不己的雪生一把扯爛那頂好容易搭成的帳篷:"蘇姑娘!你到底在哪兒?"

我為什麼要搭這頂該死的帳篷?

他憤怒的嘶吼一聲,把眼前的帳篷撕了個稀把爛,然後一拳打在身後的樹干上.

結果,手下一空整個身子失力栽了進去.

我去!

這顆樹竟然是空的!

雪生才叫出聲,就被一群鳥兒圍住狠啄.

哎喲!好疼.

他立抱住頭臉,全身縮在結實的油布蓑衣里.

蘇姑娘一定也在這里!

想到這里,他猛的起身揮著手臂,試圖把圍著他狠啄的鳥攆開.

不過,這些鳥兒對于這個入侵者十分痛恨,越趕就越生猛的沖上前攻擊他.

雪生只得重新裹住油布蓑衣,十分艱難的在地上摸索,希望能找到蘇林林.

"火,用火."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一聲細微的聲音傳來.

蘇姑娘.

他驚喜無比的叫道:"你真的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