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感動
想到這里,雪生不由懊惱不己:"都怪我當時帶你離開白露村,反而離回去的路越來越遠了."

聞言,蘇林林笑著安慰他說:"呵,這都是命遠使然,我們當時也是被迫離開的,畢竟那實在不太平."

"哎,對咱們而言,在這個世界之中,幾乎沒有太平的地方."雪生有些感歎的說:"處處都是危險."

蘇林林點點頭:他們也算倒黴,自從白露村附近的山洞里出來,就一直在逃亡,幾乎沒安生的時候,兩人還數次遇險,最終卻離回去的路越來越遠.

"你在白露村呆的久,有見過這種靈草嗎?"蘇林林翻過一頁,指著書上所繪的白露霜的形態給他看.

雪生看一眼不由驚叫道:"這不是白茅草嗎?白露村到處都是,一到冬天都翻過來葉子,像下雪了似的."

啊?

原來,她之前被帶到白露村時,看到野地的白雪就是--白露霜!

這下,雪生更加懊悔了.

之前要早知道那白茅草可能助他們回去,就是村里再多幾只大妖,他也要去摘幾株出來.

不過,現在終于找著點回去的門路了,兩人還是十分高興的.

至于定云山跟天師門的恩怨,早被丟到一邊去了.

本來,他們就是無辜被卷入的,這會兒回到原來世界的事兒有了眉目,就沒有必要要這里呆下去了.

"蘇姑娘,我們如何離開靈云島呢?"雪生突然看著她問道.

聞言,蘇林林不由一愣:是啊,之前楚非說過靈云島是被結界于外面隔離開了,要想出去的話--

對了,找到結界縫隙!

想到這里,蘇林林立刻拿起掛在腰間的通靈玉板,正准備把楚非叫出來,就聽風雨中隱隱傳來一陣喧鬧聲.

大家快找,他們一定還在!

若有似無的聲音聽到蘇林林聽中,如同驚雷一般震人心魄.

她緊忙拉住雪生,還沒來得及開口,只聽一道冷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姑娘,這是在哪兒??"

身邊一涼,鬼王楚非己穩穩的立在身前.

呼!

一看到他,滿腔的驚恐之色頓時散去.

有鬼王在,她就不用愁被人發現了.

拿定主意之後,蘇林林指了指外面:"我聽到有人好像在找我們."

聞言,楚非微微一笑:"這個無妨,那群修士根本找不到這兒來的."

說著,抬手散出出去一股極冷的陰氣:"我在這里設了陰陣,他們走不過來的,"

誰知,他話音還沒落,就聽一道尖利的聲音傳來:"師兄,那對賊子在那邊!"

接著,數十把靈劍齊刷的飛過來.

"找死!"這些修士這般打臉,著實擊怒了原本就一肚子火的楚非.

只見他厲喝一聲化為無數鬼影朝逼近修士沖去.

頃刻間,外面痛呼慘叫聲不絕于耳.

躲在帳篷里的蘇林林兩人相視一笑:這回又躲過一劫.

過了好一會兒,外面的都沒有動靜了,仍然不見楚非回來.

蘇林林有些擔心的掀開帳篷:"楚非怎麼還不回來?"

誰知,她才探出頭,便對上一雙似笑非笑的眸子,嚇的她身子一僵,好一會兒才回過神.

云三兒?

你怎麼在這兒?

蘇林林見他被雨淋的渾身精濕,忍住心住的疑惑叫他進帳篷里避雨:"外面雨大,快進來避避,換身衣裳,千萬別凍著了."

說著,見他沒動便伸手出去,把臉上笑意漸消的云三兒拉了進來:"你怎麼到這兒的?陳生呢?"

蘇林林拉他進入帳篷後,先給他一塊毛巾擦臉,然後又找出一套男式長衣遞過去:"咱們都不是外人,你也了別扭捏,趕緊把濕衣服換換吧."

看著蘇林林熱心把云三兒讓進來,雪生一直冷眼看著他沒言語.

待她為避嫌讓云三兒換衣服背過臉之機,雪生目帶警告的盯著他說:"蘇姑娘待人一片誠心,希望善有善報."

聞聲,云三兒換衣服的手頓了頓,繼而低下頭說:"我自然當你跟蘇姑娘是朋友,不然,也不會冒雨過來通知你們--鬼王靠不住."

什麼?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忍不住問:"楚非出事了?"

"呵,蘇姑娘,你真的忘了,鬼王本身就是厲鬼,他是被人刻意養出來的."云三兒有些急切的說:"為的是用來對付定靈山那幫修士."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心里不由一驚:"你是說他現在主人又能控制他了嗎?"

云三兒重重歎了口氣說:"應該是的,現在鬼王在定靈山大開殺戒,待他完成任務之後,蘇姑娘,你就危險了."

蘇林林握緊手里的通靈玉板問:"云三兒,你的意思是?"

云三兒停住整理衣裳的手,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你們跟我回天師門吧,別的不說,保你們兩人的安全還是行的."

"云三兒,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雪生十分生氣的開口:"你難道不知道蘇姑娘親手殺了楚宮里中的天師?竟然還叫她去天師門自投羅網?"

我,真的不知道啊!

蘇姑娘,你殺了天師?

云三兒滿臉不可思義的看著緩緩轉過身的蘇林林問.

"原來,你是天師門的人."蘇林林輕笑一聲問:"你剛才來,其實是想,"

"是,我一開始是想除掉你們的,但是,"他摸著身上干爽的衣服:"我又改變主意了,真的想救你們一命."

聞言,蘇林林十分誠摯的看著他:"我相信你,不過,天師門我們絕對不能去的."

云三兒神色恍惚的說:"天師,他本來是我的師父,是他讓我到定靈山做臥底,沒想到卻被他施迷魂之法送到陳家村守住神燈."

聽他這麼說,雪生立刻上前把蘇林林護在身後,警惕的看著他問:"怎麼,你想要替師父報仇嗎?"

"師父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數,況且,我潛伏三十年,被隱了記憶身份,如今己完成他交待的任務."云三兒語氣悠遠的說:"師父泉下有知,一定也能安心的."

聽他這麼說,雪生才算松了口氣:"你走吧,我們能保住自己身家性命的."

云三兒猶豫片刻,從懷里掏出一枚木符遞給蘇林林:"這是我的令符,你拿著往西南走,聽說那里結界裂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