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又見白鶴
蘇林林嘴角扯了扯,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我上服藥還沒來的及喝呢,心府又增新傷,又得改新方子了."

說著,故作輕松的看了眼雪生:"多虧你給我的那個裝滿靈草的儲物袋兒."

說著,她把丹爐里的湯藥倒出來,拿靈泉水細細沖洗一遍,又開始熬制新藥湯.

"若是會練制丹藥,就不用這麼麻煩了."邊炮制藥材邊感歎.

雪生十分疑惑的說的:"你之前制作的藥丸不能用嗎?"

蘇林林搖搖頭:"那是沒有練制過的生藥,只能治療一些輕些的浮傷."

原來是這樣.

蘇林林看他一眼:"你現體內原本生機極少,萬不能動用妖力."

"這麼說我還能用妖力?"雪生十分驚訝的問:"之前,我怎麼用不了?"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我把你的大穴封住了,所以,你才動用不了."

聞言,雪生十分驚訝的問:"為什麼?"

蘇林林往丹爐里投入一味靈藥:"你現在正是本體虛弱之時,s若是放任妖力橫行,你恐怕很快就被奪體了."

說到這里,她有些愧疚的說:"到底是我當初用藥有誤,"

"蘇姑娘,我不怪你."雪生急忙攔住她的話:"若不是你,我早已不再人世了."

其實,

他突然低下頭說:"當初是我強行要奪那妖物之體的."

啊?

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向他:"你不是說被它們騙了麼?"

雪生滿臉通紅的說:"那其實是我騙你的,附身于我的妖物根本不需要奪體了,因為它已經成功化形了."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她總覺的雪生體內那股妖靈,強大的有些不可思議.

原來是五階已經化形的大妖.

只是,相對來說雪生能用的妖力並不很強大啊.

這時,只聽他接著說:"那大妖原本受了重傷,本身妖力大減,連化形都不能,所以才讓我有機可乘."

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著他:"你可真膽大."

連五階大妖都敢算計.

兩人說話的功夫,一陣風吹來,花瓣紛紛飄落下來,撒了兩人一頭.

真是難得的好天氣,蘇林林揚起臉,深深吸了口久違的靈動清香之息.

看著她漸漸恢複血色的臉,雪生十分欣慰的說:"多虧那只白鶴剛才喚醒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蘇林林輕笑一聲說:"我命大著呢,一時半會兒的死不了."

不過,她能這麼快醒過來,的確跟那只白鶴有關.

當她聽到那聲鶴鳴時,原本渾渾噩噩的頭腦一下子清醒起來.

原本疼痛不已的身子也像是服了靈丹妙藥般,突然不疼了.

聽他這麼一說,蘇林林心里不由疑惑起來:那只仙鶴到底是什麼來頭?

它為何要來救她?

"你真是福緣深厚啊."雪生聽了她的話含笑道.

蘇林林微笑著說:"我總覺的,那只白鶴可能引我們回到原來的世界."

真的?

可惜我們沒本事攆上它.

"急什麼,說不定什麼時候它又現身了."蘇林林笑著說:"現在我們就再這里安心養傷吧."

去了心事後,蘇林林兩人才開始關注起這個地方.

"這是什麼地方?"蘇林林看著滿眼的花樹問.

雪生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蘇林林又按了按頭皮說:"我記得咱們剛開始被陣法傳到,"

"咳,咳!"雪生十分尷尬的打斷她的話:"是,後來我們被打飛出來到這里了."

聞言,蘇林林十分氣憤的說:"那人也太可惡了.怎麼不問青紅皂白就出手傷人?"

雪生心里暗歎一聲:我們可能撞破那人的好事了吧.

他當時可是看到了,一男一女兩個人衣衫不整的滾再一起,想想都不是什麼好事.

說來也算是他們倒黴,竟然被傳送到人家臥房之中.

而且還再別人欲行不軌之事時闖入進去.

但一出手就要人命,也太暴戾了吧.

蘇林林見他神色古怪,不由出聲問道:"怎麼了?咱們是不是沖撞了什麼?"

雪生干笑一聲:"可能是突然闖入人家內室,所以才被打出來吧."

"能一擊把人打飛數里的,這世上就只有修士了."蘇林林皺了皺眉頭:"要麼是妖獸,精怪."

說到這里,她閉上眼沉思半天:"這里並沒有能化形的大妖,至于精怪,非上千年者不能化形,若真有這等精怪,老懷也不會一人獨大,可享一國之供."

"聽你這麼一分析的話,打我們的人一定是修士嘍."雪生恍然大悟:"難道,這里就是定靈山?"

蘇林林眉頭輕舒:"我也是這麼想的,之前楚懷西不是說過嗎?這靈島上,只有定靈山一處修真之門."

說到這里,她又搖搖頭:"不對,有能力將我們擊飛的,還有可能是天師門之人."

雪生張大眼說:"啊,天師門不就在楚王宮外不遠嗎?我看著不像是這里啊."

聽他這麼說,蘇林林才算恍過神:"你這麼一說,這里肯定就是定靈山了."

奇怪,陳生的玉扣怎麼把他們給傳送到定靈山了呢?

而且,落腳地還是人家的內室,真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再說陳生目送蘇林林兩人離開刺探之後,從懷里模出一枚火紅的木球,用力的扔到院子里.

隨之,祠堂中火光大盛,他則身子一矮又鑽回到那堆廢墟之中.

"怎麼樣,把神送走了?"看到灰頭土臉的陳生回來,一直呆在地下密室中等著他的云三兒率先迎上去問道.

陳生點點頭正要應聲,只聽"楚懷西"疑惑的看著他問:"送什麼神?"

"火神,為絕後患,我剛放一把火把這里燒了."陳生隨口應道.

聞言,楚懷西一臉慍怒的說:"你怎麼能擅自,"

"算了,楚太子,你想清楚你來的目的,拿到想要的東西不就行了?"云三兒拉住他不悅的說:"其它的就別多管了,如今兩派正打的難解難分,我們也得有個退路啊."

聞言,"楚懷西"才算平靜下來,有些嫌惡的看著以手撐著身子靠在牆邊的陳生:"我聽說青龍國印在你手里,現在交出來吧."

"是誰讓你來拿的?"陳生掀起眼皮看他一眼,聲音嘶啞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