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倉惶離村
"咱們快走吧!"見她看著那團熊熊大火出神,雪生拉了拉她的衣服催道.

蘇林林深一口氣,帶著滿腹的疑惑跟雪生一起往狗頭嶺跑去.

小心穿過荊棘叢之後,登上那個她們看不到的,長滿雪瓜的土包兒,蘇林林手持那枚玉扣,一手抓住雪生依著陳生所的口訣默念三遍.

口中最後一個字落下,她只覺得眼前一暗.

接著是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來,四周的影色如卷起的畫布一般,鋪天蓋地的湧上來.

蘇林林感動身邊的一切東西都開始動起來.

待她感覺四環四周平靜下來時,驚然發現兩人驚然置身于一間裝飾華美的房間里.

"啊!"蘇林林才睜開眼,還沒來得及認真打量這間十分寬闊的房屋,就被一聲尖叫驚了一跳.

接著,只覺得心口一悶,身子突然凌空飛了出去!

"竟然還有一個不長眼的."隨著一聲清喝,雪生也緊隨期後被打飛出來,就落在被摔的只剩半條命的蘇林林身邊.

不過,他比蘇林林稍微幸運一點,沒落到地上,而是掛到一顆花樹繁枝上,所以還保持著清醒.

"那兩個是什麼人,竟敢擅自闖入云極殿!"

"可是新招來的雜役吧,剛才被我掌風打出去,也沒命在了.哼叫他們不長眼來壞我們的好事!"

一女一男兩的對話正正好落到雪生的耳朵里.

該死的狗男女!

他正要破口罵回去,但見摔在眼前的蘇林林臉色蒼白,雙目緊閉看上去生死不明,便強自忍住憤恨之意,飛身跳下花樹.

"蘇姑娘!快醒醒."他抱起蘇林林用力晃著她,滿臉擔心的叫道.

蘇林林感覺渾身痛的死,頭又被晃的惡心的想吐.

"別,別晃了."她吃力的從喉間擠出幾個字,眼皮跳了跳,還是沒張開.

聽到她的聲音後,愀心不己的雪生才停住手,小心把她摟在懷里問:"你怎麼樣?"

蘇林林只覺得頭像炸開一樣,突突的疼,連張開眼的力氣都沒有:"還死不了."

說完,又停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見她有所回應,雪生就像吃了顆定心丸兒一樣平靜下來.

他小心抱起蘇林林朝四周打量一眼,發現兩人如今正置身于山半腰的一片,開的正盛的矮花樹林之中.

至于先前看到屋子,他找了半天也沒看到.

奇怪,明明之前聲音聽的很清楚,原以為離那個出手傷他們的惡人很近呢.

沒想到根本連屋子角都看不到.

這想倒還安全些.

而且,他們落到這里之後也只聽到那兩句話,之後就沒動靜了.

算了,先安頓好蘇姑娘,等他妖力恢複了再去找那個無故傷人者算賬.

幸好,那人以為他們己經被打死了,那他們就在這里養傷也算安全.

而且,還有這片幾乎看不到邊的花樹為掩護.

拿定主意之後,雪生帶著蘇林林開始找安身之處.

找了大半天,才尋到一塊凸出的岩石,在下邊鋪上厚重的皮褥子,小心把蘇林林放到上面.

拿一床被子給她蓋上之後,雪生才蹲坐在地上,撫著心口重重的喘了口氣.

真是處處都是危險啊.

雪生滿眼憐惜的看著雙目緊閉的蘇林林,想到曆經了這麼多,也沒打探到回去的路,兩人也差不多去了半條命,心里不由生出濃濃的聚喪來.

要是今生都回不去的話,他們能不能在這妖魔橫行的世界里生存呢?

想到這個滿世界的妖獸,魔怪,鬼精,修士,獨獨少了平常人的世界.

他心里就忍不住的發毛.

竟然還有這等地方.

他越來越不想呆在這個世界了.

可是,怎麼才能回去呢?

就在他沉侵在失落幾近絕望的情緒之中時,空中突然飛過一只仙鶴,清戾的叫聲響徹天地,驚的一直沉睡的蘇林林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白鶴!"她驚叫一聲,猛然張開眼,正好看到一只身形優美的白鶴自頭頂飛過.

她心頭一振,看著那只漸漸沒入云間的白鶴,心里漸漸升起了希望.

"雪生,快扶我起來."蘇林林十分急切的叫道.

聞言,雪生立刻彎腰扶起她問:"你好點兒了?"

蘇林林吃力的抬手指著空中幾乎快看不到的白鶴說:"快,我們,"

看著瞬間隱沒于云間的白鶴,她十分沮喪的垂下手:"哎,算了,我們怎麼可能追的上它?"

"追那只鳥干啥?"雪生十分不解的問.

蘇林林從懷里拿出一根棉線:"這是之前,"

她突然頓住搖搖頭:"呵,這世上的白鶴太多了,不一定就是剛才那位."

聽她這麼說,雪生倒是來了精神:"你說,之前在楚宮後園竹林居里,突然出現的那只白鶴精,能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

蘇林林有些遲疑的點頭:"只是我的猜測而己."

她把玩著手里的那根白棉線,又想起被拐帶到這里的花婆兩人.

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是還活著.

"蘇姑娘,你是不是還在怪我冒然帶你離開白露村?"雪生見她一直盯著手里的白棉線出神,不由小心的問道.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我們淪落到此,不過是命運使然."

命運?

雪生不由眯了眯眼:他連自己的來曆身世都不知道,還談何命運.

從什麼時候,他己經不再掛著修靈門門主之位了呢?

也許是看多了陳家村那些隱藏巨深的人,心里才生發了想要探究身世的念頭吧.

"是啊,也許我的命運就是這樣吧."雪生歎了口氣說.

聞聲,蘇林林不由認真打量他一眼,心里猛的一愀:他長的跟李長風越來越像了.

一定是她的眼睛出了問題.

之前,初見時明明一點都不相像,氣質迥然的兩個人,怎麼可能相像?

若說相同,那他們都有一張傾世容顏.

蘇林林看著他愣了會兒,才回過眼,不覺雙手己緊握成拳.

也許,這世間的俊顏都有相似之處吧.

"蘇姑娘,你的傷,"雪生見她難得的盯著自己發呆,不由臉上一紅,低下頭小聲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