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逃離
當"楚懷西"的腳步行至蘇林林兩人藏身的廂房門口時,只聽云三兒笑著說:"我能有什麼目的,這外面的陣法可能是蘇姑娘去大陽村時,"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聲音低下來:"為保護我跟陳生而設下的."

聞言,"楚懷西"才停下腳步,冷笑一聲說:"你們倒是情義深厚啊!"

云三兒干笑一聲:"蘇姑娘,唉,倒底是我們對不住她."

說著,十分隱晦的抬頭朝廂房看一眼:"我真希望她不要卷入到這件事情中."

說完,笑著對"楚懷西"說:"走吧,我們也該回去複命了."

"你真的認為事情成功了?"年輕的楚懷西冷笑一聲:"惦記著那神燈的可不止你們定靈山一家."

聞言,云三兒話峰一轉:"屬于自己的東西,最好不要惦記."

"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年輕楚懷西冷笑一聲:"我可沒那麼大野心,我只拿屬于我的東西."

云三兒愣了下:"這就好,你安守本份最好,不然被人害了也不知道."

聽了"楚懷西"的話,云三兒又朝西廂瞄了眼,才轉身往祠堂里走:"我知道你來干什麼,不過,你要的東西不在我手里."

"楚懷西"也轉身跟著他一起往前走:"那麼就是在陳生手里嘍?"

云三兒輕笑一聲:"那本當屬于他的,"

"哈,莫說現在沒有鬼王撐腰,就是有就他這副模樣擔得起楚王君位?"他輕哂了聲:"哪有一國之君是個殘缺之人的?"

他這句話不知怎麼就刺激到了云三兒:"什麼殘人缺?你難道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楚懷西十分不滿的拔高了聲音:"別以為你是定靈山的人,我就會怕你了,再怎麼著娃你也是我楚國子民,竟然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聞言,云三兒嘿嘿笑道:"叫你一句楚太子,你就真當自己是個皇儲了?呵,你是個什麼玩意兒,自己心里沒數嗎?"

"你!"楚懷西顯然被他的話給擊怒了:"哼,我就是未來的楚王君,這可是計劃之前都說好的,再說了我上位可是對定靈山跟天師門都有好處."

云三兒輕哼一聲:"你真以為能兩邊討的到好處嗎?現在奉勸你一句,話不要說的太滿了,楚王的位子還不在你屁股底下."

聽他這麼說,楚懷西氣的舉起手,就在蘇林林擔心他要出手時,卻見他只是捏緊拳頭緩緩放下:"算了,懶得跟你爭這些無謂的口角,差點耽誤了我的正事."

這時,云三兒好像也平靜了下來,他朝"楚懷西"輕施一禮:"剛才是我太激動了,言語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說完,看著他鄭重的交待道:"陳生最近為失了雙腿很苦悶,待會兒你見到他千萬別揭他的痛腳啊?"

"楚懷西"摸了摸鼻子:"我只是想要拿到青龍國印罷了,只要他肯交出來,我絕對不會多說什麼的."

聽他這麼說,云三兒才緩了聲兒道:"按說我們都不是正常的人,陳生算然殘了腿腳,但卻比我們多著一分人哪!"

楚懷西輕哼一聲:"人氣?有什麼用嗎?我們這樣豈不是更好?終年無病無疾,而且,道云長老還說能延長壽命."

誰知,云三兒慘笑一聲:"本就是是半死之人,還談何益壽?"

"真是不知所謂!"楚懷西重重的甩了甩袖子冷哼一聲,隨著云三兒進入祠堂中門.

看著再次關上的祠堂中門,蘇林林又伏在門板上傾聽許久,才松了口氣,轉頭正要跟雪生說什麼.

卻聽腳邊那堆廢墟里傳來一個極低的聲音:"蘇姑娘,你們在這里嗎?"

陳生!

蘇林林十分驚訝的撲過去,虧得雪生一直關注著她,在她撲到在地之前,伸手扶住她.

這時,蘇林林差點趴到上面的那堆廢墟突然被頂開,突然揚起來的灰土嗆了蘇林林一臉.

"咳,咳!"她狠咳了兩聲,才算壓住嗓子眼兒里的干癢,看頭一頭灰土的陳生問:"你怎麼,"

陳生緊喘一口氣,從土堆里爬出來,一臉著急的看著她說:"蘇姑娘,這里危險,你們趕緊離開吧."

聞言,雪生驚訝的看向他:"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兒?"

陳生重重的呼了口氣說:"剛才云三兒給我發暗號說你們在這兒,讓我來知會一聲兒,他先拖住楚公子."

"那個人是楚懷西嗎?"蘇林林扶住他認真的問.

陳生輕笑一聲,搖搖頭說:"不是,他原本是天師門的人,不過--"

說到這里,他抬手按了按腦門:"我才剛服用清靈丹,有些事兒還沒想起來.對了,蘇姑娘,云三哥交待過我,讓你們最好不要打聽太多,趕緊抽身出去."

清靈丹是什麼?

蘇林林抓住他的手問.

陳生抽出手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小玉扣兒給她:"你拿著這個還生扣就能從狗頭嶺那里出去了,蘇姑娘,這里很危險,你們快走吧!"

"還是回到楚宮里?"雪生搶過這枚黑白相間的玉扣問.

陳生認真思索了下才回答:"不是,我也忘記能送到哪里了,總之比呆在陳家村安全."

說完,再也不理會蘇林林的問題,只是一個勁的催他們快走.

就這樣蘇林林兩人滿腹疑惑的出了祠堂,一路上十分小心的依著原來的記憶來到狗頭嶺.

"蘇姑娘,咱們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走了?"雪生十分不甘心的問.

蘇林林沒有回答,而是轉身驚訝無比的看著他身後!

發生了什麼事?

雪生不由轉過頭.

看著那團沖天而起的大火,雪生驚的張大了嘴:"是祠堂!怎麼突然起火了?"

蘇林林滿臉擔心的說:"希望陳生他們能躲過劫吧."

聞言,雪生也不由感歎:"沒想他們兩個這般重情義."

世人不可能只有一心算計別人的壞人,也有像陳生云三兒這樣,冒險救人的仁善良之人.

只是,清靈丹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