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原因
雪生一把扶起眉頭緊鎖的蘇林林問:"你怎麼了?"

蘇林林深深吸一口氣,把身子往前傾,臉貼在緊閉的祠堂大門上,朝他作了個噤聲動作後,側耳傾聽著什麼.

見狀,雪生也一臉緊張的在一邊蹲下,支著耳朵好奇的聽里面的動靜.

不過,聽了外天,他只聽到身邊蘇林林若有似無的呼吸聲,但見蘇林林仍然一副認真傾聽的模樣,半邊身子還依著他的手臂,于是就保持半蹲著的姿勢未動.

大約半刻鍾功夫,蘇林林才扶著他的手臂慢慢直起身子,嘴角微微上翹:"我終于明白陳生帶我們走後門進來的原因了."

啊?

不是因為路近嗎?

雪生不由好奇的出聲問道.

蘇林林白他一眼:"那你可知道他們去哪了?"

"誰啊?"雪生有些懵懂的問.

蘇林林輕咳了聲說:"當然是陳生跟云三兒他們兩個了."

"這,我哪知道?"雪生見她身子搖搖欲倒的晃晃,忙上前扶住問:"在哪兒?"

蘇林林有氣無力的抬手指了指緊閉著的祠堂.

雪生一副了然的神色:"原來,他們就躲在里面,陳,"

他剛准備叫門,卻被蘇林林捂住嘴:"現在還不知道他們要搞什麼,我頭暈的厲害,先不要驚動他們為妙."

"不驚動?"雪生有些心疼的扶她的寬闊的門簷下坐定:"咱們都來這好一會兒了,他們要是在里面,早就該知道了吧?"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他們肯定不會知道的."

雪生挑了挑眉,剛要開口問什麼,卻見她己靠著牆閉上眼,臉上蒼白而憔悴.

看來,蘇姑娘真的有些不太好.

他看了眼藥香漸盛的丹爐,心里才稍稍安定:"你這藥還要熬多久?"

"一個時辰."蘇林林依然閉著眼聲音虛弱飄忽的應道.

輕弱清軟的聲音落在雪生心頭,如同一根柔柔的羽毛落在平靜的湖面上,蕩漾起一道道無聲的漣漪.

這時,一道細索的落葉聲傳入耳中,他十分警惕的朝四周看了一眼,才抬起手臂,伸向靠在牆上雙目緊閉的蘇林林.

只是,在手臂快要碰她時,蘇林林突然張開眼:"有人朝這里來了,咱們趕緊找地方躲起來."

啊?

他怎麼一點動靜都沒聽到?

就在雪生愣神之時,蘇林林己經尋到藏身之處了:就是祠堂一側那間塌陷一半的破廂房.

"我們躲在這里行嗎?丹爐,"雪生被她指點著,扶她走進這間塌了一半的破房子里,剛出聲質疑,就聽蘇林林有氣無力的說:"不用擔心,丹爐我己經收起來了."

哦,那,

他才剛開口,就聽外面祠堂大門被打開了.

接著施施然的進來一個讓十分驚訝的人--楚懷西.

他怎麼還活著?

來這里作什麼?

他側頭疑惑的看向蘇林林.

卻見她嘴角微微勾了勾,示意他繼續觀查.

雪生再次轉頭看向外面時,楚懷西己經行至祠堂中門門外,只見他皺著鼻子輕輕抽了抽:"怎麼有股藥味兒?"

說完,十分警惕的朝四周打量一眼,當看到那棵有些複蘇之意的火桐時,不由露出些許驚色:"嘿,這玩意還挺結實的嘛."

說完,從懷里拿出一只把掌大小的銅鏡道:"三哥,老生,開門了."

楚懷西手里的這面鏡子!

根之前引開鬼王楚非手里的那面一模一樣!

雪生十分驚詫的跟蘇林林相視一眼:那個在陳生家對他們出手暗算幾人的楚懷西,就是他本尊,根本不是假的.

沒想到這家伙隱藏的這麼深.

蘇林林心里掠過一絲沮喪之意:她之前雖然提防著身邊的幾個人,但一起經曆這麼多,在心底也當他們會朋友來看了.

當初因為楚懷西失落在大陽村,她還傷神愧疚了多日.

沒想到這本來就是人家計劃好的圈套.

他們百般設計自己跟雪生--

難道有什麼更大的陰謀嗎?

想到這里,蘇林林不由心神一凝,看向楚懷西的目光也深沉起來.

蘇林林本以為他口中的兩很快就會出來,所以,特意往前傾了身子,掙出雪生的扶著她的手,十分緊張的盯著外面.

但是,楚懷西朝那面鏡子叫兩聲之後,就把鏡子收起來,神色悠然的打量起院中那顆火桐樹來.

過久許,就在她快要支持不住身子要倒下時,一直緊閉的祠堂中門才被人緩緩拉開一條縫.

接著,是云三兒十分謹慎的聲音:"楚太子?"

太子?

雪生跟跟蘇林林對視一眼:這家伙不是西楚王嗎?

難道,他不是楚懷西?

想到這里,蘇林林就著破爛的木門板逢兒,朝離他們僅幾尺遠的楚懷西認真打量去.

這麼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個"楚懷西"看上比之前的要面嫩的多.

雖然長像一模一樣,但他面色明顯更年輕有朝氣些.

特別是跟從祠堂里出來的云三兒站在一起後,這種感覺更明顯.

之前,楚懷西雖然看著白淨秀致,也不顯老,但跟云三兒等人立在一起並沒有什麼差別.

就在她心中正疑惑之時,卻聽"楚懷西"上前推了把云三兒:"你這回也太大意了,竟然在這里設下陳法.不成心引定靈山的人來嗎?"

"什麼陣法?"云三兒愣了下旋即笑道:"哦,那個可能蘇姑娘設下的,她那半吊子的陣法水准,還總好拿靈石往外仍,這不,上回就引得那琵琶精提前跑出來作亂了,差點兒壞了我們的計劃."

聽了他的話,蘇林林的心里摳的要死:敢情這一伙陳家村的人,沒一個好東西啊.

希望陳生--

罷了,目前能保住就萬事大吉了.

這時,卻聽"楚懷西"十分警惕的朝四周看一眼:"你說,她們也在這兒?"

聽他這麼問,蘇林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他們藏的這個時方並不難找,因為這個祠堂里也只有兩間房子,另外一間完全坍塌了.

"楚懷西"說完,就開始在院里找起來.

這時,云三兒跟上去嘿嘿一笑道:"楚公子,你現在還怕什麼呢?"

"你快說,他們是不是也在這兒?"那個年輕許多的楚懷西緊盯著他問:"你留他們在身邊,又有什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