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棋子
想到死在自己手上的天師,還有被鬼王楚非殺掉的定靈山長老.

雪生的話倒也有幾分道理.

不過,蘇林林對這個並不後悔.

只是,他們這麼被耍的團團轉,她心里還是十分不舒服的.

至于原本的打算,通過老懷打探到回原來世界的途徑,可惜,現在跟老懷結下死敵,根本不可能再從他口里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了.

"我們,白白忙活了一場,僅僅為了別人作嫁衣,我們能撿回來條命就算燒高香了."雪生歎了口氣道.

蘇林林輕笑一聲:"自在江湖,能保住命就行."

他們本就是在逃亡,在哪里流亡不都一樣?

就算是漲漲見識吧.

人心真是難測啊.

自從青山村出來之後,蘇林林越來越怕與人交往了,她真的分不清誰是真心,那個假意.

又有誰會突然捅自己一刀.

縱然有一雙明查秋毫的眼睛也頂事兒啊,她到底沒有一顆玲瓏心竅.

不過,幸好身邊有雪生一直相隨相伴,倒也不算太惶恐.

這個世界實在太不正常了,蘇林林總感覺到有股世界即將要崩潰的之感.

"我實在想不通,老懷到底是何居心."雪生盯著院中那棵看上去恢複些生機的火桐道.

說完,他目光一閃:"蘇姑娘,你之前是不是有意要引老槐來這里的?"

"恩,我以前聽楚懷西無意間說起過,這個祠堂里從來沒有陰霾靠近過,不過,總是無故招來天火."蘇林林笑著搖搖頭:"可惜,那時候我根本沒想到,那時常迷漫在村子里索命的鬼霧就老懷弄出來的."

啊?

雪生十分驚訝的問:"你說,那鬼霧也是老懷弄出來的?"

不是鬼王手里的那柄鏡子搞的鬼麼?

蘇林林輕哼一聲:"就連那把琵琶都當了這顆千年老槐樹的替死鬼,更別說連靈智都沒開的一把銅鏡了."

哦,若是這樣一切都能說的通了.

只可惡,陳家村這幾個人實在太狡猾,蘇林林好心救他們命性,但卻被其百般欺瞞耍弄.

真是讓人恨的牙癢.

蘇林林撮了口氣,看著緊閉著的祠堂中門說:"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陳家村的這些人,那些是天師門的人,哪幾個是定靈山的弟子."

"蘇姑娘,你是不是一直都提防著他們?為什麼?"雪生滿眼不解的看著她:"我從什麼時候開始發覺他們不妥的?"

蘇林林輕笑著搖搖頭:"我真的一直都相信他們?"

雪生撓撓頭:"呃,當聽你說陳二愣子他們給我吃人肉時,我確實對這群人懷疑過."

"後來,你聽了他們所謂合理的解釋,就釋懷了是吧?"蘇林林笑眼看著他問.

雪生有些赧然的點點頭:"他們的說辭還都挺合理的."

蘇林林冷笑一聲說:"從他們刻意破壞我的陣法,令陣法反噬傷我開始,我對每一個人都存有戒心了."

原來,從那時起,她就開始留意這些人了.

只可惜這些人隱藏的實在太深了.

蘇林林有些懊惱的拍了下腦袋:"我事事注意,處處小心還是中了他們的套."

"不過,你能引老懷入彀,"雪生干笑著安慰她.

蘇林林苦笑一聲:"這很可能也是幕後那兩個勢力所想要的."

"若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豈不是當了別人手里的刀?"雪生十分郁悶的說.

蘇林林有些無奈的白他一眼:"你這樣以後怎麼能接任一門之主?什麼都這麼後知後覺的."

聞言,雪生不由低下頭:"你說的對,我是不怎麼聰明."

雖然,師父說他心生單純,要多出去游曆,多經些世事就開竅了.

但是,他花十年的時間,把原來的世界幾乎全部走一遍,見識長了不少,但心智仍然不見長.

今天聽蘇林林這麼一說,心里也十分沒底.

他到底還是不適合做一門之主的.

那些師叔師兄們說的對,他只是徒有一張臉而己.

不過,如今這張曾讓他十分驕傲而又厭棄的臉,在蘇姑娘眼里與一般人沒什麼兩樣.

這讓他幾乎忘記了自己之前極為看重的盛顏.

也不是他孤芳自賞,實在是身邊人那驚豔的目光,讓他不注意都難.

不過,面對根本不在意他容貌的蘇林林,雪生心里竟然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其實,蘇林林之所以不太關注他的容貌,一則是之意跟同樣容色極出眾的李長風相處幾年,對于美男算是有所免疫了.

更重要的是,隨著雪生體內的妖脈被漸漸壓制住,她驚然發覺他跟李長風竟然有些神似.

確切的說是越看越像了.

也許,所以盛世美顏都有些相通之處吧.

由于對李長風刻骨的愁恨,讓她越來越不願去看雪生那長神似的臉了.

明明一開他們兩個一點都不像的.

蘇林林對此也很郁悶.

兩人擔心吊膽的在祠堂里躲了會兒,見外面並沒有人追過來,方才放下心來.

精神松懈下來之後,蘇林林便開始感覺心眉心處突突的痛.

身子也沒有一絲力氣.

她輕喘了口氣,吃力的拿出丹爐,起火預熱准備一爐靈藥來服用.

"蘇姑娘,你是不是受內傷了?"這時,雪生才看出她的不妥來,不由上前關切的問道.

蘇林林微笑著安慰他:"不過是有些乏力罷了,煮個養神甯氣湯喝了就行."

"這就好,我真怕你被雷擊那一下子,會留下,"雪生緩了神兒道:"我這嘴不吉利,還是別說了吧.呵呵呵,你沒事就好."

蘇林林面上笑著,心里卻是暗自歎氣:還真被他說中了,她因為跟赤魚珠立有血契,所以,當天雷辟到纏住琵琶精的赤魚珠上時,有一部分天威轉嫁到了她身上.

說實話,能撿回一條命就讓蘇林林感激不己了.

至于內傷,真的很嚴重.

之後為迷惑那些心懷不測的陳家村的人,她只得強裝沒事兒.

這會兒她又怕雪生亂了心神,他才恢複一點點本體生機,最好不要勞心耗神.

眼看著丹爐里的藥香嫋嫋升起,蘇林林一直強撐著的身子也不由松懈下來.

"蘇姑娘,你怎麼了!"雪生一個箭步上前扶住突然倒下的蘇林林驚叫道.

蘇林林抓著他的手臂力坐起來,輕噓了聲說:"別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