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真像臨近
嘿,你們斗架,可別把我這個池魚給殃及了啊!

想到這里,蘇林林趁那位天師門的黃師妹,沖上去跟定靈山的修士對打的機會,喚出大金刀,拽雪生上來一起逃跑.

當定靈山那些修士發覺他們逃走時,大金刀己經帶著兩人逃到了陳家村祠堂之中.

蘇林林兩人一進入祠堂便發覺這里有什麼不同.

"蘇姑娘,你看!"雪生在環顧整個院子之後,驚訝的指著院子正中的那顆梧桐樹.

蘇林林瞄了眼那顆枝葉枯焦的火桐樹說:"陳生他們不見了."

聞言,雪生才查覺到祠堂里只有他們兩個人.

他不以為然的說:"他們都長著腿,可能先會楚宮了吧."

蘇林林搖搖頭:"陳生沒腿了."

"那你說他們去哪兒了?"雪生撓了撓頭問:"對了,咱們再這兒安全嗎?那些修士不會追過來嗎?"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應該不會,他們之間得先打出個勝負來."

不過,想到之前她們跟那兩波人都結下仇怨,所以,他們打完不管誰勝出,都會來找他們報仇.

于是,蘇林林急忙把祠堂大門關上,然後又以靈珠擺成一個簡單的隱匿陣法.

布置妥當之後,她才喘了口氣兒,靠再祠堂門口說:"陳生,他們到底去哪兒了?"

雪生上前扶住她問:"你懷疑他們也被害了?"

蘇林林笑著搖搖頭:"云三兒是定靈山的人,就怕陳生,"

說到這里,她突然笑起來:"看來大家都有後台,就我們兩個傻子一樣,撞到定靈山跟天師門的恩怨陣里."

聞言,雪生不由張大了嘴:"你說,陳家村這些人都是,"

蘇林林輕笑一聲:"你之前沒聽陳二愣子他們說嗎?"

他們呆再這兒都是有目的的.

至于圖的什麼,他們也不知道.

雪生突然有些懊悔:"早知道就先好好拷問下那兩人了,咱們也不至于這麼被動."

被動,

蘇林林十分無奈的歎了口氣:"如今,我們兩個都身受重創,極力保全的楚非又攝于天師門人,無法現身,"

"都是我連累了你."雪生十分懊惱的說:"若是我能調動妖力的話,雖不敢跟他們力戰,至少護著你逃走."

蘇林林從懷里掏出一瓶靈泉水,來到那顆火桐樹下,順這樹根緩緩澆灌下去.

"它還能活過來嗎?"雪生疑惑的看著她問.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這火桐生命力極強,又生再這向陽之地,不會就這麼被害死的."

說到這里,她微微一笑:"更難得得是它還主火金之力."

也就是說金火之力跟本不能傷它.

至于陰邪之力,雖能傷它但一時也斷不了它的根本.

雪生恍然大悟:"怪不得那陰槐怕它."

說到這里,雪生驚訝的問:"你什麼時候發覺,咱們被老懷算計了?"

蘇林林定了定神說:"之前我們在大陽村,我聽到一個小女孩兒的求救聲."

我怎麼沒聽到?

蘇林林輕笑一聲:"我一度也認為是幻聽,就在老槐樹枯萎之時."

雪生不由張大嘴:"真的?你是說大陽村還有人活著?"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我原本也沒想到大陽村還有人活著,但是,這回在大陽村里,好像看到還有幸存之人.

"真的?"雪生滿眼好奇的盯著她:"我怎麼一點都沒查覺?"

蘇林林輕舒一口氣,你沒發現也很正常,因為我一開始也以為是看花了眼呢.

什麼?

蘇林林嘿嘿一笑:"定靈山的道士之中,混著一個大陽村的孩子."

啊?

雪生滿臉不可思義的問:"這怎麼可能?那幫修士不可能連同門師兄弟都不認識吧."

蘇林林輕笑一聲:"你真以為定靈山的那群修士之間,關系親如兄弟嗎?"

雪生挑了挑眉:"那也不至于連同門都不認識吧?"

"若是他們真的能相互信任,之前那個老道士也不會被那麼容易被殺了."蘇林林有些感慨的說.

雪生仍然一臉疑惑的問:"你是如何看出來,他們之間混入了外人,還是大陽村的人呢?"

蘇林林輕笑一聲,能在大村,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事先埋伏在這里的修士給干掉,然後頂替上去的人,除了大陽村的人,還能有誰?

雪生承認她說的有一定道理,但還心懷疑惑:"這也不能肯定,一定就是大陽村的孩子,"

"我認的那個孩子的眼神,"蘇林林淡淡的看他一眼:"就是那天我們從河里掉落到樹上時,遇到的那群孩子中的一個."

雪生滿臉驚訝的看著她:"真的?這個,你都能看出來?"

蘇林林微微一笑:"哈哈,我可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呢."

也是,隨著功力日益增長,她的五感越發的靈敏,幾乎到了明查秋豪的程度.

而且,還能夠過目不忘.

這一點就一般的低階修士,都不一定有這個能力.

聽了她的解釋之後,雪生接著問道:"那孩子,"

"對了,具體是哪個孩子,這麼有心機,能在村里潛伏到現在,而且還成功的干掉一個修士取而代之?"雪生十分感興趣的問道.

蘇林林淡淡的應到:"就是那幾個孩子中,最大的那個."

雪生十分努力的想當時那幾個孩子,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他們的面目了.

心頭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而己.

"蘇姑娘當真厲害!竟有這等過目不忘的本領."雪生十分欽佩的看著她說.

蘇林林苦笑著搖搖頭:"呵,這也沒什麼用,總歸是沒有足夠的能力."

她沒說出來的是:心智還不如一個孩子呢.

"蘇姑娘,你說老懷為何要籌謀這些,"雪生皺著眉頭說:"我連他做了什麼都不清楚,更想不到定靈山的人還有天師門之人,為何突然會找上來?"

對于他的疑問,蘇林林也是一頭霧水.

如今,她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被人當作棋子了.

但是,他們這枚棋子卻把雙方博弈勢力都得罪死了.

"哼,定靈山跟天師門那兩幫人,一定是借我們的手,先除掉自家礙眼的人物,接下來一定還有什麼大陰謀."雪生氣哼哼的看著緊閉的大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