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兩門相爭
而且,中了這種毒之後,人的生機會迅速的衰退,中好雪生之前被老懷所扮的楚懷西所傷,所以,他縱然中了這種毒.

蘇林林多半以為他情況惡化,根本不可能想到中毒.

至于,雪生肩膀上的那枚毒針,多虧了云三兒之前想要替她扶住雪生時,一直盯著他的肩膀看.

當時,心里頭對他也十分警惕的蘇林林,下意識的認真關查了下雪生的肩膀.

因為她因洗練林氏功法五感極為敏感過人.

所以,細查之下竟然發現了那根幾乎完全沒入肩頭的銀針.

"多虧你眼神敏銳,替我拔出了這根毒針."雪生撚起那根細如牛毛的銀針笑著說:"不然,現在莫說跟你們一起去大陽村了,怕是連命都沒有了."

蘇林林從懷里掏出一個玉瓶丟給他:"放心吧,只要還有一口氣兒在,我就能吊住你的命!記得,每隔兩個時辰服三顆."

說完,看了眼正默默的刨坑准備埋人的云三兒,對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忙活的楚非說:"走吧,我們這就去大陽村."

"蘇姑娘,等等我們."見他們就要出去,云三兒丟下手里的鐵锨追上來.

蘇林林認真看他一眼,輕呼了口氣說:"大陽可能還有點危險,目前,這祠堂有火桐樹在,就沒有陰邪之物靠近."

"是啊,你們兩個還是留在這兒更安全."雪生查覺到蘇林林不想帶著他們,便接著她話說.

云三兒還要再說什麼,卻被陳生拉住:"我們兩個手無縛雞之力,去了也是拖累,不如就留在這兒等著呢."

聞言,蘇林林轉頭看他一眼,然後從儲物袋兒里拿出一對刻好的木腿兒給他:"這雙木腿兒你試著裝上看看."

陳生十分激動的接過木腿兒說:"好,這東西怎麼按上去?"

于是,蘇林林又轉回身,十分耐心的教他如何帶木腿走路.

至于實踐,因為他大腿的傷口還沒好全呼,還無法下地來試行.

離開祠堂之後,雪生十分不解的看著她問:"你怎麼不帶他們一起到大陽村?"

"他們是活尸,根本不能到大陽村那陽邪之地."楚非淡淡的說:"蘇姑娘也是在保護兩人."

啊?

那之前楚懷西不也去了?

楚非輕哼一聲:"所以,他就留在那邪陣里出不來了."

"你說,之前楚懷西為何非要跟咱們一起到大陽村?"蘇林林有些疑惑的說:"他應該也知道陳家村的人,是無法在大陽村行走的."

楚非身子頓了頓:"這個,我也想不明白.就連他們這些活尸無活踏足大陽村,也是自那面鏡靈處所得."

哦?

連鏡子也成精了?

蘇林林瞥了眼一臉驚訝的雪生道:"這有啥稀奇的?琵琶都能成精,鏡子自然也能嘍."

這個世界真是太令人不可思義了.

雪生心里暗自感歎道:還是原來的世界更安全.

思及原本的世界,他心里那股急著回去的焦灼感少了很多,反倒是心里多了絲迷芒:九歲前的他到氏經曆過什麼?

可有見過生身父母?

這些,他以前從來就沒有想到過.

因為,在靈修門的日子里,每天都聽師父無數遍的哀歎他無法修習靈術,為以後如何接任門主而發愁.

還有,同門的師兄弟們明里暗里的嘲笑,讓他一門心思的鑽營如何才能變得強大起來.

若非報著這樣的心思,他也不可能輕易的被拐帶到白露村.

但是,現在他心里對于回到靈修門振興本門的心思,不知不覺的有些淡了.

倒是對自己的身世多了幾分好奇.

因為心里裝著心事,所以,三人一路上並沒多說什麼,只加快步伐往大陽村趕去.

當他們再將來到村西頭時,驚然發現橫在那里許久的深淵不見了!

這--

雪生十分驚訝的指著平整如初的地面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

楚非一臉淡然的說:"老懷沒了法力,如今也沒法分出地裂了."

這地裂竟然是老懷弄出來的?

蘇林林皺著眉頭問:"他整出這麼大的陣仗,到底有什麼圖謀?"

楚非回頭看她一眼,然後徑直往前走去:"蘇姑娘難道猜不出來嗎?"

蘇林林輕笑一聲:"我哪猜的得這個呀."

聞聲,楚非回頭看向她:"那你之前怎麼知道,琵琶精背後還有黑手?"

"這個嘛,我只是感覺她死的太容易了,完全沒有那種主使的能力."蘇林林摸了摸鼻子說.

其實,說到底不過是直覺而己.

從琵琶精被雷辟開始,她就知道這事兒有蹊蹺.

只是,她沒想到陳老皮竟然也參于其中.

一開始蘇林林只是感覺云三兒有些不對勁兒,但沒想到這回真的看走眼了.

"蘇姑娘,我真的不明白,老懷整這出兒到底是為了什麼."雪生實在憋不住問道.

蘇林林也是一臉茫然的搖頭:"我也不清楚."

楚非輕哼一聲:"這件事兒可能遠沒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走吧,前面就在老懷靈體所寄生之處,咱們過去問問不就清楚了?"

他的話剛落音,只聽一聲嬌笑聲自空中傳來:"哈哈,鬼王,咱們又見面了."

天師門的人!

隨著一陣清靈的鈴鐺聲響起,楚非突然雙手抱頭大叫出聲.

看到他身形一陣模糊,蘇林林趕緊舉起陰靈玉.

就在一只金鈴落到他楚非頭頂之時,搶先把他收了進去.

"又是你這個死女人攪局!"只見那個在楚宮被她打跑的女天師門弟子,氣呼呼的落到她跟前叫道.

沒想到這事的幕後主使竟然是天師門!

蘇林林原以為只跟定云山有關系呢.

剛一想到定云山,只見數十位修士禦劍而來.

呵,今天看來是要交待在著兒了.

誰知,蘇林林還出聲,就聽天師門的那位女弟子朝著那群修士怒喝一聲:"你們這些臭修士,不是自詡為仙人了吧?紮堆上來拿法器傷人算什麼好漢?有種的一個個上來跟老娘打."

"原來是黃師妹,我定靈山弟子從不以好漢自居,怕是你今天要被困在陣中了."其中一個定靈山修士,十分無恥的笑著說:"不過,有這位蘇姑娘陪葬,想來你在往生路上也不孤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