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擊退靈槐
頃刻間,己長成一副枝繁葉茂之勢.

"老桐?你竟然沒死?"老懷驚叫一聲,枝葉暴長,長長的槐樹枝朝蘇林林襲來.

只見那顆老桐樹正中間,突然開始結出一個巨大的花苞.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那徐徐盛開的花兒:"這,不是當初,"

沒錯,這個形似巨蓮花的火桐火,就是她當初那大魚所追殺,不慎落到這大陽村外時,落到上面的那朵花兒.

沒想到那顆葬身于深淵源之木,竟然是顆火桐樹.

當時,若不是聽到一句無意的童言,她也不知道火桐既是老槐樹的克星.

想到那幾個熱心救她跟雪生從樹下來的幾個孩子,蘇林林心不由閃過一道哀傷:他們怕是己經喪生了吧.

"蘇姑娘,你看,那朵火桐花把這棵邪槐給燒了!"就在她心神恍惚之時,只聽云三兒在耳邊叫道.

聽他這麼一叫,蘇林林才回過神:只見那朵自火桐樹上開出的巨花中噴出一道炙熱的火光,把張牙舞爪的老槐樹燒的吱吱直叫換.

看著慢慢被燒成灰燼的老槐樹,陳老皮滿臉絕望的閉上眼:一切都完了.

待他睜開眼時,驚然發現本該魂飛魄散的鬼王楚非,身形飄搖的立再眼前.

"說吧,是誰派你們來的?"楚非盯著剛清醒過來的陳二愣子問.

卻聽陳二愣子慘笑一聲:"哈,你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說著,意味深長的看了陳老皮一眼,噴出一口黑血,腦袋一歪咽了氣兒.

"這下,他真死了?"雪生指著他疑惑的問.

蘇林林上前探了探脈,才點點頭神色凝重的說:"這回算是死透了."

"哈,他可沒本事起死回生了."云三兒拍拍手輕笑一聲道.

蘇林林轉頭看他一眼:"什麼起死回生?"

"蘇姑娘,你是不知道,只前我可是跟老,呃,這家伙親眼看著他咽氣的."云三兒看著被捆著雙手,神色慌慌然的陳老皮,聲音不自覺低下來.

聞言,雪生十分好奇的問:"世上真又起死回生這事兒?"

蘇林林心里也是激蕩不已:若真有這等神法,那她兒子--

"他們,呵,包括你們都不是真正的人."楚非輕笑一聲:"還談何回生?只是死的更透點罷了."

聽他這麼說,云三兒不由慌張起來:"那我們怎麼才能變的更正常人一樣?"

"那得問蘇姑娘,我可不知道."看到陳生滿懷期望的目光,楚非輕歎一口氣說.

蘇林林上前抓住陳生的手腕,以食指與中指並攏重重按上去.

"怎麼樣?蘇姑娘,我還有救嗎?"陳生十分緊張的盯著她問.

蘇林林朝他微微一笑:"沒事兒,不用憂心."

聽了她的話,一直提著心的云三兒也忐忑的伸也手:"蘇姑娘,你,"

不等他說完,蘇林林便為他把起脈來.

按上他的手腕之後,蘇林林不由神色一凝,看著他沉聲問道:"云三兒,你到底是陳老皮,還是陳四兒?"

聞聲,地上的陳老皮輕笑一聲:"你現在再問還有什麼意思嗎?之前,我不都說過了麼?"

"說過什麼了?"云三兒卻有些云里霧里的問.

陳老皮淡淡的撇他一眼:"你我,本來不就是同飾一角兒嗎?"

同飾一角?

這時,蘇林林才想起之前被云三兒帶著,從楚宮進入陳家村時,見到陳家村其他人時,他們總叫云三兒陳老皮的原由了.

之前,她還以為這些人頭腦亂之故,沒想到陳四兒跟陳老皮兩人的身份是可以互換了.

難怪,她總感覺云三兒的言行舉止,與他的出身以及角色不相稱.

想到這里,她轉而看向一臉懵懂的云三兒:"你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嗎?"

云三兒拍了拍腦門:"我也記不清自己到底是陳家村的誰了."

"哈,他不過是我的一個分身而己,記住什麼,扮演什麼角色,自然是由我說的算."陳老皮輕淡的看了眼一臉迷芒的云三兒道.

看來,陳家村之遠遠超過她的想像啊.

想到這里,蘇林林蹲下來看著陳老皮問:"老懷為什麼要弄出個陳家村出來?還有,你三十年前為何要殺掉陳家村幾百口人?"

陳老皮剛要開口,突然身子一抽,接著,一口黑血朝她噴出來!

驚的蘇林林身子往後一仰,就地滾出去幾尺遠,才躲開那口腥臭無比的黑血.

看著落到地上,燒的石板滋滋作響的黑血,蘇林林撫著心口,有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這家伙實在太歹毒了!"雪生恨恨的朝陳老皮己經僵直的身子,恨踢幾腳罵道.

蘇林林輕吐一口氣,過去拉著他說:"算了,他都己經死了."

只可惜什麼也沒問出來.

就在她郁悶之時,只聽一直凝視著這祠堂主神位的楚非開口道:"原來,這里真的是瑤瑤最後安身之地,只是,"

說到這里他無限寂寥的歎了口氣:"陳家村的人,並非我的骨血後人."

啊?

聞言,陳生不由張大眼:"您,不是我的先祖?"

楚非神色晦暗的看著他搖搖頭,嘴角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容:"不是,當年我--"

說到這里,他突然紅著臉打住,急急轉了話題看向蘇林林:"蘇姑娘,剛才我們把老槐引到這里,火桐花只重傷了它,並沒有徹底除掉它."

"我知道,所以,我們現必須趕到大陽樹,將它連根拔起!"蘇林林有些擔心的看向他:"你還能頂得住嗎?"

楚非微微一笑:"我沒事兒,還沒謝過你的救命之恩."

說著,朝蘇林林深施一禮.

蘇林林看向身邊的雪生:"你之前被陳老皮暗算,這會兒,"

"沒事兒,走到大陽村的力氣還是有的,你不用擔心我."雪生打斷她的話道.

原本,蘇林林也十疑惑老槐樹在陳生家突然發難時,雪生為何會沒了一絲生機.

後來,把他背到祠堂,聽到陳老皮跟陳二愣子的話後,才明白過來.

原來,是他當時趁亂,把一根萃了雪瓜花毒的銀針刺入雪生肩頭.

因為,蘇林林前世從未見過雪瓜,只是來到這個世界才吃過幾回.

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雪瓜的花竟然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