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真像浮現
"恩,希望老祖能賜下還生丹,這樣,咱哥倆以後就能光明正大的出去了."又是那個讓人牙冷的聲音.

聽了兩人的話,陳生氣的幾欲嘔血,他正要推開那道暗門,卻被蘇林林死死抓住手臂.

蘇林林緊緊抓住暴怒的陳生,聽著外面那兩道狂妄的聲音,心里不斷祈禱楚非趕緊過來.

云三兒看了眼仍然在昏迷的雪生,滿口的疑惑憋在心里,不敢問出口,怕驚動了外面的人.

他跟陳生本就是普通人一個,況且陳生還殘著.

原本連蘇姑娘都引為依仗的雪生,如今卻昏迷不醒.

至于蘇林林,他這會離的很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發微微發抖的手臂.

原來,之前他們都被她滑稽的外表給騙了,他可是眼睜睜的看著雷火降下之時,有道火光擊向她的.

雖然那琵琶精脹承擔了絕大部分雷霆之力,但蘇姑娘一介肉身抗過這天雷之威,必然也受了重創.

不然,以她之能不可能僅背雪生行兩里路,身子就一直顫抖.

想到這里,他心里越來越沒底.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他怎麼一點頭緒都沒有?

但是,現在又不能出聲,他只悄悄把靠在蘇林林身上的雪生輕輕挪到自己肩上,以期為她減些壓力.

雪生一靠過來,他便感覺到被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這家伙身子怎麼這般沉重!

虧得他之前沒有逞能背他,不然,以他被老樹精折騰的去了半條命的手子骨,根本就背不起來他.

這下,他對蘇林林從心底又多了層敬意.

感覺到身上一輕,蘇林林看了眼吃的力的扶著雪生的云三兒,深吸了口氣,抬手把雪生放平身子讓他靠在牆上.

聽著外面兩個人得意的之極的聲音,她的心也漸漸沉入谷底.

都這麼久了,楚非還沒回來,怕是凶多吉少了.

偏偏雪生又--

她的心漸漸提起來:千萬不能讓外面兩個人發現他們.

"哼~這是--"偏偏在這個時候,雪生突然醒過來了.

雖然他一開口,就被蘇林林捂住了嘴,但是,還被外面兩個人聽到了動靜:"什麼人?!"

只聽一聲厲喝,外面兩人開始狐疑的在祠堂里翻找.

"二哥,剛才從哪個地方傳出來的聲音?"一個讓他們恨的牙癢的聲音緊張的問.

隨著哐當哐當一陣物什麼倒落之聲,那個讓人意想不到的聲音應道:"我怎麼聽著像從這牆後頭傳出來的?來,把這尊泥像弄開,看看後面是不是藏著什麼人?"

蘇林林一手捂著雪生的嘴,一邊把臉貼在牆止聽著離暗門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剛才她從陳生的慘白的臉色可以看出,這道暗門就在外面兩人口中那尊泥像後面.

雪生著急的扒開的她手,正要開口,只見蘇林林猛色起身撞開向暗門.

"哎呀!砸死我了!"

"啊!我的腿!"隨著兩聲驚呼,蘇林林身手麻利的掏出一卷麻繩,將兩個被泥像砸中,正痛呼不止的兩人就地捆住.

一看到他們突然出現在面前,陳老皮激動的指著陳生大叫:"哈,我竟然忘了,還有你這個禍害沒除去."

蘇林林則盯著另一個震驚不己的看向他們的人說:"陳二愣子,你竟然沒死啊!"

沒錯,這兩人就是陳老皮跟據稱己身亡的陳二愣子.

"真沒想到,你們竟還有命出來."陳二愣子看了眼諸人笑道:"不過,待那顆梧桐樹死後,你們也該,"他還沒說完,便被蘇林林一腳踩到臉上:"梧桐樹是不會死的."

說完,照他腦後踢一腳,只見陳二愣子眼皮一翻便暈了過去.

嚇的被他壓在身下的陳老皮眼神一閃,連連求饒.

"蘇姑娘,他們--"云三兒剛一開口,就見蘇林林飛奔出去,邊從儲物袋里取出靈泉水,給院那棵己經枯萎的梧桐樹澆水,一邊應道:"就讓他們呆在那里,看住別讓跑了就行."

這時,陳生才緩過勁兒來,他指著一臉求饒的陳老皮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這害我們?"

陳老皮眼神閃了閃說:"我,也是聽命于二愣哥的,只是奉命行事而己."

"你們奉誰的命?"云三兒氣憤的盯著他問.

一看到云三兒,他突然哈哈大笑:"你,竟然會問我這個."

聞言,陳生不解的看著他:"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云三兒也一臉懵懂的看向他:"你今天最好把話說清楚,不然,"

"呵,不然你們又能怎麼樣?"只見一根樹根突然從地下鑽出來,瞬間長成一顆參天大槐樹.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的在背後作祟啊,老懷.

蘇林林信步走過來,滿眼平靜的看著它道.

聽到她的聲音後,只見這棵將半個院子籠罩其中的老槐樹,枝葉輕顫著大笑:"哈哈,蘇姑娘好計謀啊,竟然留住了鬼王的性命,可惜,那個楚非還是如兩百年前一樣蠢笨."

聞言,蘇林林目光一閃:"你真的以為,鬼王就是我最後的殺招嗎?"

說完,她突然往後疾退幾步,只見身後那顆己枯萎的梧桐樹,突然開始生枝發葉.

頃刻間,己長成一副枝繁葉茂之勢.

"老桐?你竟然沒死?"老懷驚叫一聲,枝葉暴長,長長的槐樹枝朝蘇林林襲來.

只見那顆老桐樹正中間,突然開始結出一個巨大的花苞.

蘇林林驚訝的看著那徐徐盛開的花兒:"這,不是當初,"

沒錯,這個形似巨蓮花的火桐火,就是她當初那大魚所追殺,不慎落到這大陽村外時,落到上面的那朵花兒.

沒想到那顆葬身于深淵源之木,竟然是顆火桐樹.

當時,若不是聽到一句無意的童言,她也不知道火桐既是老槐樹的克星.

想到那幾個熱心救她跟雪生從樹下來的幾個孩子,蘇林林心不由閃過一道哀傷:他們怕是己經喪生了吧.

"蘇姑娘,你看,那朵火桐花把這棵邪槐給燒了!"就在她心神恍惚之時,只聽云三兒在耳邊叫道.

說完,她突然往後疾退幾步,只見身後那顆己枯萎的梧桐樹,突然開始生枝發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