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正的惡人
見狀,蘇林林立刻舉起手里的通靈玉板:"收!"

"蘇姑娘,你別費這個功夫了,縱然收了鬼氣他也再凝不成體了."只聽身後傳來陳老皮幽幽的聲音.

蘇林林收通靈玉板,轉身驚訝的看向他:"原來是你!"

陳老皮一把推開震驚不己抓住他的云三兒,朝蘇林林近前一步:"沒錯,三十年前,是我滅了這個邪惡的村子."

什麼?

原來,陳家村那幾百口人是你殺的!

陳生嘶吼著從床上撲下來,爬出堂屋,雙目充血的盯著他叫道.

"哈哈!就是我,只是,我沒想到竟然還有你這個漏網之魚!"陳老皮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當然,如果沒你活著,我今天也不會這麼成功."

你真的以為自己成功了嗎?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自地下傳來.

驚的蘇林林一把抓住身後的雪生飛身躍到院牆外!

隨著云三兒一聲尖叫,只見整個院子突然被一顆自地勃發而出的大樹層層包住.

眼見一根根瘋長的枝條卷起云三兒跟陳生兩個,飛快朝樹心深處送去,蘇林林一把丟出大金刀.

隨著一道金光閃過,那棵朝他們瘋狂追擊而來的枝條,嚇的刷一子全退回去了.

接著,更多的枝條飛舞著攔住大金刀的去向.

不過,大部分枝葉還被碰到大金刀便被鋒利的銳金之氣斬斷.

眼見大金刀勢如破竹般直插到突然生出的樹心之中,蘇林林方才舒了氣.

"蘇姑娘,先放我下來."雪生十分窘魄的看著她問:"這是怎麼怎麼回事兒?"

蘇林林指了指差著被樹枝勒死的陳生兩人說:"你在這兒好好呆著,我去把他們救出來."

雪生有些脫力的委頓在地:"好,我等你."

蘇林林轉身離開後,他才撫著胸口,咳出一口烏血,輕輕抽了口氣雙目漸漸合上.

"蘇,蘇姑娘!救命!"一看到她過來,云三兒死命的扒拉著繞在脖子上的槐枝叫道.

蘇林林手持一把匕首,用力砍斷緊緊急勒著他的樹枝,順手拽過來一邊被嚇暈過去的陳生說:"快走!楚非也堅持不了多久."

啥?

鬼王?他不是--

云三兒一句還沒說完,便被蘇林林提著後領往前狂奔而去.

"松,松,松開點兒--"

云三兒大張著嘴再也發不音:我沒被樹枝勒死,就要被蘇姑娘你給勒死了!

就在他感覺眼前開始模糊時,蘇林林才喘著粗氣兒松開了手:"我實在走不動了,先在這兒歇息會兒吧!"

說完,突然驚叫一聲:"雪生!你快醒醒!"

"咳,咳!"這一聲倒把快被勒死的云三兒驚的回了魂兒,他看了眼臉色青白,身子僵直的雪生問:"他死了嗎?"

他話音才落,只聽一邊的陳生悠悠轉醒:"我,這回真的死了?"

原本十分焦心的蘇林林被兩人這麼一打叉,心里倒是松泛了些:"放心吧,你還死不了,雪生也還活著呢!"

說完,看了不遠被裹在層層樹枝間的那扶金色,眉頭皺的更深:"看來,這回楚誹失敗了,大金刀也撐不了多久了."

"云三兒,你背著陳生,我們趕緊離開這里!"蘇林林立刻站起來,背起昏迷不醒的雪生對云三兒說.

陳生十分慚愧的紅著臉對蹲下來背他的云三兒說:"都是我連累了你."

"你可好多了,少了兩條腿也沒多重."云三兒一把背起他,看向走在前面步子有些踉蹌的蘇林林說:"真辛苦的是蘇姑娘,那位個子那麼大."

說著,他快行兩步追上蘇林林:"雪生剛才明明還好好的,怎麼突然,"

"他本來就生機無多了,之前不過是他硬撐著而己."蘇林林看他一眼說:"你在村里熟,可知道那里生有梧桐樹?"

梧桐樹?

云三兒歪著腦袋想了想,突然雙目一亮:"樹東頭族祠中有一顆大梧桐樹,我知道有條小路很快就到哪兒了."

說著,他著陳生轉了個彎兒,從一條生滿野草的小道往前走去.

"錯了,往北走更近."當他們穿過胡同之後,云三兒正要繼續往前走,只聽背上的陳生出口指正:"那個祠堂還有個後門.我們從這邊的後門進去."

聞言,云三兒一臉贊賞的說:"還是你這個原住之民知道的更清楚."

四人緊趕慢趕的穿過一片舊敗不堪的村落,很快來到一座看上去比一般民居更大,更結實點的大院子後面.

只是,眼前這個全部由青石砌成的九尺來高的石牆,如今被一叢叢鐵樹嚴嚴實實的圍住.

看著鐵樹上那一根根尖利的長刺,蘇林林心里不由犯憷.

"後門就在那邊!"這時,只聽盯著院牆打量許久的陳生,指著一株最為繁茂的鐵樹說:"老四,你看到樹中間那顆最大黃鐵果兒了嗎?"

云三兒認真瞧了半天,才看到他說那棵鐵樹果子.

"快,抓住它往南扭."陳生指著那顆看上去比一般的果子稍大些的鐵果說.

累的不行的蘇林林放下雪生,滿臉驚奇的看著云三兒伸出手,顫微微抓住那顆金黃的鐵木果用力往南扭.

接下來讓人無驚奇的事情發生了:眼前的荊棘樹居色自動往兩邊閃開,露出一道斑駁的石門.

云三兒正要上前去推,卻被陳生叫住:"讓我來!"

只見他掙著身子伸出手,用力按在那道石門上:"陳氏子孫,更生,前來拜見諸先祖."

這話一說完,就見那道石門應聲而開.

蘇林林幾人進去之後,石門又無聲的關上,牆外的鐵林叢依然緊緊依著圍牆.

他們從後門進了祠堂之後,發現自己置身于祠堂後面的內間,僅一個被藤蔓糊住的窗子里,透進來些許微弱的光,才讓蘇林林勉強看到陳生口那道通向正祠之門.

她正要上前推開之時,卻聽見一道極為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二哥,你說他們真的都留下了嗎?"

"哈,這回老祖出手,這些人一個都跑不掉!"另一個讓人十分驚訝的聲音應道:"沒想到這次能撿著個大的,待我們把這些人都練化了,可算是大功一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