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雷劫之因
雪生十分得意的說:"蜂蜜啊,我聽說這東西最是養發,現在你這頭發,一般的頭油都不管了,只能下重招.哈哈,這也算是一舉兩得嘛!"

蘇林林哭笑不得的說:"你可真會出歪招!蜂蜜粘膩膩的等下洗都洗不掉了!"

"洗了干啥!我好容易給你這一頭焦發給馴服了,正幫你挽發髻呢!"雪生極忙按住要抽身去洗頭的蘇林林.

蘇林林一想到頂著一頭蜂蜜,就感覺膩味的不行,十分堅定的要去洗頭.

結果,真的如她所想,一頭粘膩膩的蜂蜜怎麼也沖洗不乾淨,氣的她朝雪生大叫:"你用的什麼鬼蜂密,怎麼洗不掉?"

聞言,雪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也不知道,這是從一個儲物袋兒里隨便模出來的."

啊?

什麼來曆不明的玩意兒,都往我頭上倒啊!

雪生愣了下:"有來曆啊,不是蜂蜜嗎?我怕有毒還嘗了幾口呢,十分香甜,味道很好呢."

"好吃,你怎麼不留著吃,往我頭上抿什麼?"蘇林林十分生氣的問.

雪生訕訕的說:"我不是想著給你梳頭用嗎?"

蘇林林沖洗了好幾遍,頭發摸著才勉強清爽些.

只是,滿頭半長不短的頭發有支棱一頭.

雪生幾人又開始笑起來.

蘇林林費很大功夫,才把剩下幾縷長發盤起來.

只是,那一頭的被燒斷的短發,還是十分倔強的支棱著.

雪生實在看不下去,上前對她說:"還是讓我幫你挽個發髻吧,你這炸一頭獅子毛實在太招人笑了."

蘇林林十分警惕的往後退幾步:"得,我可不敢再用你了,待會兒指不定又往我頭發上倒什麼玩意兒,我這頭皮這會還感覺粘呼著呢!"

聞聲,雪生大笑一通,見蘇林林堅持倒也只能作罷.

只是,跟云三兒幾人又忍不住笑好久.

蘇林林也懶得照鏡子,感覺頭頂上清爽了就成.

哼,我若不是想著雙親可能還在世,就全絞了這頭炸毛去.

她有些郁悶的想.

身體發膚,受之于父母,不可隨意毀去.

這句話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聽三叔說過,那是他唯一一回提及她父母.

三叔一定知道我爹娘是誰,可惜,那個時候太笨,竟然沒有問個清楚.

當時,他為何要說這話呢?

蘇林林撓了撓頭,真的記不起來了.

"蘇姑娘,那把被辟成焦炭的琵琶怎麼辦?"這時,陳老皮一臉憂心的看向她.

蘇林林回過神淡淡的說:"就丟在那兒吧,待楚非冷靜下來後,就如實告訴他."

"呃,蘇姑娘,到現在我還有點云里霧里的,你怎麼知道那棵槐樹下頭埋著這麼作惡的琵琶?"云三兒滿臉疑惑的問.

蘇林林呵呵笑道:"猜的,我只是感覺一棵一百多年的槐樹,不可能引天雷來辟."

最主要是第一回天雷降下之時,她十分清楚的感覺到一股滌蕩邪惡的凜然之氣.

也就是說這天雷是為除惡而來.

說明,這顆槐樹之下一定有罪大惡極之物.

能引動天雷來懲,定然不是一棵百年老槐樹之力所能做的到.

它只是糊里糊塗的做了替死鬼而己.

"蘇姑娘,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天雷也有分別?"云三兒聽了她的話,十分驚訝的問道.

蘇林林淡然一笑:"我也不過是道聽途說罷了,這些不過是猜測而己,作不得准."

其實,這些都是她從那本在古府里帶出來的古書上看到了.

以前,她總以為上面那位女仙的游記過于玄呼,記得那些東西也太過于光怪陸離.

但如今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經曆了這麼多事後,才發現原來世界真的就是這般危機重重而又奇幻無比.

雪生卻不信她的說辭:"你之前不是見過雷劫嗎?我怎麼感覺跟今天的雷沒什麼不同?"

蘇林林瞪大眼看著他:"你是瞎了吧!上回那個幾個天雷,把一座山都給削平了,今天這雷只是毀了一棵樹,一把琵琶而己."

"是啊,要按之前我們見到天雷那個威力,咱們這一院子的人都活不成了."雪生也恍然道.

蘇林林輕哼一聲:"放心吧,老天也長眼的,沒事辟死你個外人作什麼?"

但是,老天若是真的開眼,當初為什麼不降雷辟死李長風呢?

聽她這麼說,雪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說,這世上作惡多端的人多了去,為什麼偏偏這個琵琶精會被雷辟呢?"

"因為她試圖化形."蘇林林神色淡淡的說:"可惜修為不夠就以邪魔之術,強行化為人形,這才招至天雷降下."

原來是這樣!

聽她說完,云三兒還要再問什麼,卻聽陳老皮不解的問:"這個琵琶精,到是誰?"

他這麼沒頭沒尾的問一句,蘇林林正在發愣,就聽堂屋里一直沒出聲的陳生大放悲聲:"是我害了村里人呀!我為這妖邪所迷,竟然發下那等誓言."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來到堂屋看著他問:"當初,這琵琶精以陳瑤亡魂之名,讓你發下毀掉陳家莊的誓言?"

"是,我當時真的是氣昏了頭,才"陳生雙手抱頭痛哭不止.

蘇林林抬起頭輕輕對著手心的玉板說了聲:"解!"

只見一陣陰氣呼嘯而出.

瞬間凝成楚非的模樣.

"生兒,真的是這樣?你確定那把琵琶上己經沒有瑤兒的亡魂?"楚非紅著眼,滿臉哀傷的盯著陳生問.

陳生被突如其來的陰氣嚇了一跳,半晌才回過神,含淚點點頭:"這陳家村本就是女祖後人,她怎麼可能會狠心出手殺害他們?"

聞言,楚非十分贊同的點點頭:"你說的對,瑤瑤性子最為仁善,平日里連一只螞蟻都不願踩死的人,怎麼可能會一口氣殺這麼人?"

聽了他話,蘇林林才算放下心來,舒了口氣:"你能想明白就好,這琵琶精最會蠱惑人心,當年陳瑤曾彈奏過琵琶曲,所以,它要想模仿她來騙你甘心輸給它鬼氣也正常."

"多謝蘇姑娘指化,之前,是我有眼無珠還對你心懷怨懟,對不起!"他朝蘇林林一揖到底:"請你不要介懷."

蘇林林虛扶他一把說:"你之前也是為那琵琶精所迷惑而己."

說完,看向外面突然明朗的天空說:"這里還真是塊秀靈之地啊!"

楚非面色蒼白的應道:"是啊,可惜我--"

說著,身形突然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