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天雷突降
陳生神色恍惚的說:"我只記得把它埋在大槐樹下面,之後,是怎麼認識的你們,我都記不得了."

說完,他低下頭喃喃自語:"都怪我,怪我,"

"該來的總會來,你不要自責了."蘇林林拍拍他的肩膀說:"只是,這把魔琴收犯下這麼大殺孽,到底為的什麼?"

說著,囑咐陳生好生養傷,信步朝門外走去.

她一出門,就見楚非一臉怒氣的轉過頭盯著她:"蘇姑娘,你為何要傷害她?"

"因為她要殺我!"蘇林林淡淡的說.

不過,手里卻是握緊那塊玉板.

聞聲,楚非上前兩步,緊盯著她說:"我不相信!瑤瑤仍世間最溫柔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會生出傷人之心?"

說到這里,他冷哼一聲說:"別以為你手里有那塊陰靈玉,你能為所欲為的傷害她!"

"呵,你說的對,我手里這塊陰靈玉雖不能傷她,但卻能收了你!"說著,她舉起玉板清喝一聲:"封!"

楚非極力掙紮著身子,試圖脫離那玉板之力,但很快便失敗了.

看著手里把鬼王封于其中的玉板,蘇林林對著眼前這位突然出現的女子淡然一笑:"為了這身皮像,你殺了不少人吧?"

只聽那女子咯咯笑道:"呵呵,他們能助我修成法,也算是功德無量.一群鄉野賤民,能積點功德是他們的榮幸."

這話真的很無恥啊!

蘇林林正好就是出身鄉野,一聽那火氣噌就上來了!

去他麼的功德,她二話不說,提著大金刀就砍了上去!

那個因得了鬼王陰氣滋養,方才勉強化形的琵琶精,被她這一刀砍下去,立刻碎成了渣.

只聽繃的一聲,掉到地上的琵琶又少了跟弦!

隨著手里的靈玉越來越燙,蘇林林方才收回大金刀,一腳踩到那把琵琶上說:"看在鬼王的面子上,我先饒你不滅,不過,給我老實點兒!"

說著,從手腕上取下穿著赤魚珠的紅繩兒,將琵琶重重纏住.

蘇林林看著掙紮不己又繃起一根弦的琵琶說:"你只剩下三根弦了,還是省著點兒用吧."

回應她的是一道鏗鏗悲憤的樂聲.

"蘇姑娘,小心!"隨著陳生一聲大叫,只見那把琵琶突然飛到空中,飛快譜出一段極憤怒的哀曲.

一時間,蘇林林只覺得天地色變,萬物不生.

她也傷心的不成自抑.

接著,兒子被殺害的場境再次閃出現在眼前.

眼睜睜的看著他被掐死,蘇林林從心底生一股死志:這世間涼薄至此,還有什麼好活的?

歸去吧,歸去吧,這樣就用不著這般傷心,痛苦了.,

就在她決定此殘生之時,只聽咔嚓!一聲,一道驚雷自天而降!

蘇林林只覺的心口猛的一抽,接著,身子被震出去幾丈遠.

待她醒過神時,發現自己掛在不高的院牆上,一滴血緩緩自眉心流下來,正落到鼻尖上.

她抬手抹去鼻尖上那道溫熱腥甜的血絲,目中的赤色突然如潮水般退去,眼前又恢複了清明.

這時,她才發現那把古色古香的惡琵琶,如今只剩下一塊形似琵琶的焦板.

"這是天雷劫啊,這琵琶精這回算是徹底的完了."雪生激動的從屋里探出身子道.

看到蘇林林掛在院牆上時,先是一驚,接著朝她飛奔過來:"蘇姑娘,你沒事兒吧?"

蘇林林一手撐著牆頭,從上面跳下來:"你怎麼又跑出來了,不呆在屋里好好養傷?"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雪生見她身手矯健,氣色也比較足,除了形容--實在有些狼狽之外.

一頭的青絲被雷火掠過,大半化為焦灰,余下的也都十分桀驁的支愣著,頭頂上還掛著顆黑紅的灰珠子.

從眉心到鼻尖上一道黑紅的血道子,讓她看上去十分滑稽.

雪生雖然十分心痛她被天雷傷,但看到她這副模樣,更是忍不住想笑.

蘇林林一臉扭屈,憋的十分難受的模樣,不由出聲道:"我,可是有什麼不妥?"

雪生極力忍住笑意,隨手模出一把鏡子給她:"你自己看看吧!"

當蘇林林從鏡中看到這副見鬼的模樣後,嘴角抽了抽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哈哈,我這是變成雷陣子了嗎?"

邊說邊從頭頂摸下那顆看上去焦黑發紅,暗淡無光的珠子,十分寶貝的說:"我還以為你被天雷毀了呢,沒想到還在啊."

這時,一邊的雪生終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被他的笑聲引出來的云三兒兩人看到蘇林林的造型之後,也不忍不住捧腹大笑.

不過,云三兒倒是機靈,沒光顧著笑,而是邊笑邊麻利的到廚房舀半盆溫水出來,給蘇林林淨面洗梳.

蘇林林邊洗臉邊叫一邊笑的不能自己的雪生回屋休息.

雪生卻沒聽她的,只拿個板凳坐在門簷下,繼續看她洗梳.

被雷火掠過的頭發,十分倔強而粗硬,無論蘇林林抿多少水都梳下去,而且發髻幾乎都被燒焦了,只余下幾寸來長歡快的支愣著.

"哈哈!這發形真是太,哈哈."雪生笑的說不話來.

蘇林林也不惱,拿梳子壓了幾回沒抿下來後,蘇林林也懶得再收拾了:"就這麼著吧,怎麼說也是雷公賞賜的發型,一般人還真難得呢!"

只她這麼說,雪生就更是笑的直不起腰:"雷公,賞賜的發髻!哈哈,真是笑死人了."

笑過之後,上前辟手奪過蘇林林手里的木梳笑著說:"來,來,讓我給你梳梳,我就不信了雷公就這麼霸道,給辟個發型就不讓改了."

蘇林林順勢立在他跟前,由著他執梳理順那頭如獅子頭般的炸起來的青絲.

雪生長的高大,縱然站在身材高挑欣長的蘇林林身邊也要高出大半個頭.

所以,給她梳頭根本不費絲毫力氣.

但是,要想把她這一頭經過雷火洗禮,半長不短的支愣在頭上的頭發給理順綰起來,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你往我頭發上倒了什麼東西?"蘇林林聞到一股甜膩的味道從頭頂上傳來,不由出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