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殺孽深重
自從被魄呆在陳家村之後,陳生就對村人每個人都照顧有加,每當大家有什麼矛盾,也是他出來調合.

沒想到困死他們的陳家村,卻是因他而起.

陳生撕心裂肺的哭了半天,把藏在心底三十年的愧疚,害怕都發泄出來之後,一直有些混沌的神色,漸漸開始清明起來.

待他止住哭泣後,蘇林林遞給他一杯溫水:"喝口潤潤嗓子吧."

陳生抖著手接過來,啞著嗓子說:"多謝蘇姑娘."

蘇林林神色平靜的看衣服他:"說吧,陳家村到底怎麼回事?"

陳生捧著水杯,喝了口水後滿臉懊悔的說:"蘇姑娘,你還記得當初我跟你講的那個,被迫投井自盡的姑娘嗎?"

蘇林林點點頭:"嗯."

陳生抽了抽鼻子,從喉嚨里擠出一句話:"她是我的同母姐姐."

聞言,蘇林林不由瞪大眼:"真的?"

陳生十分堅定的點頭:"是."

從陳生口中得知:其母年輕時生的十分秀美,但命卻不太好.

嫁到夫家第三年,才生下一兒一女,丈夫便因病去世.

後被陳生的父親相中,死活非要娶回來為妻,才被見財心動的婆家給嫁到陳家村.

雖然是再嫁之身,但因為一進門就生下極為俊俏聰明的陳生,所以很得陳家人看重.

不過,她再陳家村的日子越來越好,對于之前留下的兩個孩子也越發掛念.

"再我三歲那年祖母離世時,有位親戚捎來口信兒,說母親留再那家的姐姐過的很不好."陳生滿臉傷心的說:"母親為此吃不香睡不著."

一心掛著陳母的陳父查覺愛妻的心結之後,善解人意的讓她以親戚的名義帶孩子來家里見見.

因為陳家村再當時出了名的富裕,而陳生家又是村里比較有頭臉的人家.

所以,陳生父親費盡心力說服其祖父後,一到那家表明來意,那家就十分有眼色的說要兩家以後按一門親戚來走動.

這樣的結果自然是皆大歡喜.

陳生也得以經常見到同母兄姐.

特別是那個在家極不受待見的姐姐,每隔些時就被陳父接來住段時間.

想到那段極為幸福的時光,陳生臉上不由露出欣慰的笑意:"我幾乎是姐姐帶著長大的."

由于母親生他之時,身體虧損較重,所以他並沒有其他弟妹.

他小時候母親體弱,常年用藥,陳生都由這位大姐帶著.

至于那個兄長因為其祖父母怕跟母親走的太近,從而被帶走,漸漸的跟陳家少了來往,也越大生疏起來.

陳生動情的說了許多跟這個異父姐姐相處的事情.

看的出來,他們兩姐弟感情很好.

"我姐之所以認識那個畜牲,都是我一手促成的."陳生十分懊悔的雙手抱頭:"我當初只想著要姐姐嫁到最村里最富裕的人家."

他抽泣著說:"但沒想到那個陳林,竟然是個豬狗不如的畜牲!"

可惜,由于他祖父下世後,父親為人懦弱,再村中地位遠不如以前.

所以才眼睜睜的看著姐姐被人家休棄也無能為力.

"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姐姐為什麼會到陳家村來做工,明明我母親偷偷給她那麼多錢."陳生像個孩子似的,哭的不能自抑.

姐姐再嫁之後,為怕連累他,再不肯到家里去.

而且,也不願再見他.

每回都是母親拖著病體,悄悄找到在陳林家園子里干活的女兒,給他塞錢.

"那天,大姐出事後不久,母親的病就更重了."陳生神色哀傷的說.

大姐被逼死之後,一開還有人暗自唏噓,但後來因靈泉不再湧出,村里的桑麻質量遠不如以前.

所以,整個村子的人都在咒罵他那個苦命的姐姐.

陳生抹了把眼角的淚水:"我最受不了的是,村里不知從哪找來個老道兒,竟然要村里人把我姐的墳挖開鞭尸."

正是這件極為荒謬且令人發指行為,才為陳家村兒招來了滅頂之災.

當陳生得知自從帶自己的長大姐被人崛墳鞭尸時,他心里的悲憤之意達到頂點.

蘇林林挑了眉問他:"你就在那個時候,碰到了帶著瑤琴來到陳家村的陳老皮是吧?"

陳生神色極為懊悔的點點頭:"當天,我被仇恨沖昏了頭,對著那把自稱為先祖的琵琶,說出了心里的惡念."

我要讓整個陳家村都為大姐陪葬!

果然,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在一陣讓人膽寒的狂笑聲之後,陳家村一村間慘遭屠戮.

只留下陳生一人.

三十年前被滿目血色嚇昏了頭的陳生,拼著最後一絲清明之意,把這把殺人的魔琴埋在院中的老槐樹下.

據傳上百年份的老槐樹可辟邪鎮陰物.

沒想到--

蘇林林長歎一聲,看著外面一人一琴聊的火熱的楚非說:"沒想到,三十年後,這把入魔的琵琶,借老槐之力為它擋了雷劫."

聞言,明白過來自己當年被坑的陳生,頓時懊悔不己:"都是我一念之私,才讓陳家村幾百老少慘死,都是我……"

蘇林林深吸一口氣,看著他問:"所以,關于陳家村的曆史,都是你自己臆想出來的吧?"

陳生滿面通紅的點點頭:"是,是我失智之後,所記住的."

蘇林林心里明白,這不過是他三十年來自欺欺人而己.

畢意,幾百條人命的債,一般人是背不起來的.

"那麼,你為什麼那般痛恨大陽村?"蘇林林十分不解的看著他問.

陳生抬起頭看向大陽村的方向恨恨的說:"若不大陽村其在太窮,都讓女人出來作工,我姐也不會出事!"

原來,三十年前的大陽村由于土地貧瘠,村里人過的極為困苦,為討生計盛行讓小媳婦出來的作工.

因為桑麻園里一般只收女工作活.

蘇林林輕歎了口氣:"你們姐弟之間,感情實在太深厚了."

她雖無兄弟姐妹,但卻也為之感動.

陳生雖然坦白了心事,但他僅僅被那把魔琴所利用罷了.

所以,蘇林林對他怎麼也恨不起來.

這時,陳老皮突然盯著陳生問:"你是說,把我們困在陳家村的,真的就是外面那把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