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像為何
蘇林林看過去時,只見陳老皮被一根斷了的琵琶弦緊緊勒住脖子,臉漲的紫青.

詭異的是,他的雙手緊緊的拉著那跟斷弦的兩頭.

"老皮,快松開,松開啊!"云三兒邊叫邊使勁兒的掰他的手.

蘇林林上前一掌擊向陳老皮的天靈蓋:"快醒醒!"

隨著她一把掌下去,陳老皮兩眼一翻,不由松開手,身子軟塔塔的倒下去.

云三兒慌忙扶住他,看向手里撚著根兒琴弦的蘇林林擔心的問:"老皮他,沒什麼事兒吧?"

蘇林林隨手把那根琴弦丟到外面道:"他沒事兒,只是暈過去了,一會兒就能醒來."

聽了她的話,云三兒才算放心,十分警惕的看了眼被陳老皮摔到地上的琵琶,吃力的把暈迷在地的陳老皮拖到一邊.

聞聲從里間探出身子的雪生見蘇林林沒事,頓時松了口氣,看著地上那把少了跟弦的琵琶說:"這玩意兒太邪性了,蘇姑娘,不由把它燒了吧!"

不待蘇林林應聲,只見一道激昂的樂聲拔地而起,驚的雪生大叫一聲急忙捂住耳朵.

蘇林林上前一腳踏上那把缺弦琵琶:"還真成精了你!給我停下!"

"蘇姑娘腳下留情啊!這把琵琶沒成精,是女祖的精魄附著其上,求你高抬貴--腳,千萬別踩壞了它!"見她一腳踏到那琵琶上,陳生不由急的從床上撲下來,抱住她的大腿苦求.

蘇林林就無心毀了這把琵琶,只是對它殘忍凌厲的風格十分厭惡,所以才想著嚇嚇它.

見陳生苦求,便輕哼一聲,出回踩在琵琶上的腳.

她腿腳一動,驚然發現一根細絲緊緊纏繞在腳踝上,己深入皮肉之中.

腳脖子上傳來的劇痛讓蘇林林氣不打一處來,她抬腳狠踩在那把妖異的琵琶上,同時,化為一道金影的大金刀,十分利落的將那根纏住她的琴弦削斷.

蘇林林彎腰揉了揉疼的要斷掉一般的腳踝,對目睹這一切後,驚的目瞪口呆的陳生說:"你的先祖己被這琵琶所控,變成了不折不扣的厲鬼,"

說到這里,她抬腿把腳下的斷了兩根弦的琵琶踢飛出去:"竟然接二連三的傷人,我一定要把它除去!"

她才說完,只見身形還不凝實的楚非就從玉板中飛出來,直撲到門外.

見狀,陳生悄然松了口氣,卻沒注意一直盯著自己的蘇林林眉頭皺的更緊.

"生哥,你腿的傷口又出血了."這時,云三兒上前扶住他說:"快,讓--"

他有些猶豫的看了眼蘇林林,見她隨手從懷里掏出一個玉瓶丟給他:"這是止血藥."

說完後,瞪了眼伸著脖子朝外看雪生:"你別湊熱鬧了,趕緊的回去休息."

雪生訕訕的沖她笑笑,立刻閃身進了里屋躺下.

這時,昏迷在地的陳老皮突然醒過來大叫:"我想起來了!"

"你想起什麼了?"陳生十分緊張的看著他問.

聞聲,陳老皮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立在床邊滿臉憤怒的看著他:"是你,三十年前是你把我困在識字里的!"

啊?

云三兒驚訝的看著他問:"什麼?你說,是他,"

"對,就是他為了那把邪氣的琵琶,把我,不對還有你們困在這個死氣沉沉的村子里的."陳老皮指著陳生厲聲叫道.

聽他這麼說,云三兒難以置信的看向陳生:"生哥,這怎麼可能?他不也是被人困在這里的嗎?"

陳生卻苦笑著搖搖頭:"不,我當初只是想把帶有女祖魂的琵琶留下而己."

陳老皮正要反駁,卻聽蘇林林看著門外,又陷入癡狂狀態的楚非道:"他說的沒錯,困住你們的是那把琵琶."

"那鬼東西為什麼要把我們困在這里?"陳老皮十分激動的問.

蘇林林卻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問:"那你可否見告訴我,三十年前它是如被帶到這里的?"

陳老皮咽了口口水,才開口道:"之前,我己經說過,當年很可能是這把琵琶害死了楚館里的當紅小生,其實,當年我,並沒有懷疑到這個."

說到這里他不由低下頭:"我只想將這把能彈奏出無比動人樂曲的琵琶據為己有."

當年,他得到這把琵琶之後,鬼使用神差的背著它來到陳家村.

"你是怎麼來到這里的?"蘇林林十分驚訝的問,

陳老皮歪著頭思索良久,搖搖頭說:"我真的想不起來了,只記得一心想把它帶到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

說到這里,他眼神一亮:"我想起來了,當年我將這把琵琶據為己有之後,楚館就接二連三的出事兒."

一開始陳老皮跟其它人一樣認為是那死去的當紅小生作祟.

直到有一天,他親眼見那把被他收藏在房間里的琵琶出現在殺人現場.

從那時起,他就知道這一切都是手上那把琵琶所為.

"當時,我為了不讓它繼續害人,先是找了許多法師作道場,但這些曾作為它作過法事的道士,法師聽說都死于非命."說到這里時,陳老皮忍不住瑟縮了下身子.

無奈之下,他只得背著這把極為可怕的琵琶遠離人煙,希望把它丟到一處空寂之地,以防它再害人.

"沒想到走著走著,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陳家村兒."陳老皮歎了口氣說:"沒想到連我也一起被困在這里三十年."

蘇林林深吸了口氣說:"呵,這可能是你命數吧."

說完,看向神色呆滯的陳生:"說把,陳家村到底是怎麼覆滅的?"

聞言,陳生驚駭不己的看向她:"蘇姑娘,你,你都知道了?"

說完,伏在被子上放聲痛哭起來:"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想毀了陳家村啊!"

聞聲,蘇林林盛滿疑惑的眼神漸深:"陳家村的血案,果然跟你有關系!"

"嗬,嗬!是,是我不該,是我害了村里人吶!"陳生沉痛不己的哀號道.

云三兒在一邊張著手,一頭霧水的看向蘇林林:"他,這是怎麼了?"

陳老皮淡淡看他一眼說:"我們都被他害苦了啊."

陳生?

云三兒始終不敢相信他會是什麼大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