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彈自響
"蘇姑娘,你這是何意?"陳生顫聲兒問道.

雪生幾人也十分不解的看向她.

只聽蘇林林輕笑一聲:"剛才鬼王發狂,怕也是它作祟吧."

聞言,雪生瞪大眼看著那個紅匣子:"真的?"

蘇林林上前輕輕打開那紅匣子說:"當然是真的."

"這,這是,"就這她打開匣子的一瞬間,陳老皮突然撲上來激動不已的叫道:"為什麼這把琵琶會再這里?"

聞聲,雪生不解的問:"陳生不是說是把瑤琴嗎?"

"那把琵琶的名字叫瑤琴."陳生呆呆的說.

"瑤瑤小字瑤琴,這把琵琶,是我親自取的名"這時,楚非從玉板中飄出來.

聞言,陳生失聲叫道:"老祖!我,"

"你不必自責,我不怪你."楚非截住他的話頭道.

說著,彎腰從地上拿起那把琵琶,輕輕撫過琴弦,神色溫柔的說:"瑤瑤,你還記的我嗎?"

他的話音才落,只聽手里的琵琶發出一聲清鳴,像是回應他的話.

"瑤瑤,真的是你!"陳生激動的盯著手里的琵琶叫道.

回應他的仍然是兩聲動人的音律.

蘇林林皺著眉頭看這抱著琵琶,激動不已的楚非,輕輕歎了口氣.

云三兒輕輕抽了口氣,悄悄來到蘇林林跟前:"蘇姑娘,你看鬼王是不是,"

"不用擔心,他不會再發狂了."說著,抓緊了手里的通靈玉板.

聞言,雪生緊提著的心才算放下來.

不過,仍然十分警惕的盯著楚非.

這廂楚非一人一奇葩,聊的十分火熱.

漸漸地楚非沉侵再往日美好的回憶當中,神色越來越溫柔平和.

見狀,蘇林林才算松開手里的玉扳.

"你現在生機不繼,不能被陰氣侵蝕,趕緊回屋里去吧."蘇林林皺著眉頭看著坐在門簷下的雪生說.

聞聲,雪生搖搖頭說:"我沒事兒,"

"快回去吧."蘇林林不由分說的扶起他:"外面死氣太重,有礙生機滋生."

雪生張了張嘴,正要開口,只聽蘇林林嚴肅的說:"你想活就聽我的."

說完,一把將有些愣怔的雪生拉到堂屋.

見狀,云三兒跟陳老皮兩個也跟著一起進來.

陳生滿臉愧疚的看著蘇林林把雪生扶到里屋,等她出來後,不由低下頭:"蘇姑娘,我真的不是,"

"我明白你的心思,不過,它為什麼要殺我們?"蘇林林緊盯著他問.

陳生猛然抬起頭:"不,我真的沒想到女祖回突然出來,更沒想到老黑他不是真的."

蘇林林勾了勾嘴角說:"希望,之前只是一個巧合吧."

聽了她的話,云三兒兩人十分驚訝的看向雙手抱頭,埋在被子里的陳生.

最後,還是陳老皮忍不住問出聲:"剛才,鬼王突然發瘋,朝蘇姑娘出手,"

"都怪我,是我不想你們知道女祖附身于那把琵琶上,所以,一開始沒說出它的下落."陳生十分懊悔的揪著頭發說:"才害得蘇姑娘差點丟了性命."

蘇林林輕舒了口氣說:"你知道,我的通靈玉板能制住楚非,是吧?"

陳生瞪大眼看向她:"我,真的不是有心,"

"蘇姑娘,剛才是我失禮,你何苦要為難他呢?"這時,楚非把著那把錚錚作響的琵琶,出現在她跟道,有些不悅的說.

聞言,蘇林林氣憤的舉起手里的通靈玉板:"給我收了!"

隨著一聲尖利的斷弦聲,那把琵琶應聲而落,摔到地上斷了繃斷了根弦.

"女祖!"陳生驚叫一聲,撐著身子要從床上往下沖,卻被云三兒一把抱住:"你腿還沒好,別動."

陳老皮則上前默默的撿起那把琵琶,目光複雜的盯著它:"沒想到,這真的是一把成精的東西,看來,當年那位的死必定跟他脫不了干系."

聞言,蘇林林好奇的看向他:"你也識的這玩意兒?"

陳老皮神色悠遠的點點頭:"恩,我當年是楚樓中的樂師,雖被人傳最擅音律,尤其是琵琶,但其實當年樓里琵琶的彈的最好的,卻另有其人."

說到這里,他目光複雜的看著手里的那把琵琶說:"當年,那楚樓的當紅小生,一手琵琶彈的出神入化,讓人聽的心神蕩漾."

"可惜,他僅在夜深人靜之時,一個人獨自彈奏."陳老皮滿臉憂傷的說:"那晚,我無意間聽到後,驚為仙曲."

他深深閉上眼,良久才張開接著說:"因為那音律實在太動人,我不由自主的將其銘記在心頭."

之後,他因不甘心當一個籍籍無名的風月場樂師,便在一次為人奏樂助興之時,彈起了這首讓他沉醉不己的曲子.

自此之後,一曲名動京城.

陳老皮一時風光無兩,他本就生得白淨雅致,配著這曲讓人沉醉不己的曲子,加上楚樓的刻意造勢,一時風光無兩.

"是我害了他啊."陳老皮一手覆面,滿臉懊悔的說:"我突然成名之後,感念從他人處所得仙曲,便去後園找他."

結果,卻驚見那位楚樓當紅小生,己懸梁自盡.

驚駭然之余,陳老皮看到牆上一行血字:真的不是我!

"這幾十年來,我一直參不透那幾個字的意思."陳老皮抽了抽鼻,抬頭看著手里的琵琶說:"到今天我才明白過年,當年的一切都怪我."

蘇林林好奇的看著他問:"你是說那個當紅小生的死?"

陳老皮艱難的點點頭:"是的,我現在想明白了,那幾個字的意思是他向這把成精的琵琶,以死明志:他真的沒有把樂譜傳于別人."

原來,陳老皮也算是天賦驚人,只要聽過的樂曲,都能記住並譜出來.

"一定是是這把琵琶怪他把那仙曲傳于我,才會逼死他."陳老皮深吸了口氣說.

他剛說完,只見手里那把琵琶突然又箏箏作響起來!

聞聲,嚇的陳老皮手一抖,像是抓到火炭一般,將手里的琵琶仍出去老遠.

"老皮,你怎麼了?"這時,只聽云三兒驚叫一聲撲了上去.